「蒙古語就是我們的母語」中國限制蒙古語教學 內蒙家長、學生上街抗議

by:徽徽
9362

近日,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內的國中小學可能會發現,教室內學生人數驟降,原因出在中國當局推行的中文教學新政策......

post title

在內蒙古自治區的呼和浩特市,學生們正在學習正確洗手的方式。近日,內蒙古教育局宣布,要將國中小學的三門科目以中文教學取代蒙古語。

Newscom/達志影像

再見蒙語  改用中文

近日,在位於中國北方的內蒙古自治區,成千上萬名蒙古族家長拒絕送他們的孩子去上學,因為內蒙古教育局宣布,接下來國中小學有三門科目將以中文教學,蒙語教學將走入歷史。

蒙古族家長:太超過

參與抗議的蒙古族家長表示,這項新政太超過,畢竟對居住在內蒙古自治區的蒙古族來說,語言可說是他們展現文化認同的重要方式。

開電視就學得到中文  但蒙古語呢?

今年 39歲、育有兩子的達古拉(Dagula,音譯)表示:「我們蒙古族是一個偉大的民族,如果我們接受用中文教學,我們的蒙古語真的會消失不見。」達古拉提到,她不會送孩子去上學,就算當地官員上門勸告也一樣。

「當你打開電視,所有的節目都是說中文──就算是卡通也是中文的,我們根本不用擔心自己的孩子學不到中文。」達古拉說。

在這部影片中,可以看到一名蒙古族家長對著鏡頭翻起中文教科書,批評學校新發的教科書們都以中文寫成,找不到一句蒙古文。

「蒙古語就是我們的母語」

在社群媒體上,一張張蒙古族家長和學生站在學校外唱歌和喊口號的照片與影片瘋傳,學生們大喊:「蒙古語就是我們的母語」、「我們到死都是蒙古人」,一面標語上寫到:「在內蒙古自治區禁止學蒙文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

除此之外,蒙古族的長輩們發起連署活動,他們用壓指印和簽蒙文的方式,讓外界可以看到蒙文之美。

然而,這一張張照片和影片,在周一(31)下午全數消失在微博上。

蒙古族長輩們靠簽名和指紋連署反對中國當局推行的新教育政策,表達捍衛母語文化的決心。

只限縮在三門科目  家長請放心

對於蒙古族家長和學生的反彈,內蒙古教育局在周一早上發表聲明要家長放心,這次的政策只會限縮在「語言和文學」、「政治學」以及「歷史」這三門科目上,其他科目依舊維持以蒙語教學,「現存的雙語教育系統並不會改變」。

準備消滅蒙古語的第一步

然而,蒙古族家長和運動人士不接受內蒙古教育局的說法,他們認為這是當局準備消滅蒙古語的第一步,就像曾在西藏和新疆推行過的政策一樣,讓年輕一代的蒙古族人找不到他們文化上的根。

在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一群相挺內蒙古家長的民眾來到外交部前,呼籲大家一起抗議中國政府以中文教學取代蒙古語教學的新政策。

憲法有規定要尊重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在報導中提到,1980年代早期,中國對內蒙古自治區的文化教育政策相對寬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也強調少數民族的語言「必須受到重視和尊重」,這也是讓內蒙古自治區至今仍以蒙古語和中文並列為官方語言的原因。

習近平上台  推行同化政策

然而,自從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2012年上任以來,政府開始針對少數民族展開一連串的同化政策,除了大力推廣中國文化與漢族民族主義外,也開始限制少數民族的語言和宗教,並且將擁護少數民族語言的教師以分裂國家的罪名懲處。

post title

在內蒙古自治區的呼倫貝爾市,一群來自合唱團的兒童正在台上表演。

美聯社/達志影像

以上好大學當作誘餌

當局表示,推廣中國文化等政策能有效幫助少數民族融入以漢族為主的社會,部分少數民族的家長也很歡迎中文教學,認為這樣能讓孩子在中國社會更有競爭力,可以上好大學、擁有一份好工作。

曾在內蒙古自治區任教、現居美國的蒙古族老師諾明(Nomin,音譯)說:「當局正在對老師和家長施壓,並且威脅學生,警告他們如果不學中文,未來就上不了大學。」對此,諾明表示當地的蒙古族人都非常生氣,整體氛圍也很緊張,他與其他老師們一塊加入了連署活動,呼籲中國政府收回新政策。

「我們只剩蒙古語了」

美國紐約南蒙古人權資訊中心主任多哥喬(Enghebatu Togochog)表示:「我們已經失去了政治上的自決權,我們傳統的生活方式也被都市化消滅得差不多了,我們唯一的身分象徵只剩蒙古語了。」

「這也是為什麼蒙古人要站出來抗議這些政策,」多哥喬接著說,有好幾名抗議民眾被當局毆打並且帶走。

post title

圖為中國內蒙古自治區的一處煤礦坑。當地蒙古族民眾不滿漢族移民過度開發當地,對環境造成不可逆的破壞。

美聯社/達志影像

反對政府遭迫害

過去,抵抗中國語言和教育政策的少數民族都會受到中國當局的威脅和迫害。

看看西藏和新疆

2018年,大力推廣保存藏語的藏族商人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就因「煽動分裂主義」被中國政府判處五年有期徒刑;在新疆,中國政府則設立了「再教育營」,將高達一百萬名維吾爾人送入學習中文和改造思想。新疆當地的國中小學也出現極大的改變,三年前這裡只有 38%的國中小學以中文教學,現在已經幾乎全數以中文授課。

蒙古牧民傳統逐漸消失

《紐約時報》寫到,相對於西藏和新疆近年爆發的民族衝突,內蒙古自治區因為數十年來漢文化的影響、漢民族移民以及通婚,讓蒙古族和當局的關係大抵平和;然而,近年來因為漢族過度開發、採礦、破壞當地環境的關係,蒙古族對中國政府的治理也越來越抗拒,認為蒙古族的牧民傳統就要因此消失。

今年 44歲、住在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的巴提爾(Bateer)就是一名道地的蒙古牧民,他很擔心新教育政策一上路,年輕一代的蒙古人會忘記他們的文化和來自草原的根。因此,縱使巴提爾的女兒已經不是學生、不會受到新政策的影響,他仍決定上街抗議。

「這和我們整個民族有關,我怎能不去?」巴提爾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