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歐洲最大難民營付之一炬 上萬人無處可去

by:山謬
6171

周三凌晨,希臘列斯伏斯島上的「莫里亞難民營」突然失火。一夜之間,收容上萬人的難民營付之一炬。天亮後,攤在希臘政府及無數難民眼前的,是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難民安置等問題的多重夾擊。

post title

經過一夜大火後,莫里亞難民營絕大部分都被燒毀,該如何安置上萬名難民,現在已經成為希臘政府的一大難題。

歐新社/達志影像

突發大火 毫無預警

周三(9)清晨,希臘列斯伏斯島(Lesbos)上收容 1萬2,000名難民的莫里亞(Moria)難民營傳出失火,在強風的助長之下,火勢迅速蔓延,最終幾乎燒毀整片營地,導致大批難民必須摸黑逃難。

所幸,至周三上午主要火勢都已經撲滅,目前還未傳出有人命喪火場,只有部分人因吸入濃煙導致呼吸系統不適。在日出之後,不論是難民們或是希臘政府都心知肚明,真正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全歐洲最大的難民營

列斯伏斯島位於希臘東部外海、靠近土耳其處,島上設有全歐洲規模最大的莫里亞難民營。最初,這座難民營預計只收容 3,000名難民,但到了失火前夕,已經有約 1萬2,000名難民集中於此,使得這座難民營一直以來都飽受過度擁擠、公衛條件惡劣等問題所苦。

根據InfoMigrants的調查,莫里亞難民營中有 70%的難民是來自阿富汗,但事實上,共有來自超過 70個國家的難民居住於此。

post title

大火究竟是不滿於COVID-19(武漢肺炎)防疫措施的難民縱火所致,或是如難民口中宣稱的「極右派希臘人」縱火,目前仍有待調查。

路透社/達志影像

起火原因調查中 可能是人為縱火

在佔地遼闊的難民營中,火勢究竟從何、又是為何而起,目前仍無人知曉,起火原因也是眾說紛紜。根據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的說法,希臘政府懷疑這次莫里亞難民營大火是少數難民縱火的結果。

不願被隔離、與家人分開

近日,希臘當局對難民營中的部分居民實施COVID-19(武漢肺炎)篩檢,至周一(7)為止,共發現 35位難民確診感染COVID-19(武漢肺炎),但其中卻有部分人不願接受隔離、與家人分開,當局懷疑這些人當中有人就是本次莫里亞難民營大火的元兇。

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表示,他深知難民營中的生活十分艱困,「但無論如何,都不該以暴力回應當局為了防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而實施的篩檢及防疫措施」。

BBC的記者在Twitter上發文,展示當地難民口中「極右派希臘人」用來縱火的道具。

極右派希臘人才是真兇手?

在BBC的採訪過程中,卻又聽見了完全不同於希臘政府方面的說法。根據BBC的報導,有部分難民將火災歸咎於「極右派希臘人」,並提供極右派希臘人用來縱火的道具相片。

警方封鎖道路 避免難民、居民衝突

在島上傳出失火後,希臘政府在短時間內宣布列斯伏斯島進入緊急狀態,並派遣警力封鎖通往島上主要城鎮米蒂利尼(Mytilene)的道路,避免鎮上居民和蜂擁而至的難民產生進一步的衝突。

安置、防疫,真正的挑戰才剛開始

在初步完成滅火工作後,接下來希臘政府得開始煩惱如何安置人數眾多的難民、收拾殘局、避免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在一片混亂中進一步惡化,真正的難題才剛剛展開。

大火過後,莫里亞難民營的絕大部分都已經被燒成一片廢墟。(右滑看更多)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大火過後,莫里亞難民營的絕大部分都已經被燒成一片廢墟。(右滑看更多)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大火過後,莫里亞難民營的絕大部分都已經被燒成一片廢墟。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歐盟的協助下,400名無人照料的兒童、青少年得以搭機前往希臘本島,接受安置。

美聯社/達志影像

海軍船艦先支援 協助收容部分難民

目前,希臘海軍已經派遣兩艘船艦以及渡船,暫時安置 2,000名難民,歐盟方面則提供資金,將 400名無人照料的孩童、青少年送往希臘本島安置。德國外交部長瑪斯(Heiko Maas)也出面向歐盟成員國喊話,呼籲各國應該做好準備,協助接收部分難民。

希臘政府也緊急運送臨時的帳篷到列斯伏斯島上,讓 3,000名難民至少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部分難民則散居莫里亞難民營周遭的山丘上,等待希臘當局進一步的救援。

post title

經過一夜惡火,整片莫里亞難民營幾乎全數燒毀,上萬名難民又再度面臨無家可歸的困境。

路透社/達志影像

繼續尋找安置地點

同一時間,希臘政府也開始在列斯伏斯島上尋找新地點,好繼續收容散居各地的難民們,但是消息傳出之後,反而遭遇當地民眾的反彈。

至於只剩一片殘骸的莫里亞難民營,當局希望在經過簡單的整修後,就能重新收容部分難民。

「我沒有選擇」

對於茫茫未來,今年 30歲、曾任藥師的難民阿里扎達(Omid Alizadah)說道:「我希望希臘政府會用更人道的方式安置我們,但我真的不知道會怎樣。」

「如果唯一的選擇是返回一堆燒焦樹木中間的帳篷,我會回去,畢竟我沒有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