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杜莎的逆襲:美國紀念#MeToo運動雕像搬新家

by:山謬
4969

其實,蛇髮女妖美杜莎的故事從來就不是正義戰勝邪惡,而是一個檢討受害者思維下醞釀出的神話。

post title

最近,義大利藝術家加巴蒂創作的一尊《美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雕像,成功進駐今年稍早韋恩斯坦受審法院對面的池塘公園中,作為對當年這起權勢性侵案件的紀念。

路透社/達志影像

搬到韋恩斯坦受審法院對面

作為對 2017、2018年期間#MeToo(#我也是)運動的一項紀念,義大利藝術家加巴蒂(Luciano Garbati)的雕像作品《美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Medusa With the Head of Perseus)在周二(13)時,移入紐約市曼哈頓的池塘公園(Collective Pond Park),對面就是犯下多起權勢性侵案的好萊塢前王牌製片人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今年年初被定罪的法院

「這個地點是特別挑選過的,因為當年法官們就在對面的法院裡審判與女性受暴有關的犯罪案。」加巴蒂在上周於Instagram上寫道。

post title

2018年,加巴蒂在社群網站上分享自己的作品和創作理念後,他的作品《美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很快就被視為是#MeToo運動的重要象徵之一。

Newscom/達志影像

當年的#MeToo運動

2017、2018年間,好萊塢知名製片人韋恩斯坦利用職權之便,性侵多名女演員的事件被爆出後,#MeToo這個標籤也隨之廣傳,不同職業、不同國家的受害者們,紛紛利用這個標籤挺身而出,敘述自己的故事,凸顯性騷擾在生活中的普遍,以及消滅這項惡質文化的重要性。

當美杜莎成為#MeToo運動的重要象徵

2018年,加巴蒂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了他的作品《美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及創作理念後,這尊雕像便迅速成為#MeToo運動的重要象徵之一,獲得大量網友的關注。

post title

圖為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家切利尼的作品《珀爾修斯與美杜莎的頭》,現在依然展示在義大利佛羅倫斯的傭兵涼廊中,後代也有許多藝術家以這件作品和美杜莎的故事為靈感,創作出不同版本的《珀爾修斯與美杜莎的頭》。

Photo: Carlo Raso

美杜莎,那名受罰的性侵被害者

事實上,選擇美杜莎作為#Metoo運動的象徵並非毫無道理,神話裡的美杜莎是檢討性侵受害者思維下的被害人之一,大多數的作品幾乎都在描述她成為妖怪、最後被斬首的故事。

可是最一開始,美杜莎其實是一名擁有出眾容貌的人類女子,還是雅典娜的祭司。她姣好的面容引起海神波賽頓(Poseidon)注意,最終在雅典娜的神殿裡遭波賽頓強暴。

發覺神殿被玷汙的雅典娜,一怒之下將美杜莎變成一頭蛇髮、目光能使人石化的妖怪,並將她逐出神殿。最終,宙斯之子珀爾修斯憑著多樣寶物,成功一劍砍下美杜莎的頭。

《珀爾修斯與美杜莎的頭》

以這個故事為靈感,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創作出了知名作品《珀爾修斯與美杜莎的頭》(Perseus with the Head of Medusa),目前放在義大利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Galleria degli Uffizi)附近的傭兵涼廊(Loggia dei Lanzi)中展示。

如果...故事換成美杜莎的勝利?

當年看過切利尼的作品後,加巴蒂的心中便悄悄浮現一個疑問:「大部分描繪美杜莎的作品,都在描述故事中最糟糕的部分,」

「如果有一件作品呈現出美杜莎的勝利,那這件作品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於是,2018年時加巴蒂決定趁著當下風起雲湧的#MeToo風潮,與人們分享這座雕像及它背後的創作理念。

post title

現在,加巴蒂的作品已經移到紐約的池塘公園中,對面就是好萊塢製片人韋恩斯坦因性侵案而受審的法院。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杜莎搬新家

今年,獲悉紐約市公園管理處正在尋找適合放入紐約市公園的藝術作品後,加巴蒂和攝影師安德森(Bek Andersen)一起提案,讓加巴蒂的作品《美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得以搬家到製片人韋恩斯坦受審法院對面的池塘公園中。

為什麼拿珀爾修斯,不拿波賽頓的頭?

隨著《美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於公園亮相,人們的質疑也紛沓而來。有人質疑加巴蒂,既然要做一尊呼應希臘神話的作品,為什麼沒有照實雕出她的青銅手爪、金翅膀等,而是把她雕塑成一名充滿古典美的女性?如果是旨在翻轉神話結局,為何美杜莎手上拿的是珀爾修斯,而不是性侵她的兇手波賽頓的頭?

還有人把批評的焦點轉移到加巴蒂的性別上,女權運動者萬由基(Wagatwe Wanjuki)在Twitter上感嘆道:「#MeToo運動發源於一名黑人女性,結果卻由一個創作歐洲角色的男性藝術家獲得大眾矚目?(嘆氣)」

post title

經過來自各方的評論、想法交流後,加巴蒂認為《美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已經不再是他一個人的作品,反而在公眾的討論下成為一件擁有些許獨立性的藝術品。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不再是加巴蒂的作品

面對這麼多的批評與質疑,加巴蒂很有耐心地細細回答部分批評者的疑問。關於作品中的美杜莎是位美麗的女性,加巴蒂指出背後其實有深厚的歷史演變,推薦評論者們可以去看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一份記載美杜莎形象變化的文獻

至於手拿珀爾修斯而非波賽頓的頭,加巴蒂解釋作品的創作目的是為了回應藝術家切利尼的作品《珀爾修斯與美杜莎的頭》,因此才讓美杜莎手持珀爾修斯的頭。

post title

面對四面八方的評論,加巴蒂與安德生反而是敞開心胸接受它們,加巴蒂也耐心向大眾解釋創作過程中一些關鍵選擇的原因。

路透社/達志影像

讓男性參加沒什麼不好的

而女權運動者萬由基所提出的男性藝術家觀點,加巴蒂的合作夥伴安德生(Bek Andersen)在受訪時指出,整起事件中有男性的參與,才是真正讓她覺得振奮之處。

「我想,男性有時候都會感到自己被排除在#MeToo話題之外,不免會讓男性擔心背後隱含的意思。」安德生說道。

成為擁有些許獨立性的作品

在排山倒海的評論面前,加巴蒂和安德生兩人始終抱持著正面的態度擁抱這些評論。安德生說道:「《美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是件蘊含豐富情感的作品,觀賞者會產生強烈反應並不意外。現實就是神話、歷史是由帶著內在偏見的記錄者所記錄的。」

「翻轉神話的內容,往往也動搖很多人心中以為無可爭論的歷史,不免讓人感到些許不安。」

加巴蒂曾在受訪時表示,加入大眾們的觀點、評論後,《美杜莎與珀爾修斯的頭》已經不再是專屬於他的作品,開始擁有了一點點專屬作品自己的獨立性。不過,身為一名創作者,看見自己的作品成為#MeToo運動的象徵,加巴蒂依然備感榮幸。

上線時間:2020/10/16
增修時間:2020/10/19  修正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