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SARS和平示威染鮮血 奈及利亞軍警槍擊抗議民眾

by:山謬
2743

最近,奈及利亞的年輕人們反覆走上街頭,要求政府解散奈及利亞境內一支為非作歹的特殊警察部隊SARS。然而,當局不僅沒有聆聽民意,反而出動武裝部隊血腥鎮壓民眾,讓示威運動來到轉捩點。

post title

過去數周,奈及利亞民眾不斷走上街頭,要求政府解散早已成奈及利亞一大亂源的特殊警察部隊SARS。

路透社/達志影像

#EndSARS

過去好幾周以來,奈及利亞大城拉哥斯(Lagos)的街頭並不平靜,年輕人們在Twitter標籤「#EndSARS」(#終結奈及利亞反搶劫部隊,Special Anti-Robbery Squad,SARS)的串連下,發起一場場和平示威,要求政府解散這支惡名昭彰的特殊警察部隊。

然而,在周二(20)晚間,一系列示威忽然颳起腥風血雨,使得抗爭局面更陷入詭譎難測的局面。

關燈、關監視器

根據BBC的報導,周二當天約有 1,000名左右的示威者聚集在萊基(Lekki)收費站前發動和平示威。原本和平的示威在將近 7點時出現第一個不祥預兆:示威者們發現街上的路燈,監視鏡頭都被關閉。

隨後軍警分別乘車抵達現場,並試圖包圍群眾,僅簡短對空鳴槍作為警告後,便開始朝現場民眾開槍。周二當晚人就在示威現場,驚險逃過一劫的電台主持人奧金桑索(Akinbosola Ogunsanya)說:「奈及利亞的軍人一抵達現場後就開始朝我們開槍。」

「我勉強活了下來。」

post title

SARS是一支成立於 1992年的特殊警察部隊,目的在於「以暴制暴」,專門打擊奈及利亞境內的暴力犯罪。

歐新社/達志影像

SARS,以暴制暴的特殊部隊

在一連串的示威中,「解散SARS」始終都是民眾的一大訴求。SARS是一支成立於 1992年的警察部隊,裝備精良,專門用來打擊暴力犯罪,像是劫車、武裝搶劫等。

但是成立不久後,SARS反而成為警界的一大亂源,屢屢傳出敲詐、性侵甚至非法處決無辜民眾的醜聞,許多有一定收入的奈及利亞青年,都曾是SARS種種離譜行徑下的受害者。

「知道我一槍斃了你會發生什麼嗎?」

奧蒂巴(Samuel Otigba)是一名在奈及利亞大城拉哥斯經商的企業家,曾經多次被SARS的警員敲詐。今年 5月,一名疑似是SARS的警員試圖敲詐,被他拒絕後,對方語帶威脅地對他說道:「你知道,如果我現在一槍斃了你,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最嚴重頂多有人在Twitter上發文要求政府伸張正義而已。」

改革SARS最終往往沒下文

因此在過去幾年中,SARS部隊執法過度問題時不時就會被拿出來討論,2018、2019年政府也都曾承諾過要著手處理,最後往往無疾而終。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今年 6月發布的調查,光憑他們現有的紀錄,奈及利亞在 2017年至 2020年至少發生了 82起警察執法過度的案件。

post title

雖說政府確實解散SARS、成立新部隊SWAT取而代之,但示威民眾對此並不滿意,依然持續走上街頭,甚至有人拋出拒絕或是解散新的SWAT部隊的想法。圖中後方的路障上就寫著「拒絕SWAT」(Say No SWAT)的標語。

歐新社/達志影像

#EndSARS抗爭四海大串連

今年 10月一連串抗爭的導火線始於網路上一支流傳甚廣的影片,顯示一名男子無故就在奈及利亞南部的三角州(Delta state)地區,被SARS警員射殺,隨後該名警察揚長而去。

雖然官方一再表示這是假影片,但影片還是在網路上廣為流傳,並點燃了 10月以來海內外一連串的示威活動,人們透過#EndSARS串聯,在國內或是國外的奈及利亞大使館前抗議,要求政府解散SARS這支部隊。

SARS解散,SWAT新登場

嚴格說起來,政府確實達成「解散SARS部隊」的訴求。10月11日,奈及利亞政府宣布解散SARS部隊,原本成員會被轉調到其他部門,並由特殊武器和戰術(Special Weapons and Tactics,SWAT)部隊取而代之。他們將接受一系列由紅十字會(Red Cross)提供的訓練課程,避免步上SARS部隊的後塵。

只是做做樣子

然而,示威者們認為政府此舉不過是在做做樣子,擔心被調職的SARS成員往後依然出現在其他警隊中,政府也沒有透露任何將對SARS成員究責的計畫,因此大部分人並未因SARS部隊的解散而離開街頭。

而另一部分的示威者則是轉而要求政府提出更全面的警政改革,像是要求政府設立監督警察的獨立監督委員會,或是定期對警察做心理評估等機制。

post title

在美國紐約市,美國的奈及利亞僑民發動了一場「奈及利亞人的命也是命」(March for Nigerian Lives)的遊行,聲援國內的示威活動。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英國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住在英國的奈及利亞僑民們披上國旗,響應家鄉的#EndSARS示威。

美聯社/達志影像

萊基血腥夜過後

在萊基收費站的槍擊事件過後,軍方已經將軍人對民眾開槍的指控定調為「假新聞」,除此之外拒絕發表更多回應;奈及利亞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本人也兩度發表公開演說,呼籲民眾保持冷靜、給予理解,讓政府有時間加速警政改革的腳步。但是,他的演說中對萊基收費站事件隻字未提。

更多示威,更多暴動

與此同時,拉哥斯州的州政府頒布全天候的宵禁令,但是一連數天,示威群眾仍不顧宵禁發動示威,附近不少建築物都遭人破壞、縱火,拉哥斯州的依古監獄(Ikoyi prison)一度也傳出失火、冒出濃煙。

除了透過宵禁試圖恢復民間秩序,州長奧盧(Babajide Sanwo-Olu)也承諾要將周二當晚案發現場附近的監視器檔案提供給專家分析,調查結果也將公布給社會大眾。

海內外抗議雲集

萊基收費站的消息很快傳遍國外,分散各地的僑民立刻用行動表示不滿,英國、南非、肯亞等地,都傳出有奈及利亞僑民跑到自家大使館前抗議。

與此同時,全球許多演藝圈明星紛紛在Twitter上替奈及利亞的示威者們發聲;國際領袖、國際組織也嚴加批評奈及利亞政府允許軍警朝民眾開槍的做法。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尤其批評案發前路燈、監視器被神秘關閉一事,形容此舉明顯經過「事先預謀、精密盤算和協調」。

post title

眼下還無法斷定示威的結局究竟是什麼,但是毫無疑問的,這場示威已經讓越來越多奈及利亞的年輕人願意投身於政治活動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年輕人的希望

對於整起事件,政策研究組織奈及利亞民主及發展研究中心(Centre for Democracy and Development)的主任哈桑(Idayat Hassan)相信,示威活動的動員方式還能夠延續好一段時間。他說:「這場#EndSARS示威在線上、線下採用的動員方式,讓它能夠不斷持續下去。」

「使用社群標籤這個方法,讓示威群眾獲得足夠的國際支持,同時也激勵了奈及利亞的年輕人們。」

示威前途未定,改變年輕人成定局

不過,這方面《華爾街日報》卻提出不一樣的觀點,反而認為周二的槍擊事件讓示威局面來到一個分水嶺,可能會走向更激進的路線,也可能煙消雲散。原因在示威者內部已經開始出現分歧,有一派人希望將焦點著重在反對警察執法過度議題上;另一派人則希望能將更全面的改革一起納入訴求中。

長期批評政府的記者休尼丁(David Huneydin)表示:「這場示威最大的優點就是,完全沒有一個中心領導組織,但這也是它最大的軟肋。」

唯一確定的事

目前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場示威已經對奈及利亞的年輕人產生改變,越來越多過去對政治無動於衷的人願意投身其中,很多人都透過擔任志工的方式參與示威,協助遞送飲水、提供簡單的醫療,或是替前線遇到警察執法過度問題的人留下紀錄等。

「......很快我們就會重新上街。我們承擔不起現在退縮的成本,」萊基收費站事件當晚就在現場,但大難不死的 23歲示威者福特(Emmanuella Fortte)說道:「如果我們現在退縮,奈及利亞就永遠不會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