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女乘客脫褲內診 卡達機場尋找棄嬰母親惹議

by:泥仔
5706

本月初,在卡達的哈馬德國際機場因為在航廈廁所發現一名棄嬰,為了尋找生母,機場工作人員要求卡達航空班機QR908上十幾名澳洲女性接受陰道內檢查。消息傳出後引起澳洲社會譁然,澳洲政府也表達出強烈抗議。

post title

近日在卡達哈馬德國際機場發生的事情,引起澳洲高度關注。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三個半小時後,她們被要求下飛機

本月 2號在卡達的哈馬德國際機場,一架準備飛往澳洲的班機在延誤三個半小時後,飛機上的女性突然被告知要拿著護照下飛機,在沒有被充分告知的情況下,這些女性被列隊帶到飛機旁邊的救護車上,隨即被要求脫掉下半身的衣服進行陰道內檢查。

今年 31歲的澳洲護士潔西卡(Jessica)就是其中一人,她說:「我當時很害怕。我們一直在問:『有沒有人可以說一下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後來負責檢查我的女醫師才說:『有人在垃圾桶發現了一名嬰兒,所以我們得檢查妳。』」

沒被充分告知  也毫無選擇

潔西卡提到整個過程大約進行了 15-20分鐘,救護車車窗不僅沒有掩上,救護車外還有十幾名男性。她說自己作為一名醫護人員,自己在檢查病患時都會確保對方是知情同意的,但在那個當下的她不僅得到的資訊很少,也毫無選擇。

「我當時真的嚇壞了,」潔西卡說:「直到現在我還是不太確定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記得自己躺在那裡心想:『這樣不對、事情不應該是這樣進行的。』」

post title

在記者會上,外交大臣佩恩對整個事件採取非常嚴厲的措辭。

歐新社/達志影像

幾周後,爭議浮上檯面

直到下飛機後,這種不舒服的感覺仍然在潔西卡心中揮之不去,因此她決定和其他女性互相留下聯繫方式,並向澳洲聯邦警察尋求協助。

「無禮、不恰當、噁心」的事件

整件事是在上周日(25),一名女性向澳洲電視台《七號電視網》談論這件事而浮上檯面。本周一(26),外交大臣佩恩(Marise Payne)召開記者會表示,他們當時得知這件事情後,就在第一時間給予受害女性必要的身心協助,也對此事深感關切。佩恩形容,這些女性遭到的待遇是「無禮、極度不恰當,當下的情況也已經超過她們可以憑著自由意志表達知情同意的程度」。在後來與記者的談話中,她進一步批評這件事「令人作噁」、「完全不是我在生活中會聽聞到的事件」。

本周三(28)在澳洲國會上,佩恩提到他們已經確定有 18名澳洲公民被迫接受檢查。

post title

關於尋找母親的過程,哈馬德國際機場在聲明中沒有多做說明。

美聯社/達志影像

各國政府密切調查中

《澳洲衛報》指出,澳洲政府在得知整件事情後,就在 10月6日第一次向卡達駐澳洲大使館表達關切。佩恩則說他們已經和卡達政府、卡達駐澳洲大使館聯繫過,也預期會在本周結束之前收到相關報告;佩恩表示,屆時澳洲政府將根據報告內容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一名資深澳洲官員則向BBC提到,除了澳洲以外,還有其他國籍的女乘客被檢查,而他們正在和卡達、另外兩三個國家共同進行調查。

機場、航空公司  沒有直接回應

對於整個狀況,卡達的哈馬德國際機場僅提到當時是醫護人員對母親產後的健康狀況表示擔憂,他們才會想要找到母親的下落;而找到的棄嬰在經過照料後狀況良好,目前也還不知道孩子的父母是誰。哈馬德國際機場沒有對尋找母親的過程多做說明。

卡達航空則表示,他們目前沒有接到任何乘客申訴,因此無法評論,現在也正在配合有關單位進行調查。

post title

回到澳洲雪梨機場,潔西卡和一些女性在分散前互相留下聯繫方式,並在第一時間告知了警方。

Photo: Kgbo

不想做  也沒地方去

在事件曝光後,許多女性乘客、目擊者也紛紛出面談論自己的遭遇,一名女性匿名接受澳洲廣播電台(ABC)採訪時,說當時幫她檢測的女醫師沒有多做解釋,只說要檢查她的陰道,她回憶道:「我當時說:『我可不要。』但是她沒有跟我解釋什麼,只是不斷地說:『我們需要看一下、我們得看看。』」

該名女子指出,自己雖然試著離開救護車,但一想到離開哪裡都不能去,最後也只能乖乖接受檢查。

她是「幸運」的目擊者

米爾斯(Kim Mills)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說:「(在飛機上的)我當時都換上睡衣睡著了,結果有人把我搖醒,指示著我下飛機。我當時半睡半醒,滿腦子都在想:『你在說什麼?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不過米爾斯坦言自己很幸運,在下機後並沒有被叫去檢查,她說:「我當時站在一旁,看到有一個年輕女性從救護車走出來,她在哭、看起來又心煩意亂的,然後我走上前安慰她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可能是因為我滿頭灰髮又六十好幾了吧?他們大概看著我然後心想:『不可能是她』。」

機上的他們也毫無頭緒

乘客巴貝克(Wolfgang Babeck)則是在飛機上目睹了一切,他說他們同樣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看到被叫下機的女性在回到飛機上後,「大多人看起來非常沮喪」、「至少有一個人在哭」,巴貝克後來在聊天過程中才輾轉得知發生什麼事。

「我個人覺得這讓人非常不安。」巴貝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