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黑白照片的生機 替歷史上色的俄國藝術家

by:山謬
9392

在俄國,一名退休教授的嗜好,正是替黑白照片恢復拍攝當下的色彩,消弭黑白老照片與現代觀眾之間的隔閡。

post title

參與 1903年羅曼諾夫家族舉辦的舞會時,多爾古魯基(Dolgorouky)公主換上華麗的古典禮服,讓攝影師留下了左邊的黑白照片。右邊則是謝日妮娜創作出的彩色照片。

Photo: Olga Shirnina

退休教授的小興趣

人在莫斯科的謝日妮娜(Olga Shirnina)是名退休的德語教授,在閒暇之餘,她喜愛替黑白照片找回拍攝當下的色彩,她也一直以藝名克里姆賓(Klimbim)行走江湖。

末代皇室的華麗人生

謝日妮娜最拿手的作品是與兩次世界大戰相關的老照片,和同時期的俄國照片。然而,人們往往在看到她所彩繪的一組俄國末代皇室舞會的照片時,才真正驚豔於她的藝術實力究竟有多麼深厚。

1903年,羅曼諾夫家族(House of Romanov)為了慶祝掌權 290周年,邀請俄國的貴族們齊聚冬宮(Winter Palace)參加一場盛大的舞會。所有出席者都被要求穿上點綴著珠寶的古典禮服,而俄國皇室也找來了當時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最出色的攝影師為來賓拍照。可惜的是,服飾固然華美,卻都是黑白照片,讓人難以領略俄國的服飾美學。

post title

圖為俄國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

Photo: Olga Shirnina
post title

受邀參與舞會的弗里德里克斯(Emma Freedericksz)。

Photo: Olga Shirnina

博物館禮服成關鍵

「目前並沒有留下太多關於那場舞會服飾的資料。」謝日妮娜回憶起彩繪舞會照片的過程時說道:「首先,我參考了少數留下來的禮服,有些還保存在博物館中。」

所幸,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 of Russia)及皇后費奧多羅芙娜(Alexandra Feodorovna)的禮服都還妥善保存,這些保留下來的禮服給了謝日妮娜初步概念,足以勾勒出其他賓客禮服的大致色彩。

選擇顏色最困難

可以想見,這系列作品很需要謝日妮娜發揮想像力。「最一開始,重現衣服上的珠寶、衣服的絲綢等對我來說最困難,但接著最大的挑戰反而變成選擇最適合的顏色。」

「有時候,即便畫面看起來很正常,但我感覺顏色就是不大對勁。」

post title

受邀參與舞會的馮拉爾斯基(Vonlarsky)。

Photo: Olga Shirnina
post title

受邀參與舞會的賓客塔尼約(Alexandrine Taneiew)。

Photo: Olga Shirnina
post title

受邀參與舞會的賓客比比科(Dorothee Bibikow)。

Photo: Olga Shirnina

沒靈感的時候怎麼辦?放下畫筆,等!

即便做足了功課,還有實物當參考,謝日妮娜還是會遇上想像力罷工、毫無靈感的時候。「常常,我得暫時放下畫筆,等待『靈光乍現』的時刻。」謝日妮娜說道:「無論如何,彩繪這組照片的過程還是很有趣,我也十分樂在其中。」

post title

在波蘭首都華沙,納粹德國的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Joachim von Ribbentrop,第二排左側第二位)出席一場無名英雄墓的葬禮,並在葬禮上獻上花圈。

Photo: Olga Shirnina

拿起畫筆是第二步

從謝日妮娜分享這組皇室照片的彩繪過程,也能看出謝日妮娜作品栩栩如生的秘密:開工之前的第一步永遠是打開各種參考資料、書籍,而非拿起畫筆。唯獨先了解黑白照片拍攝當下的時代背景,才有辦法盡可能貼近、重現拍攝當下的真實色彩。

「當我在繪製軍服的顏色的時候,我得花時間查閱資料或是向專家請教。」謝日妮娜在分享自己創作戰爭主題的作品時說道:「所以我沒法自由選擇想要的顏色。有一回當我在畫一件 1890年代的裙子時,我使用了當時最流行的幾個顏色。」

不過,謝日妮娜的繪圖生涯還是遇過不少沒有太多色彩限制的時刻,「我就隨心所欲地配色,尋找最適合的組合」。

post title

戰爭時期的一處野戰醫院。

Photo: Olga Shirnina
post title

圖為米哈伊洛夫少尉(Lieutenant Mikhailov)和他的下屬。

Photo: Olga Shirnina
post title

1918年時的蘇聯領導人列寧(Vladimir Lenin)。

Photo: Olga Shirnina

照片傳達得比文字更多

在謝日妮娜眼中,「色彩」具有超乎想像的力量,足以弭平黑白照片和當代觀眾之間的巨大鴻溝。「有時候,一張照片可以傳達的遠比文字還多。對於我的作品能幫助人們進一步了解俄國一事,我感到十分榮幸。」

然而,謝日妮娜心中最有成就感的時候,既非獲獎也非受到粉絲讚嘆,而是「放下畫筆的一瞬間,發現畫中人物正回望著你,彷彿他還活著一般」。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post title

1930年代,共產中國的早期領導人毛澤東與同黨成員在中國共產黨的延安總部。左起:毛澤東,美國媒體合眾社(United Press)的記者李夫(Earl Leaf)、另一名早期領導人朱德和翻譯。(上方為原版黑白照片,下方為經謝日妮娜彩繪上色版本。)

Photo: Olga Shirnina
post title

蘇聯攻入柏林後,一名蘇聯士兵在德國國會大廈(Reichstag)頂端插上一面蘇聯的旗幟。

Photo: Olga Shirnina
post title

1916年1月30日,俄國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中間,手摸袖口者)抵達前線,視察李維諾夫(Alexander Litvinov)將軍率領的第一軍團。

Photo: Olga Shirnina

編註:對謝日妮娜及她的作品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作品集:Olga
02 Instagram:color_by_klimbim
03 圖片在 2020年10月28日取得謝日妮娜同意刊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