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女性主義先驅一尊裸女雕像?英國沃斯通克拉夫特紀念雕像惹議

by:山謬
4311

獻給「女性主義先驅」一尊「裸女雕像」,你覺得如何呢?

post title

最近,英國揭幕了一尊紀念女性主義先驅沃斯通克拉夫特的雕像,但其創作者哈布林採用的裸女設計,卻成為各方爭執的焦點。

路透社/達志影像

獻給女性主義先驅的雕像

最近,英國首都倫敦一帶的紐因頓格林公園(Newington Green)揭幕了一尊全新的雕像,旨在紀念英國女性主義先驅沃斯通克拉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表彰她對當代女性主義思潮發展的重要影響。

沒想到,這尊由藝術家哈布林(Maggi Hambling)設計、製作的雕像一經公開,反而引來爭議,討論以一尊「裸女雕像」紀念一名「女性主義先驅」是否大不敬。

post title

圖為沃斯通克拉夫特本人的肖像畫,她生在 18世紀,雖然一生只活了 38年,但她所留下的眾多作品卻對女性主義思潮的發展影響深遠。

Photo: John Opie

沃斯通克拉夫特是誰?

沃斯通克拉夫特是一名 18世紀的作家兼思想家,雖然當時還未出現「女性主義」一詞,但沃斯通克拉夫特的多本著作中都體現出她對女權的重視,尤其是受教權,使她成為人們眼中的「女性主義先驅」。

沃斯通克拉夫特認為女性的地位並非天生就低於男性,只有在女性缺乏教育的時候,才會導致女性的地位低於男性的結果。因此,沃斯通克拉夫特對教育非常重視,即使她本人所受的正式教育不多,但她仍努力自學,並在 25歲的時候於紐因頓格林這裡開了一間學校供女性就讀,地點就在今日紀念雕像設立地點的附近。

可惜的是,沃斯通克拉夫特最終在產下女兒後便因病去世,享年僅 38歲。

post title

哈布林設計的雕像由基座和雕像本體構成。黑色基座上就是巨大、扭曲的銀柱,最上頭則是引發眾多爭議的裸女雕塑。

路透社/達志影像

90%的雕像都在紀念男性

根據「讓沃斯通克拉夫特進入公園運動」(Mary on the Green campaign)的統計,倫敦有 90%的雕像都是在紀念男性歷史人物的貢獻,如果再扣掉紀念英國女性王室成員這類雕像,真正在紀念平民女性貢獻的雕像其實並不多。

所幸,這個現象已經有逐步改善的趨勢,從 2018年開始,英國大大小小的城市像是倫敦、曼徹斯特等,都出現了越來越多尊紀念女性參議員、作家的雕像;同時,也開始有人提議以不同方式紀念英國女性的貢獻。像是女性主義作家佩雷斯(Caroline Criado Perez)就曾提議將珍·奧斯汀(Jane Austen)—《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一書的作者放到 10英鎊的鈔票上。

獻給沃斯通克拉夫特的雕像

完工後的沃斯通克拉夫特紀念雕像主體由銀製成,最底層是一個黑色基座,上頭立著一座銀色、扭曲的銀柱,銀柱的最上頭則是一名小小的裸體女性,黑色基座上則寫著沃斯通克拉夫特的名言:「我不希望女性支配男性,我只希望女性能支配自己。」

根據「讓沃斯通克拉夫特進入公園運動」的解釋,銀柱上頭的裸女是「每位女性」的象徵,象徵「女性們自有機世界中誕生的過程,就像從媽媽的肚子裡出生一樣」。

post title

支持、反對者的爭執從網路一路延伸到現實世界。

路透社/達志影像

穿衣服,脫衣服

沒想到,上頭的那尊裸女雕塑反而成為爭論的焦點。

在周二(10)公開發表後,當天晚上就有人跑來用膠帶遮掩住裸女雕像的下體,並在她的雙肩固定了兩副口罩。結果隔天早上,膠帶和口罩又被人移除,但一名《路透社》的攝影師還是看到兩名女性,想辦法替裸女穿上一件T恤。

結果沒過多久,又有一名女性前來,把才剛剛罩在雕像上的T恤給拿下來。同一時間,雕像旁還有一小群人激烈地討論這尊雕像的意義。

post title

一旦發現雕像被不喜歡裸女設計的人套上衣服,就會有支持裸女設計的人想辦法把上頭的衣物給取下來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是我所期待的作品」

英國作家金(Tracy King)表示:「男性的紀念雕像都會穿上一件衣物,因為重點是在他們的功績、成就上。」女性主義作家佩雷斯直言這尊雕像根本是「巨大的浪費」,是對「沃斯通克拉夫特的大不敬」,她質問道:「『向沃斯通克拉夫特致敬』難道不是設立這尊雕像最重要的目的嗎?」

歷史學家沙瑪(Simon Schama)則語帶遺憾地表示:「我一直在期待能用一尊精緻的雕像來紀念沃斯通克拉夫特,但這尊雕像並不符合我的期待。」

這件作品抓到精髓

不過另一方面,也有像歷史學家庫倫波(Sophie Coulombeau)這類人,十分欣賞哈布林的作品,說道:「沃斯通克拉夫特比一般人們所認識的還要奇怪、挑剔,我認為哈布林的作品完全抓到了精髓。」

post title

在羅拉特眼中,沃斯通克拉夫特身為 18世紀當時一名激進的思想家,以一尊富有爭議性的雕像來紀念她反而獨具意義。

路透社/達志影像

「獻給沃斯通克拉夫特」,不是「沃斯通克拉夫特本人的雕像」

面對一系列爭議,哈布林首先提醒大家,這尊雕像是「獻給沃斯通克拉夫特」,從來就沒有說上面的裸體女性「就是沃斯通克拉夫特」。

接著,哈布林進一步解釋必須採用裸女設計的原因,說道:「雕像最上頭的裸女象徵『每位女性』,替她穿上衣物只會限制她的代表性。如果替雕像最上頭的裸女穿上符合 18世紀當時的服裝,那套衣服就會使她看起來屬於歷史。」

「關鍵在於上頭的裸女象徵著『當代』。」

沃斯通克拉夫特值得一尊有爭議的雕像

「讓沃斯通克拉夫特進入公園」負責人羅拉特(Bee Rowlatt),自己則站在支持哈布林的立場。羅拉特表示,她可以理解並非每個人都能接受這件作品,但也提醒民眾,「讓沃斯通克拉夫特進入公園」原本可以選擇非常單調、老套的路線,如此一來還能省掉今天面臨到的種種麻煩。

但是,羅拉特接著說:「沃斯通克拉夫特身為 18世紀當時一名激進的思想家,值得以一尊同樣激進的作品來紀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