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有疫苗還不夠 征服COVID-19下一個大挑戰:低溫配送疫苗

by:山謬
3918

雖然人類不斷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苗的開發進度上取得突破性進展,但在專家眼裡,接下來配送COVID-19(武漢肺炎)疫苗的難度,未必亞於開發疫苗。

post title

在專家們眼中,「成功開發COVID-19疫苗」只是戰勝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第一步,接下來還得想辦法盡快把疫苗送到世界各地。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成功開發疫苗只完成一半的任務

聽到COVID-19(武漢肺炎)疫苗開發成功的消息,不少人都十分雀躍,因為「日常生活」回歸的日子已經不遠了;但在製藥公司及物流業者的眼裡,「成功開發COVID-19(武漢肺炎)疫苗」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

接著,人們還得面對「疫苗配送」這道大難題,因為想把疫苗順利地從工廠送進診所,準備、協調過程中所需的各種設備,其難度未必亞於開發疫苗。

疫苗配送考驗各國「冷鏈」

目前,各界普遍看好美國製藥廠輝瑞(Pfizer)與德國生技公司BioNTech共同開發的疫苗,以及美國製藥廠莫德納(Moderna)的疫苗最有可能通過美國政府審查。可是不論是哪款疫苗,「保持低溫」都是配送過程中的必要條件。

這將大大考驗每個國家「冷鏈」(cold chain)的完善程度。「冷鏈」指的是疫苗從離開製藥公司工廠,到由各國的物流接手,最後送入各個醫療診所,中間所需的整個物流體系;足夠完善的冷鏈,才能確保疫苗在整個運送過程中不至於因失溫而得整批報廢。

post title

輝瑞的疫苗最大的致命傷,就是配送過程需要保存在攝氏 -70度的低溫中,這道門檻大大提升了疫苗配送的難度。

路透社/達志影像

疫苗所需的低溫配送,究竟需要多低?

莫德納指出,它們開發的疫苗必須在攝氏 -20度以下的低溫配送;輝瑞的疫苗要求更嚴苛,溫度必須進一步降到攝氏 -70度,比多數疫苗要求的溫度還來得低,大大增加配送疫苗的難度。

美國也沒有經驗

美國醫療科技公司Carbon Health臨床創新部負責人賈瓦賀里恩(Caesar Djavaherian)表示:「人們往往假設疫苗開發成功、通過審核後,所有人就都免疫了。事實上,配送和施打疫苗的過程很複雜,以往美國也從未有在短時間內替 1億人施打疫苗的經驗。」

疫苗運送箱

對於自家疫苗較難運輸這點,輝瑞開發了一款專門的運送箱來降低配送難度。這些運送箱的大小和行李箱差不多大,每箱可以讓至少 1,000劑疫苗保存在低溫下至少 10天,箱子裡裝滿用來保持低溫所需的乾冰,並配有GPS和溫控裝置,讓輝瑞可以即時追蹤每一個箱子的溫度和位置,箱子也能重複使用。

除此之外,輝瑞日前也宣稱它們已經投入超過 20億美元(折台幣約 581億6,000萬元)在建立疫苗所需物流設備上。

post title

當疫苗抵達購買國家,運下飛機後,又是一場新的挑戰。圖為巴西聖保羅國際機場(Sao Paulo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一名工作人員,正在運送一批中國生產的疫苗。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需要等大型冷凍設備

從疫苗配送的角度來說,這些運送箱大大降低了配送輝瑞疫苗的難度,飛機、卡車等不需要等到專門的低溫裝置抵達才能開始運送疫苗。

使用乾冰限制多

然而,輝瑞的運送箱本身還有其他顧慮,像是生產乾冰的廠商們未必具備即時生產運送大量疫苗所需乾冰的能力;各國普遍都會限制每架貨機每次能運送的乾冰量,通常落在 500-1,000公斤左右,進一步限制每班貨機能運送的疫苗數量。

下飛機後又有新挑戰

抵達目的地後,各國的冷鏈體系、醫療機構如何運輸以及儲存COVID-19(武漢肺炎)疫苗又會是一大挑戰。網路媒體VOX便在報導中指出,各國大多必須準備額外的設備來儲藏這些COIVD-19(武漢肺炎)疫苗,因為即使施打COVID-19(武漢肺炎)疫苗很緊急,但是醫療機構仍然需要一定空間儲存麻疹、小兒麻痺、腦膜炎等疫苗,無法將冷藏設備完全用來儲存COVID-19(武漢肺炎)疫苗。

再者,如果購買輝瑞的疫苗,醫療院所是否有儲存疫苗所需的超低溫設備也是一大問題,不僅小診所多半沒有,有時連大間的醫院、甚至醫學中心,都未必有足夠的設備。

「將疫苗從工廠送往各國不過是第一步而已,」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供應鏈管理專家斯旺(Julie Swann)說道:「接下來還得將疫苗分裝、運往各個城鎮,但溫度控制設備可能在分裝過程中就會故障。」

post title

對冷鏈基礎設施比較不完備的國家而言,倘若購買輝瑞的疫苗,後續的疫苗配送、儲存等將會成為一大難題。圖為在秘魯首都利馬附近的一塊空地,一名婦女正在接種流感、破傷風、白喉和肺炎球菌的混合疫苗。

路透社/達志影像

冷鏈投資各國不一樣

如果要將疫苗配送至開發中國家,這又會是一場完全不一樣的挑戰,因為這些國家的冷鏈設施未必如已開發國家般完善。

「如果仔細檢視非洲、印度的狀況,這些國家往往沒有足夠的冷鏈基礎設施。美國花在冷鏈上的人均投資金額,比印度還要高 300倍。」專營低溫配送的物流公司Carrier的CEO吉特林(David Gitlin)說道。

秘魯首都利馬沒問題,其他地區......

冷鏈投資不足的其中一項結果,就是國內會出現民眾施打疫苗時間落差,或是國內民眾施打不同款疫苗的情形。以秘魯為例,秘魯首都利馬(Lima)地區大約有 30個超低溫設備可以用來儲存輝瑞的疫苗;「但對於另外 2,000萬名住在安地斯山區、雨林地區的秘魯民眾來說,當地連一個超低溫設備都沒有。」負責替秘魯規劃施打COVID-19(武漢肺炎)計畫的馬拉加(Germán Málaga)說道。

「剩下的民眾只好施打其他款疫苗,像是由中國製藥廠科興生物開發的疫苗,它只需要保存在攝氏 2-8度間即可。」

post title

好消息是,目前輝瑞和莫德納的疫苗並不是各國的唯一選擇,中國、俄國各自也都有疫苗已經投入使用,而牛津大學和阿斯利康製藥公司合作開發的疫苗近期也傳出捷報。

Newscom/達志影像

輝瑞疫苗不是唯一選擇

好消息是,輝瑞或是莫德納的疫苗並不是當前唯一的選擇。目前市面上還有中國、俄國的疫苗已經投入使用,最近英國牛津大學和阿斯利康製藥公司(AstraZeneca)合作開發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苗也取得突破,而且這款疫苗只需要儲存在一般冰箱中的溫度即可,大大減輕屆時配送的負擔。

「配送規模前所未見」

無論如何,在短時間內於各國境內展開施打COVID-19(武漢肺炎)疫苗的計畫都不會是項簡單的任務,任何一個物流環節出差錯,都會讓對溫度極為敏感的疫苗失效。

英國克蘭菲爾德大學(Cranfield University)的物流、採購及供應鏈管理教授博拉基斯(Michael Bourlakis)便表示:「在物流產業,人們很習慣應付意料之外的事情。但COVID-19(武漢肺炎)疫苗配送所需的規模、繁複程度等,都是前所未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