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夠被當笑話 奧地利Fucking小村要改名

by:徽徽
7366

對住在奧地利Fucking村落的居民來說,他們已經受夠天天被當作笑話看了!

post title

受夠被當玩笑的Fucking村終於決定要改名了,從 2021年1月1日開始,Fucking村將改為Fugging村。

Photo: Benjamin Dauth

此Fucking非彼Fucking

在奧地利薩爾斯堡(Salzburg)北方大約三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名叫Fucking的小村落,這裡雖然人口只有一百多人,但常常吸引大批觀光客前來和印有「Fucking」字樣的路標合影。因為村名在英文中實在太不雅,受夠被當笑話的村民們總算決定改名,從 2021年1月1日開始,Fucking將從世界上消失,變成Fugging(如果用當地方言來唸,發音和Fucking相同)。

負責管理Fucking小村的塔爾斯多夫市(Tarsdorf)市長霍爾茲納(Andrea Holzner)表示:「我可以證實村名會改,我不想要再多說什麼──過去我們已經受夠媒體一窩蜂地報導這裡。」

受夠觀光客的爛玩笑

根據奧地利德語日報Die Presse的報導,那些被稱為「Fuckinger」的村民們「已經受夠觀光客和他們的爛玩笑了」。

幽默感哪裡去了?

然而,不是每個人聽到小村落要改名都歡欣鼓舞,有一名讀者就問道:「難道現在的人都沒有幽默感了嗎?」另一名讀者則說:「他們獲得了免費宣傳──他們應該要為有這麼有趣的村名而開心才對。」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地標處就是位於奧地利的Fucking村落,它離音樂神童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誕生的薩爾斯堡市只有三十公里。

地球圖輯隊

從Vucchingen到Fucking

回溯Fucking村的存在,第一次記錄在案是在西元 1070年,當時村名拼作Vucchingen;西元 1303年變成Fukching;西元 1532年變成Fugkhing;一直到 18世紀才定名為現在這個讓人想歪的村名Fucking,相傳一位名叫Focko的巴伐利亞貴族創立了這個村落。

英國觀光客只關心Fucking

無論如何,Fucking在德文中並沒有不雅之意,但在英語系國家觀光客的眼中格外引人遐想,英國觀光客也特別愛到此一遊。一名當地導遊解釋道:「德國人想看位於薩爾斯堡市的莫札特的家(Mozarts Geburtshaus);美國人想看《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的拍攝地;日本人想看希特勒(Adolf Hitler)位於布勞瑙(Braunau)的故居;但對英國觀光客來說,他們只關心Fucking。」

在Fucking村一帶經營民宿的林德鮑爾(Augustina Lindlbauer)說,當地有湖、有森林、有各種值得一訪的景點,但人們就是獨鍾Fucking。林德鮑爾回憶到,有一次她還得想辦法跟一名來自英國的女性觀光客解釋:「這裡沒有賣Fucking明信片。」

post title

跟路牌留影,是每一個到Fucking村的觀光客必做的事。

Photo: Rene Rivers

路牌常常不翼而飛

然而,聲名遠播的Fucking村雖然為當地帶來不少觀光財,但印有「Fucking」字樣的路牌常常被觀光客偷回家,讓村民們不堪其擾。根據報導,每一塊路牌大約都要花 300歐元(折台幣約 1萬395元)製作,這筆費用來自村民們繳的稅。

2004年,因為路牌太常被偷,村民們曾投票決定要不要改名,然而最後反對票佔多數,Fucking村依舊叫Fucking村。時任塔爾斯多夫市市長的霍普爾(Siegfried Höppl)表示,村民們最後決定保留這個已經用了 800年的名字,他還說:「每個人都知道『Fucking』在英文中的意思,但對我們來說,Fucking就是Fucking──而且還會繼續Fucking下去。」

2005年8月,Fucking村在不改名下設置了防盜路牌,他們將路牌焊接到鋼柱上並且用水泥固定好,如此一來就算小偷想偷,也得花上整晚才偷得走。

在路牌前做愛做的事

2009年7月,Fucking村宣布要在村子裡加裝監視攝影機,目的是為了讓那些在路牌前做愛的觀光客知所警惕。時任塔爾斯多夫市市長的梅德爾(Franz Meindl)表示:「我們一點也不覺得觀光客這麼做很好玩,我們只想要靜靜地不受打擾。我們沒有傷害任何人,我們只想要過平靜的生活。」梅德爾市長補充到,他希望未來再也不要看到Fucking村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