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春首件事:改國歌歌詞

by:山謬
8036

時序進入 2021年,伴隨澳洲民眾 36年的國歌也跟著揮別過去,迎來新改變。

post title

歷經好一段時間的討論後,關於澳洲國歌歌詞的爭議終於告一段落。圖為去年 12月5日,來自Wiradjuri族的澳洲 17歲女歌手福克斯(Olivia Fox,右)在一場英式橄欖球賽開賽前,率領全場以尤拉語演唱澳洲國歌,成為澳洲職業運動史上重要的一刻。

歐新社/達志影像

原住民也是澳洲史的一部分

上周五(1),澳洲正式迎來了全新的國歌歌詞:舊版國歌首句歌詞「澳洲人讓我們一同歡欣喜悅,因我們『年輕』又自由」(Australians all let us rejoice, for we are young and free)確定走入歷史。

從 2021年起,澳洲國歌的首句歌詞將改為:「澳洲人讓我們一同歡欣喜悅,因我們『團結』又自由」(Australians all let us rejoice, for we are one and free),肯定澳洲原住民也是澳洲歷史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總理:替國歌增添更多意義

為此,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特別投書《雪梨先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闡明這麼做的意義。

「站在現代國家的觀點來看,澳洲是個年輕的國家。但我們的土地上卻充滿古老的故事......本著團結一致的精神,今日我們將再度承認這件事,並確保澳洲的國歌同樣反應出這個事實。」莫里森表示

「將國歌中的『年輕又自由』改成『團結又自由』不會有任何損失,反而能替國歌增加更多意義。」

影片是舊版的澳洲國歌,因此首句歌詞還是維持「澳洲人讓我們一同歡欣喜悅,因我們年輕又自由」。

舊版國歌裡沒有原住民

今日所採用的澳洲國歌名叫〈前進澳洲美之國〉(Advance Australia Fair),是 1878年時由澳籍蘇格蘭裔作曲家麥考米克(Peter McCormick)所創作,並在 1984年時被選為為澳洲的國歌。

首句歌詞中的「因我們年輕又自由」,反應了 1788年英國殖民者首度踏足澳洲的這段歷史。

原住民唱不出口的國歌

可是在澳洲原住民眼中,麥考米克這句「因我們年輕又自由」,形同將他們超過 5萬年的悠久歷史排除在當代澳洲之外,許多原住民也因此拒絕開口唱這首「澳洲的國歌」。

多年來,非政府組織Representation In Anthem的創辦人維格里(Peter Vickery)一直在積極推動澳洲修改國歌歌詞,今日被採用的「因我們團結又一致」就是他的提議。

「很多澳洲原住民發現自己很難、甚至不願意唱澳洲國歌中那句帶有強烈排除意味的歌詞。」維格里說道:「澳洲不能把一首會對澳洲人民造成傷害的歌曲當成國歌。」

post title

最近這幾年,有關是否要修改澳洲國歌歌詞的討論越來越受大眾的矚目,像圖中的英式橄欖球選手阿多卡爾等知名運動選手,也紛紛開始用自身的影響力,推動澳洲持續往前邁進。

歐新社/達志影像

運動員善用影響力

最近這幾年,呼籲澳洲政府更改國歌歌詞的聲音也越來越強烈,不少出身原住民的職業運動員,好比拳擊手穆汀尼(Anthony Mundine)、英式橄欖球選手沃克(Cody Walker)和阿多卡爾(Josh Addo-Carr)等人,都用拒唱或是拒絕在播放國歌時站立等方式,表達澳洲原住民對澳洲國歌的立場。

不遵守校規的9歲女孩

2018年,這場圍繞著澳洲國歌的衝突給人們留下極深刻的印象。當時年僅 9歲的妮爾森(Harper Nielsen)因澳洲國歌忽視澳洲原住民的緣故,決定不在播放國歌時站立,引來不少澳洲右翼政治人物的批評,甚至建議學校將妮爾森開除。

澳洲前總理亞伯特(Tony Abbott)曾在受訪時提醒妮爾森「應該遵守校規」,他說:「在播放國歌的時候站起身,是舉止得宜、有禮貌的一種表現。」

縱使使用的語言不若英語熟悉,全場球員、觀眾依然驕傲地用尤拉語和女歌手福克斯一同演唱澳洲國歌。

開始有政治人物支持

不只民間,隨著時間過去,也有越來越多政治人物挺身支持修改國歌歌詞。去年 11月,澳洲新南威爾斯州州長貝爾吉格利安 (Gladys Berejiklian)便在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訪問時說道:「該是澳洲承認原住民在這塊大陸上有數萬年歷史的時候了。」

「談到人類歷史,澳洲可是有好幾萬年的紀錄,修改國歌的歌詞不過是舉手之勞。」

用原住民語唱國歌

2020年12月5日,一場英式橄欖球比賽開始前,全場球員、觀眾一同以澳洲原住民尤拉族(Eora Nation)的尤拉語演唱澳洲國歌,成為原住民運動和澳洲職業運動史上重要的一刻。

post title

修改澳洲國歌歌詞對原住民而言是極富象徵性的一步,但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所面臨的困境,可遠比國歌歌詞還要複雜得多。去年六月,澳洲抗議者手持代表澳洲原住民的「澳洲原住民旗」(Australian Aboriginal Flag)上街反對警察暴力。

路透社/達志影像

修改國歌還不夠

成功修改國歌歌詞後,澳洲原住民還有更多難關要面對,畢竟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所面對的挑戰,可遠比「國歌歌詞將原住民歷史排除在外」還要複雜得多。

現實生活挑戰更難

從數據上來看,相較於其他非原住民的澳洲人,澳洲原住民的自殺率、新生兒夭折率和失業率等數字,都比一般澳洲人來得高,預期壽命更比一般人短了 9年。此外,澳洲原住民人口僅佔澳洲總人口的 3.3%,卻有 25%的澳洲受刑人出身原住民,種種數據都反應出澳洲原住民在現實生活所面對的挑戰。

改歌詞很棒,但不能僅止於此

澳洲原住民基金會(First Nations Foundation)的會長哈姆(Ian Hamm)盛讚澳洲政府修改國歌歌詞一舉及其背後的意義,但也提醒人們不能僅滿足於此。

他說:「我認為修改國歌歌詞是很棒的一步,但總體來說,它也就僅僅是一步,只是其中一件事而已。」

「國歌說到底也就只是一首歌而已。澳洲還需要實施很多計畫、做出很多努力及改變,才能為澳洲原住民提供平等的機會,和同等的生活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