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崩式斷交三年後 阿拉伯國家和卡達同意重修舊好

by:徽徽
2566

在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海灣國家和卡達斷交三年半後,雙邊的關係有了重大的突破......

post title

2019年10月,在卡達的沃克拉(Al-Wakrah)體育館內,孩子們身穿卡達國家足球隊的球衣、拿著卡達和阿曼的國旗為兩隊加油。

路透社/達志影像

簽署《歐拉宣言》 誓言重啟外交

周二(5),在沙烏地阿拉伯西北部的歐拉城(Al-Ula)舉辦了一年一度的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GCC)高峰會,參與的六國代表:沙烏地阿拉伯、卡達、科威特、阿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聯合簽署了《歐拉宣言》(The Al-Ula Declaration),正式宣布重啟阿拉伯國家與卡達的外交關係,第一步就是解除對卡達的陸海空封鎖。

沒有明確的時間表,但是......

然而,《歐拉宣言》並沒有給出明確的時間表,但這已經是三年半前遭遇鄰國陸海空封鎖雪崩式斷交的卡達在外交上的重大突破。對此,卡達表示一旦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海灣國家解除陸海空封鎖,卡達也會暫時停止和這些國家打國際官司,擱置針對這些國家違反國際法而提出的訴訟。

「今天,我們急需團結」

在高峰會上,沙烏地阿拉伯王儲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表示,《歐拉宣言》讓海灣國家們再次確定彼此的團結與穩定,他也感謝美國和科威特擔任中間人促成這項宣言的出現,軟化沙烏地阿拉伯、阿聯、巴林與卡達間的僵持關係。

「今天,我們急需團結一心,努力推廣我們這一區,並且面對圍繞著我們的挑戰,尤其是伊朗核子彈道飛彈以及破壞計畫所造成的威脅。」

穩定波灣安全  避免卡達親近敵人

專門關注中東政治情勢的BBC安全記者加德納(Frank Gardner)分析道,這次阿拉伯國家和卡達的重修舊好,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積極推動有關,尤其川普即將卸任,穩定波灣關係更是當務之急。

此外,要是阿拉伯國家繼續維持對卡達陸海空封鎖,只會讓卡達更親近沙烏地阿拉伯的敵人:伊朗和土耳其。

post title

在歐拉城為了GCC高峰會所設置的媒體中心內,一名電視主播緩緩走過了螢幕上播映的GCC標誌。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共有六個會員國,分別是沙烏地阿拉伯、卡達、科威特、阿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巴林。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歐拉城的機場,沙烏地阿拉伯王儲沙爾曼(右)親切地前往迎接出席會議的卡達王子阿勒薩尼(Tamim bin Hamad Al Thani,左)。

路透社/達志影像

陸海空封鎖、雪崩式斷交

回到 2017年6月,當時由沙烏地阿拉伯帶頭,阿聯、巴林、埃及等阿拉伯國家對卡達實施陸海空封鎖,隨後以卡達「支持恐怖主義」為由宣布與卡達斷交,一夕之間讓卡達這個位於阿拉伯半島、唯一和沙烏地阿拉伯接壤的小國無所適從。

一直以來,身為小國的卡達推出的外交政策都很有野心,然而有時目標和阿拉伯國家背道而馳時,就會發生衝突。其中,有兩件事最令阿拉伯國家們生氣。

卡達遭指控支持恐怖主義

首先, 阿拉伯國家們認為卡達支持伊斯蘭激進主義分子,卡達坦承它們有提供伊斯蘭主義組織協助,而這些組織在某些鄰國眼中等於恐怖組織,最出名的要屬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不過,卡達否認支持蓋達(al-Qaeda)、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等聖戰組織。

卡達和伊朗、土耳其交好

再者,這些阿拉伯國家們不滿卡達和伊朗走得近,畢竟以什葉派穆斯林為主的伊朗,是以遜尼派穆斯林為主的阿拉伯國家在中東的競爭對手,彼此除了主要教派不同外,石油利益也是不合的關鍵。此外,卡達和土耳其在國防上的合作也令阿拉伯國家神經緊張。就像卡達一樣,土耳其支持和穆斯林兄弟會有關的組織,土耳其和阿聯在利比亞衝突中也分屬不同陣營。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區域就是卡達。沙烏地阿拉伯是與卡達唯一接壤的國家。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當年,沙烏地阿拉伯陸海空封鎖卡達的消息一出,待在沙烏地阿拉伯和卡達邊界的駱駝商人都感到一陣錯愕。

路透社/達志影像

唯一的陸路邊界不通了

以上兩件事埋下了 2017年6月阿拉伯國家和卡達雪崩式斷交的種子。當時,卡達唯一的陸路、和沙烏地阿拉伯接壤的邊界被封鎖;任何掛有卡達旗幟的船隻,或是為卡達所用的船隻一律禁止停泊;卡達航空在空中更是窒礙難行,許多地方都不准卡達航空通過。

阿拉伯國家的13個條件

阿拉伯國家表示,要是卡達答應它們的 13個條件,它們就會對卡達解除封鎖,並且恢復外交關係。這些條件包含關閉《半島電視台》和其他卡達資助的新聞機構、將與伊朗的外交關係降級、關閉土耳其在卡達的軍事基地、停止干涉其他國家的內政等等。

拒絕放棄主權 快速提出對策

然而,卡達拒絕答應這些條件,並且說它們不會同意「放棄」自己的國家主權,鄰國們發動的陸海空封鎖違反了國際法。與此同時,卡達也快速和伊朗與土耳其建立新的貿易路線,確保國內 270萬人口的基本需求可以滿足,並且利用石油與天然氣換來的財富支撐卡達的經濟。

當時,在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的六個成員國中,只有科威特和阿曼沒有和卡達斷交。

post title

2017年6月,阿拉伯國家紛紛和卡達斷交後,位於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德的卡達航空辦公室也立刻關閉。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通航簡單,重建信任難

在《歐拉宣言》簽訂後,阿聯表示它們會在一個星期內恢復與卡達的通航與貿易,然而,阿聯外交部長加加什(Anwar Gargash)表示,有些問題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才能解決。

「有的問題很容易就處理好了,但有的問題需要長一點的時間,」加加什補充道:「我們有個非常好的開頭...但是,我們在重建彼此的信任上有問題。」

還是會和伊朗、土耳其交好

對即將在 2022年舉辦世界盃的卡達來說,與阿聯這樣的區域交通中心通航很重要。卡達外交部長阿勒薩尼(Sheikh Mohammed bin Abdulrahman Al Thani)表示,雖然卡達對與阿拉伯國家恢復關係樂見其成,彼此也會在反恐和跨國安全上緊密合作,但卡達不會為了阿拉伯國家改變與伊朗和土耳其的友誼。

「雙邊關係主要是由一個國家的主權決定......以及國家利益所決定。因此,這不會影響我們與其他任何國家的關係。」

post title

對卡達而言,它們在遭到阿拉伯國家陸海空封鎖後快速反應,想辦法將國內 270萬人口受到的影響減到最低。圖為雪崩式斷交當時,在土耳其伊斯坦堡聲援卡達的民眾。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遭封鎖後 反而變得更有韌性

人在卡達杜哈研究所擔任衝突與人道主義研究中心主任的巴拉卡特(Sultan Barakat)表示,自從三年多前,卡達遭到阿拉伯國家們的陸海空封鎖後,卡達反而變得更加地有韌性。

「過去幾年來,卡達人已經學會在封鎖的環境下如何生活,這幫助他們發現更棒的生活方式,以及維持經濟和管理事務更有效率的方式。」

「(遭到封鎖)造就了一個充滿韌性的國家,從卡達不用通通答應那 13個無理的條件就能讓鄰國解除封鎖,這就證明了一切。」

軍事佈局 充滿野心

而卡達在國防軍事上的佈局,更是近年來中東區域最有野心的。舉例來說,卡達的陸海空三軍都呈指數型增長,空軍的戰鬥機從 12架成長到 96架,並且未來還會買進更多架戰鬥機。

美國、土耳其都有駐軍

此外,卡達的烏代德空軍基地(Al Udeid airbase)是美國駐海外最大軍事基地之一,裡頭住著上萬名軍人,是美國在中東的重要據點,也讓卡達成為美國的關鍵盟友。

與此同時,土耳其也對卡達伸出援手,它們在卡達設立軍事基地,並且派駐上百名土耳其軍人訓練卡達的憲兵和特種部隊。土耳其也發訊息給卡達,告訴卡達它們並不孤單,土耳其會是卡達最有力的盟友。

然而,隨著卡達和土耳其在軍事上的合作越來越緊密,這點也觸怒了卡達的鄰居們。直到現在,卡達–土耳其關係仍是阿拉伯國家密切注意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