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熟悉又陌生 哈薩克流行樂旋風「Q-pop」

by:山謬
8463

隨手點開幾張哈薩克樂團Ninety One的團體照、MV作品,不少人或許會將他們誤認為另一個南韓新出道的男團;但事實上,他們是個早已出道 5年,並在哈薩克年輕人間享有高人氣的當紅團體。

對Ninety One背後的製作人貝德爾漢來說,他並不想單純把某個南韓樂團的作品引進哈薩克,他想替哈薩克打造屬於自己的偶像團體。

很像南韓,又不太像南韓

打開男團Madmen、10iz、DNA、Ninety One的MV,總會讓人有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熟悉的是,MV的音樂風格、舞蹈都隱隱約約有著K-pop的痕跡,但歌詞所使用的語言卻又令人感到陌生。

事實上,上述團體都並非南韓團體,他們代表的是近年哈薩克的當紅流行樂:「Q-pop」(全名為Qazaq pop,一般簡寫為Q-pop,註)

註:這裡的「Qazaq」是使用了 2018年哈薩克政府新制定的一系列拉丁字母來表示。

Q-pop是什麼?

「Q-pop」一詞代表著哈薩克一首首融合南韓、西洋流行樂特色,卻又結合哈薩克在地風格的流行樂。目前不知道是誰發明「Q-pop」一詞,但毫無疑問地,在哈薩克颳起Q-pop旋風的就是哈薩克的當紅樂團「Ninety One」。

說得更準確一點,是Ninety One背後的製作人貝德爾漢(Yerbolat Bedelkhan)。

post title

早在 2014年,貝德爾漢便已看見K-pop的潛力,而有了打造哈薩克第一個偶像團體的想法。

Photo: Paweł Bukowski

哈薩克自己的偶像團體

2014年時,當時K-pop還只是風靡東亞地區的流行樂,它的魅力還未如今天一般擴及全球,但貝德爾漢已經看見它背後的潛力,並有了打造哈薩克第一個偶像團體的想法。

因此,他創立了經紀公司JUZ娛樂,先後找來Bala、ZaQ、Alem、ACE和A.Z(註),並以 1991年哈薩克自蘇聯手下獨立一事為靈感,創立了男子樂團「Ninety One」。

Ninety One基本上就是哈薩克版的K-pop

美國鮑林格林州立大學(Bowling Green State University)民族音樂學教授蘭西爾(Megan Rancier)說道:「Ninety One的音樂基本上就是哈薩克版的K-pop。因此某種程度上來說,Ninety One是個被刻意製造出來的樂團。」

註:A.Z已經因為合約到期而退出Ninety One。

post title

在一般哈薩克民眾的印象裡,他們對不同性別的服飾、行為都有根深柢固的印象,並不容易撼動。圖為 2013年第一屆亞洲盃科帕爾大賽(Asian Kokpar championship),科帕爾是中亞遊牧民族間盛行的遊戲,遊戲所使用的「球」通常會是一隻斬首的羊。雙方會在比賽時間中試圖將「球」投入對方球門,比賽時間結束後,得分高者就能贏得比賽。

路透社/達志影像

別談音樂,服裝就先不及格

不同於南韓樂團走紅的過程,Ninety One的音樂路剛開始便處處受挫,因為他們身上用色大膽、時尚的服飾,與普羅大眾心目中根深柢固的性別刻板印象有違,甚至因此遭到民眾抗議。

2016年的某一天,當時一批保守派人士跑到Ninety One晚上預定演出的一間餐廳前抗議,導致Ninety One被迫取消當晚的演出;另一次則是政府當局擔心Ninety One的演唱會會引來大批保守人士的抗議,因而取消了他們的演出。

哈薩克性別專家阿里斯坦貝克(Aizada Arystanbek)說道:「在哈薩克,人們的穿著、行為都會受到大眾嚴格的檢視。某種程度上來說,人們不時就會產生這樣的想法:『這是哈薩克人該做的事嗎?』」

你很「Ninety One」!

更糟糕的是,不久後「Ninety One」就變成一個用來貶低喜好華麗穿著者的貶義詞。「我們聽過有些被指責穿著打扮很『Ninety One』的人被當街毆打的故事,」貝德爾漢說道:「我自己甚至曾親眼目睹過。」

當初出道的時候,Ninety One成員顏色鮮艷、華麗的服飾並不受哈薩克大眾歡迎,一度影響他們的演出機會。

從城市年輕人開始

所幸,當時Ninety One並沒有因此分崩離析,而他們的音樂也從城市裡的年輕人開始,漸漸地為人們所接受。民族音樂學家蘭西爾指出,居住在城市裡的年輕人本來就對K-pop不陌生是一大關鍵,Ninety One出現後,城市裡的年輕人們便有機會享受一個合口味的本土樂團的音樂。

隨著Ninety One在哈薩克的知名度水漲船高,哈薩克周遭的國家,像是亞塞拜然、土庫曼、吉爾吉斯、土耳其等,也紛紛出現了Ninety One的粉絲,而哈薩克國內則出現越來越多Q-pop樂團。

2019年,Ninety One甚至前往K-pop的發源地南韓,與當地的粉絲見面,並受邀參與綜藝節目,與南韓的女子樂團Mamamoo同台演出

從K-pop跳槽Q-pop

住在科威特的印度人杜薩(Kalina D'Souza)最開始其實是個K-pop粉絲,但隨著她一步步深入了解Q-pop,如今她已經「跳槽」成一個Q-pop粉絲。「Q-pop雖然和K-pop很像,但你可以聽得出歌手們投入大量心血在他們的音樂作品上,加入了一些Q-pop才有的獨特概念。」杜薩說道。

將「陰柔男孩」的特質帶入哈薩克

除了帶起全新的音樂風潮,Ninety One成員展現出的陰柔特質,無形中也撼動了哈薩克民眾對於性別的既定印象。

新加坡國立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因薩巴耶娃(Sabina Insabayeva)說道:「Ninety One將陰柔男性的文化帶入哈薩克,他們並沒有試圖透過外表來讓自己顯得非常陽剛或是展現自己的男子氣慨。而他們也是最早一批在MV中呈現男性陰柔一面的樂團。」

「從Ninety One可以吸引上千人到他們的演唱會這點來看,今日的哈薩克已經更能接受不特別強調陽剛、霸氣的男子氣慨了。」

蘭西爾認為,短短幾年內便要斷言Ninety One改變了哈薩克民眾的觀念還為時尚早,但無庸置疑的是,Ninety One確實向哈薩克民眾展現不一樣的男性特質。

推廣哈薩克語就交給......Q-pop?

最有趣的是,這股Q-pop風潮還意外幫了哈薩克政府一把,它讓人們越來越願意學習、使用以拉丁字母為基礎設計出的哈薩克語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K-pop專家李奎太(Lee Gyu-tag,音譯)指出,這也是Q-pop和K-pop最大的不同之處。他說:「Q-pop有時也被視為建立哈薩克民族文化的工具之一;K-pop則更像由私人企業主導的文化產品。」

開啟討論的契機

不過,在民族音樂專家蘭西爾的眼裡,現在要說Ninety One和Q-pop扭轉了哈薩克人的性別觀念還為時尚早,畢竟性別觀念的改變需要長時間的觀察才能驗證,而且哈薩克國內也依然還有人不太滿意Ninety One的穿著。

「雖然我不認為Ninety One徹底改變了哈薩克人的性別刻板觀念,但他們的穿著打扮、行為舉止,肯定帶來了一定程度的衝擊。」

「Ninety One呈現了哈薩克男性在行為、外貌上的另一種可能,也就此開啟了討論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