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緊急狀態!哈薩克能源價格飛漲 民間示威遭強力鎮壓

在全國各地因能源價格上漲引發抗議後,哈薩克總統於周三宣布該國兩大動亂地區進入緊急狀態……

文章插圖

取消定價上限 價格一夕暴漲引動亂

哈薩克於1月1日取消液化石油氣的價格上限後,價格一夕翻漲。有鑑於液化石油氣是大多數當地汽車使用的燃料,失控的燃料價格導致民眾紛紛上街發動示威。從哈薩克西部石油重鎮扎瑙津(Zhanaozen)開始,抗議行動在全國遍地開花,甚至逐漸演變成暴力衝突。

阿拉木圖局勢混亂 警民爆發衝突

動亂在哈薩克第一大城阿拉木圖(Almaty)尤其嚴重,商店和餐館的窗戶被砸碎,甚至有警車遭到縱火。從網路上流出的影片可以看到,阿拉木圖市中心聚集了防暴警察和眾多人群,估計有超過5,000人在場。據報導,在民眾拒絕解散後,警方使用了閃光彈和催淚瓦斯等強硬手段試圖驅離人群。

周三(5),哈薩克總統托卡葉夫(Kassym-Jomart Tokayev)宣布阿拉木圖及西部的曼吉斯套州(Mangystau)進入緊急狀態。同時,總理馬明(Askar Mamin)也因騷亂而選擇辭職,托卡葉夫隨後任命第一副總理斯邁洛夫(Alikhan Smailov)出任代理總理。

從阿拉木圖民眾拍攝的影片中,可以看到警方接連發射數枚閃光彈。

文章插圖

為什麼需要電子交易?

液化石油氣的價格上漲,起因於三年前的國家政策。2019年,哈薩克推動改用電子交易平台(ETP)買賣液化石油氣,並實施為期三年的過渡期,逐步減少對液化石油氣的補貼,使其價格由國家控制慢慢轉為市場決定。

早期,哈薩克液化石油氣的售價受國家監管,價格甚至會低於生產成本,迫使廠商得賠本出售、生產意願也相當低落,液化石油氣短缺的狀況更是時有所聞。此外,低廉的液化石油氣往往也成為誘人的黑市商品,被不肖業者走私到周遭售價較高的國家出售,如:俄羅斯或吉爾吉斯。

因此對於生產、銷售液化石油氣的廠商而言,哈薩克政府放手讓液化石油氣價格回歸市場機制是一大利多,將有助於它們翻新老舊設備,哈薩克越來越頻繁的液化石油氣短缺問題也能得到改善。

文章插圖

三年期滿 液化石油氣價格一飛衝天

今年1月,三年期滿,哈薩克政府完全取消液化石油氣的價格上限,並交由電子交易平台根據市場供需情況來定價。這導致短短幾天內,哈薩克西部曼吉斯套地區液化石油氣的價格,迅速從每公升60坦吉(折台幣3.81元)漲價到每公升120坦吉(折台幣7.62元),整整翻了一倍。

這令住在哈薩克西部的民眾苦不堪言,因為這裡雖然石化資源豐富,但發展程度卻遠不如首都努爾蘇丹(Nur Sultan)和商業大城阿拉木圖,食物與民生物資必須長途運輸。因此,任何成本的提高都會影響自COVID-19疫情以來已大幅上漲的物價,加上這裡使用燃氣汽車的比率比其他地區高,約有70-90%的車輛以液化石油氣做燃料,居民們對價格上漲的不滿也更為強烈。

文章插圖

加油站擅自哄抬也是原因

不過,針對此次事件,哈薩克的官員們則表示,轉由電子交易、市場定價不是價格飛漲的唯一因素,哈薩克能源部長穆爾扎哈利耶夫(Magzum Mirzagaliyev)就指責曼吉斯套地區的加油站操縱價格,擅自加價25-50%,明顯「高於正常」,目前反壟斷機構正介入調查。

為平息眾怒 政策回到原點

在官員點出問題之後,曼吉斯套地區的加油站也馬上做出回應,在1月3日迅速將液化石油氣的價格調降至每公升90坦吉(折台幣5.72元)。哈薩克總統托卡葉夫4日晚間也於推特上表示,將恢復曼吉斯套州每公升50坦吉(折台幣3.18元)的價格上限,以確保國內局勢的穩定。

文章插圖

不只能源問題 長期的威權統治積怨已久

但如今看來,人民的抗議可能不僅僅是針對能源價格,更像傾洩長期累積的不滿。即使政府釋出善意穩定價格,抗議行動並未因此冷卻,民眾的抗議方向逐漸政治化,宣洩他們對暗中影響政局的前領導人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現任總統托卡葉夫的不滿。

在他們兩人的領導之下,哈薩克靠著豐富的天然資源賺取大量財富,卻積攢在少數人手中,平民多半仍過著艱苦的生活。阿拉木圖市中心一間家用品店的店長埃爾加利耶娃(Manshuk Ergaliyeva)就表示:「有了石油收入,我們本來可以過得像杜拜,但前提是它沒有被掠奪。」她認為民眾現在的行為是由於對哈薩克的腐敗感到失望。

統治權力一脈相承 人民絕望抗議

在抗爭中可以聽到民眾不斷大喊「老頭子滾」(old man out),這裡的老頭子指的正是納扎爾巴耶夫,他是哈薩克獨立後的第一位領導人,統治近30年,直到2019年才卸任。

卸任後,納扎爾巴耶夫由目前轉為幕後掌權,繼續影響著心腹,也就是哈薩克現任總統托卡葉夫,其影響力從2019年托卡葉夫一上任就將首都從阿斯塔納(Astana),直接改為納札爾耶夫的名字努爾蘇丹(Nursultan)中可見一斑。

托卡葉夫上任後也維持一貫的威權統治作風,期間雖有零星抗議行動,但往往遭到警方無情鎮壓。在此次的抗爭行動中,已有超過200人遭到警方拘留,政府也迅速發布了為期兩周的緊急狀態。

即便改變現狀的希望看似渺茫,但一位阿拉木圖市的居民仍表示:「也許抗議行動無法影響最終的價格,但這件事很重要,它傳達了人們有多絕望。」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