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自由還是要安全? 法國數千人反對國家「緊急狀態」

12號的時候,法國當地有數千人因為反對政府繼續維持國家緊急狀態,侵犯公民自由,因此走上街抗議。

文章插圖

我們不要「緊急狀態」!

數千人在周六(12)這天齊聚巴黎,譴責法國政府為了打擊恐怖份子推動的「緊急狀態法」。參加示威的人,從無政府主義者到沒有註冊的移民工人等各種人都有,他們都一樣擔心緊急狀態法會讓國家維安組織的權力有不必要的擴張。

2015年,巴黎市區在 11月13日晚間傳出多起恐怖攻擊消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攻擊巴黎造成 130人死亡。之後,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立即宣布法國進入緊急狀態。

緊急狀態有什麼好抗議的?

維基百科》介紹到,緊急狀態是指一個國家陷入或即將陷入危機,有可能會影響國家的發展及存亡,由國家元首使出超過平常法治範圍的特別措施。現在多數先進國家會將權力下放至國會,讓國會通過實施緊急狀態,再由國家元首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根據危機程度的不同,所採取的緊急狀態辦法也不同。

緊急狀態時所採行的措施主要包含動員國家的公務員(包含警察及軍隊)、徵收派發國家的公共物品、發布政令、檢查訊問和搜索民宅等行為。碰到內戰時,會特別限制集會自由和組黨結盟等,因此緊急狀態和戒嚴的性質其實相當接近。

文章插圖

3百多人被軟禁

有了緊急狀態法的支持,法國政府發動了 3,400次突擊行動,突襲清真寺、住家和企業,也因此讓超過 300多人遭到軟禁。今年 2月,法國政府再次延長緊急狀態三個月,並表示「恐怖攻擊的危險性還是非常高」。

一名參加示威的人表示,政府用不公平的態度攻擊穆斯林,打擊異議份子,還假借他們是為了防止新一波恐怖攻擊才這麼做。

威脅公民自由

示威當天,左翼黨的科奎瑞(Eric Coquerel)帶著一群示威者站在示威人潮的最前面,他指責緊急狀態法不但沒有打擊恐怖主義,還威脅到公民自由,科奎瑞表示:「緊急狀態不能成為永久狀態,因為這其實是等於民眾必須放棄自己的權利。」

科奎瑞接著談到,有些恐怖份子嫌犯具有雙重國籍,法國政府打算去除這些嫌犯國籍的作法,也等於是在製造一個有階級高低的公民身份體制。

文章插圖

要整個族群為少數人負責

另一方面,穆斯林族群也持續譴責法國政府在恐怖攻擊之後實施的政策,他們認為政府的行動等於是要整個穆斯林族群為一小部分人的行動負責。

反伊斯蘭恐懼症集體組織(Collective Against Islamophobia)的勞亞提(Yasser Louati)認為,儘管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這些政策是有效的,法國政府還是堅持實施這些會帶來「反效果」的政策。

北非血統的法國公務員蘇菲(Sophie)擔心,緊急狀態法可能會讓穆斯林處境更艱難,蘇菲說:「我今天跟這群人站在同一陣線,這些人因為緊急狀態遭到不公平的對待。」

「雖然我出生在法國,我並不覺得我有受到跟所有人一樣的待遇。我認為穆斯林的處境有可能會變得更困難,我希望事情不會真的變成那樣。」

文章插圖

反「以色列」有錯嗎?

除了穆斯林,示威現場也有另一群支持巴勒斯坦的示威者,他們擔心法國制裁「反以色列組織」的行動,因此來到現場抗議。近來,法國打擊多個反以色列的民運組織,像是「抵制、撤資、制裁運動」(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s Movement,簡稱BDS運動)就遭到打擊。

根據《維基百科》,「BDS運動」是自 2005年起,由英國社會運動組織一項全球性的運動,目的是向以色列施壓,呼籲以色列政府停止占領巴勒斯坦國的領土,尊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的平等權益,並尊重居于海外的巴勒斯坦難民的回歸權。

從去年 10月開始,有超過 12名BDS運動的成員遭到法國法院審問或是被法院判決他們因為種族煽動「歧視、憎恨或暴力」等行動。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