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沒死」三年來,努力證明自己還活著的法國女人

by:阿雀
31007

有一天你收到一封信,上頭告訴你,你其實已經死了......

post title

2017年,里昂上訴法院寄了封信到普尚家中,說她本人「已經死亡」。圖為里昂法院大樓(Lyon Courthouse),上訴法院就位在其中。

Photo: Benoît Prieur

三年多來都沒辦法復活

自 2017年收到里昂上訴法院(Lyon court of appeals)的文件,宣告她已經過世後,58歲的法國女子普尚(Jeanne Pouchain)用了三年的時間,想證明自己還活著,卻怎麼樣也沒辦法成功。

所有證件都被註銷

因為「已經死亡」,普尚的所有證件都無法再使用,她不能去雜貨店買東西,因為可能會被要求出示身分證明;她也不能開車,不然被攔查時沒辦法提供駕照;她還失去了健康保險和自己的社會安全號碼,銀行戶頭也從此被凍結。

「我什麼也不是,」普尚說,覺得自己「像是活在一個惡夢裡」。

在「死亡」後,普尚的生活發生巨大的改變,處處受限,什麼也不能做。

就算醫生說她活跳跳也沒用

事情剛發生時,普尚的律師想得很簡單,只要去找醫生開立證明,表示她還活著就可以了吧?然而,普尚的死亡是被官方裁定的,醫生的證明並不足以推翻這項判決。

但是,話說回來,既然證明她活著的文件沒用,那麼那份證明她死亡的死亡證明呢——且慢,事實上,根本就也沒有普尚的死亡證明啊!

所以這個持續了至少三年的大烏龍到底是從哪邊出了錯?

post title

在沒有身分的狀況下,連日常的開車都成為了普尚不能做的事情。圖僅為示意圖,而非當事人。

Photo: Samuel Foster

和前員工纏訟二十年

一切要回溯到二十年前。2000年,一名員工被普尚所經營的清潔公司解聘,她因此心生不滿並一狀告上法院,勞資法庭在 2004年裁定她可以獲得 14,000歐元(折合新台幣約 47萬)的賠償金,但該判決是針對公司,而非普尚本人,所以普尚一直沒有付款,法院也無從強制執行。

於是 2009年,前員工改為控告普尚本人,不過法院當時並沒有受理這個案件;一直到了 2016年,該員工以「普尚已經死掉了」為由,狀告普尚的丈夫和兒子,要身為法定繼承人的他們代為付錢——結果法院還真的就採信了這個說法,並裁定普尚的狀態為已死亡。

儘管普尚本人表示,她和她的家人根本沒有收到法院的傳票,也對這項判決完全不知情,但無論如何,在 2017年的時候,向法定繼承人追討賠償的信件,就這麼寄到了普尚家中。

普尚和前員工纏訟多年不休,最後還導致了她在「法律上」的死亡。

「是她偽造了我的死亡」

在接受採訪時,普尚指控一定是前員工假造了她的死亡證據,好讓她的丈夫和兒子繼承賠償責任、幫忙還款。

「這真是個瘋狂的故事,」普尚的律師寇米爾(Sylvain Cormier)說,「原告在沒有死亡證明的情況下宣稱普尚女士已經過世,大家竟然都相信她——而且沒有任何人對此進行確認。」

前員工的律師則反控普尚,認為是普尚自己偽造了自己的死亡,並靠假死躲避在法律上的賠償責任,但普尚本人駁斥這個說法。

或許會帶來希望的聽證會

普尚的律師目前已向法院提起申訴,希望能進行聽證會,好當場秀出普尚本人。

「最重要的事情是證明我還活著,證明我存在,我想要政府把我的身分還給我。」普尚在受訪時如此表示。

「這是復原我人生的最後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