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不該有國界 醫界籲停止「疫苗國族主義」

by:阿雀
3467

當許多國家大量購買疫苗,甚至擁有超出其人口數倍的疫苗數量時,世界上還有許多角落,連個位數量的疫苗都沒有......

post title

「如果你打過疫苗,就舉起你的手吧!」但慢著,能舉起手的國家,其實很有限。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個英國人可以打五劑疫苗

根據《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報導,英國目前已經購買了 3.4億劑疫苗,對照其約莫 3,400萬的人口,平均一人可以打五劑;美國則更多,預訂了六種疫苗共 8億劑。

將雞蛋分散在不同的籃子裡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這兩個國家都買了過多的疫苗,但事實上這些訂單有部分是疫苗仍在臨床試驗階段時就預訂的,當時政府並不能確定哪些有用,於是只好將那些看起來有可能成功的都買下來。

根據《半島電視台》評論,其實以現在的結果來看,這樣大肆購買疫苗的舉動被證明了是個好主意,例如在疫情嚴峻的英國,至少數百萬的高危險群跟第一線醫療人員,都已施打了第一劑的輝瑞(Pfizer)或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疫苗。

post title

根據統計,佔人口少數的富裕國家,其實佔據了過半的疫苗,造成醫療資源分配不均。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世界人口的16%,可用疫苗的60%

另一方面,根據英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統計,目前可供使用的疫苗的 60%都被富裕國家買走,可是他們的人口只佔全世界的 16%。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幹事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則指出,直到今年 1月的中旬,只有幾內亞率先其他低收入國家,使用了 25劑疫苗;但另一方面,卻已經有 3,900萬劑疫苗在 49個高收入國家被施打。

針對這個狀況,譚德塞表達了他的憂慮:「富裕國家裡健康的年輕人,比窮困國家中的醫護人員和老人還要早接種疫苗,這樣是不對的。」

必須預防「疫苗國族主義」

事實上,譚德塞於去年的八月中旬,就曾向會員國表示「我們必須預防『疫苗國族主義』(vaccine nationalism)」,他說:「雖然國家的領導人們都想優先保護自己的國民,但針對這個傳染病,我們必須要團結。」

post title

一旦病毒變種到疫苗無法對其產生反應,就會造成更大的公衛災難。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只是貧窮國家的問題

沒有疫苗可以施打,並不只是貧窮國家自身所面對的困境。如果只有富裕的國家擁有疫苗,那麼病毒就會繼續在沒有受到疫苗保護的地方肆虐。

只要越多人感染,就有越多的病毒可能會變種——最後更無可避免地會出現「逃逸」的病毒。

「逃逸」的病毒

一旦出現這樣的病毒,疫苗裡的免疫機制將會沒辦法對其產生效果,也就不再能夠預防重症的發生。

另一方面,專家們也不確定現行的疫苗到底能不能停止病毒的傳播,目前只知道疫苗能夠較快速地引起人體的免疫反應,從而使感染症狀減輕甚至復原。

這意味著病毒待在人體裡的時間會變短,因此,有機會變異成變種病毒的時間也就跟著減少。

post title

國際愛滋基金會的執行長戈爾德認為,不要再讓醫療資源不均的歷史悲劇再次重演。

路透社/達志影像

疫苗國族主義短視近利

所以,從公衛專家們的角度看來,各個大國爭相搶購疫苗的行為是非常沒有遠見的。國際愛滋基金會(National AIDS Trust)的執行長戈爾德(Deborah Gold)就以當年愛滋病的例子為證,呼籲大家不要再舊事重演。

醫療資源不平均的災難

1990年代中期,醫學專家們終於找到了對抗愛滋病的方法「抗反轉錄病毒療法(ART)」,在藥物剛發明出來的前十年,ART拯救了數百萬人的性命,即使是重症患者,也能在數周內成功控制病情。

但是,這樣的奇蹟卻沒有跟著發生在非洲。因為藥價對貧窮國家們來說過於昂貴,疫情於是一直無法獲得控制,最後,死亡人數的頂點竟是落在 2004至2005年——ART發明的近十年之後。

國際愛滋基金會的執行長戈爾德認為這件事「令人羞恥且遺憾」,她表示,這樣的災難只有在全球醫療資源不平均的狀況下才有可能發生。

post title

COVAX機制的建立是為了讓對抗COVID-19(武漢肺炎)的醫療資源普及。

路透社/達志影像

COVAX:疫苗普及機制

為了避免疫苗只集中在少數國家,去年四月,WHO、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和流行病預防創新聯盟(CEPI)建立了COVAX疫苗普及機制,目的在讓COVID-19(武漢肺炎)的診斷、治療和疫苗都能在全世界普及。

目前有超過 170個國家簽署COVAX,包括英國和中國。

即使簽署也效果有限

雖然許多國家都已參與COVAX計畫,但各國政府依舊處在必須確保國民疫苗劑量的壓力下,因此有的國家還是選擇略過COVAX,逕自和藥廠進行了雙邊協議,以確保在疫苗出現短缺時,他們仍然可以獲得一定的劑量——於是就演變成了現在的結果:在一月下旬,只有極少量疫苗被運用在低收入國家中。

只有大家安全,你才安全

國際愛滋基金會的執行長戈爾德表示:「讓我們別在未來對這種錯誤感到後悔吧,現在改變還不算太遲。」


◆ 上線時間:2021/02/18
◆ 增修時間:2021/02/18 更新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