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惡魔崇拜 賽普勒斯教會要求撤換歐洲歌唱大賽歌曲

by:山謬
3477

事隔整整一年後,歐洲歌唱大賽終於要再度開唱,但比賽結果還沒出爐,賽普勒斯國內兩派人馬就為了到底要不要選擇《惡魔》做為今年的參賽曲而吵得不可開交......

post title

時隔一年後,歐洲歌唱大賽終於要重新開賽,但近來地中海小國賽普勒斯卻為了「選曲」一事而吵得不可開交。

Newscom/達志影像

歐洲歌唱大賽回來了!

睽違一整年後,去年受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而停辦的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總算將於今年 5月重新於荷蘭大港鹿特丹(Rotterdam)開唱。而最近,各國也紛紛公佈參賽曲,準備一舉抱回今年的冠軍獎盃。

然而,位於地中海的小國賽普勒斯(Cyprus),卻在賽普勒斯廣播公司(Cyprus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CyBC)宣布將推派希臘裔女歌手薩格里努(Elena Tsagrinou)和她的作品《惡魔》(El Diablo)作為今年的參賽曲後,引發東正教會、信徒們的批評,甚至要求CyBC撤換曲目。

賽普勒斯參賽曲:《惡魔》

《惡魔》一曲描繪了一名陷入痛苦愛情的女性,奮力擺脫這份關係的故事。在歌曲中,這名女性以「惡魔」代指她那糟糕的伴侶,因此歌曲中處處可見「惡魔」一詞,像是:「我將我的心交給惡魔......,因為他告訴我,我就是他眼中的天使。」

但在賽普勒斯教會的眼中,這首「邪氣滿滿」的歌曲卻形同提倡惡魔崇拜,自然不能讓它成為代表賽普勒斯出賽的曲目。

今年,歌手薩格里努的作品《惡魔》獲選成為代表賽普勒斯出征歐洲歌唱大賽的曲目,沒想到卻在賽普勒斯國內引發巨大紛爭。

教會:違反賽普勒斯民眾價值觀

周二(2),東正教賽普勒斯教會的決策機關神聖宗教會議(Holy Synod)發表了一份聲明,聲稱《惡魔》的歌詞充滿挑釁意味、令人無法接受,而且歌曲大半部分都在提倡、鼓勵惡魔崇拜,歌曲的意涵更是有違賽普勒斯人民的價值觀,因而呼籲CyBC盡速換曲。

網路連署要求換曲

事實上,有類似想法的也不只賽普勒斯教會高層而已,目前網路上已經出現一份獲得超過 1萬6,500人支持的連署,都和教會站在同一陣線;有些反對者更身體力行,親自打電話到CyBC威脅要放火燒了大樓,或是直接闖入CyBC的辦公大樓,對著幾名倒楣的員工大吼大叫。

post title

在CyBC的總部,自它們公布今年歐洲歌唱大賽的參賽曲後,便陸續有激烈的反對民眾威脅要縱火、甚至擅闖CyBC總部,要求它們改提名其他歌曲參賽。

路透社/達志影像

CyBC:沒有撤換曲目的計畫

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反對聲浪,CyBC的董事長弗蘭戈斯(Andreas Frangos)也親上火線,宣布CyBC目前沒有任何要撤換《惡魔》一曲的計畫。同時,CyBC官方也發布聲明,再三向外界解釋「惡魔」一詞只是歌曲採用的比喻,堅持「任何多餘的解釋都與這首歌的含意無關」。

「對任何處在與歌曲女主角處境類似的人而言,這首歌都是很大的鼓勵,也應該得到人們的掌聲。」

post title

在賽普勒斯教會的施壓下,最後連政府都被捲入這場換曲爭議中。圖為去年 11月23日,賽普勒斯教會的領導人克里斯托莫斯二世大主教(Chrysostomos II,右),正在主持神聖宗教會議。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政府也被捲入

到最後,就連賽普勒斯政府也被捲入這場換曲紛爭中,被教會點名必須出面、施壓CyBC撤換曲目。

然而,賽普勒斯總統發言人帕帕多普洛斯(Viktoras Papadopoulos)僅出面表示政府「完全尊重反對讓《惡魔》代表賽普勒斯參賽者的意見」,但亦強調「政府充分尊重原作者的創作及藝術自由,外界也不該光憑歌曲的名稱,便對歌曲的內容斷章取義。」

歌手:《惡魔》是充滿寓意的歌

至於處在爭議中心的歌手薩格里努又是怎麼看呢?薩格里努強調,她和合作夥伴們的目的始終都是「在歐洲歌唱大賽中,拿出對得起賽普勒斯的表現」,至於引發廣大爭議的《惡魔》,本身是首充滿寓意的歌曲,「描述了一名女性努力擺脫痛苦關係的故事,藉此向聽眾傳達有力的訊息」。

「音樂是要團結眾人,而不是要分化我們。」她最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