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滑:為什麼人們手機滑不停?

by:山謬
5663

打從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人們被封鎖令給關在家裡後,很多人發現自己滑手機的時間在短時間內暴增,常常沉浸在一條又一條的負面資訊裡停不下來......人們到底怎麼了?

post title

自從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各國政府紛紛下達封鎖令後,不少人發現自己似乎落入了不斷滑手機看新聞的無限循環中。

Newscom/達志影像

半夜滑呀滑

隨著時間越來越靠近午夜,現年 29歲的喜劇作家伯恩斯坦(Emily Bernstein)依舊在床上滑著手機瀏覽新聞,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對身為喜劇作家的她來說,雖然工作確實是她瀏覽新聞的理由,但她也漸漸意識到自己花在瀏覽新聞上的時間早已超出「工作所需」的範疇。

我幹嘛要一直滑手機?

「儘管我知道這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健康,但我還是發現自己到了晚上,就會躺在床上瀏覽不同新聞網站的新聞......所以我到底在幹嘛?」伯恩斯坦質問自己道。

受困「末日之滑」的人們

很快地,伯恩斯坦發現自己不是唯一一個飽受「末日之滑」(doomscrolling,暫譯)所苦的人。自從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末日之滑」已經成為一個全球性的現象,甚至在 2020年的牛津英文辭典年度代表字彙裡佔有一席之地。

post title

面對來勢洶洶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威脅,各種被大腦判定為「與生存密切相關」的訊息成功擄獲人們的注意力,讓人們不自覺地花費大量時間、注意力在關注這些消息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8年就出現

「doomscrolling」特別指人們毫無節制地滑著一條又一條負面新聞的現象,但它並非 2020年的新產物,而是早在 2018年就已經出現,卻直到 2020年許多人被封鎖在家,發現自己不斷滑著手機後才爆紅。伯恩斯坦形容doomscrolling的感覺「就像是目不轉睛地盯著車禍事故的現場一般」。

關乎生存該注意

美國喬治亞大學(University of Georgia)遊戲和虛擬環境實驗室(Games and Virtual Environments Lab)主任安善珠(Sun Joo Ahn,音譯)博士解釋道,「末日之滑」其實與人們隨時都在搜集資訊以利做判斷的本能有關,而最近這一年來各種負面訊息更是因為它們被大腦判定為「與生存密切相關」,這才讓人的注意力不自覺地被吸引過去。

「這也是為何人們傾向關注負面事物多過正面事物的原因,」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的臨床心理學家麥諾頓-卡西爾(Mary McNaughton-Cassill)表示:「我們不停在探尋危險的事物。」

post title

在專業人士的包裝和演算法的合作下,人們很容易就沉浸在一條又一條的負面資訊中而不自知。

Photo: o Schwarz | @purzlbaum

巧手包裝搭配演算法

不只如此,這一條條負面新聞又經過媒體們的巧手包裝,很容易就觸發大腦中兩種與求生最相關的情緒——恐懼、憤怒,導致人們一旦點開第一條負面新聞,接著往往會不自覺地繼續點閱一條條的系統推薦新聞,讓演算法誤以為這就是人們正在尋找的新聞類型,進而推薦更多類似的新聞,讓人們陷入「末日之滑」的漩渦中。

越滑越焦慮

在這種幾乎毫無止境的循環裡,人們的心理健康自然也很容易隨之走下坡。去年 3月,美國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的一組研究人員發現,當大學生們使用手機的時間越長,就越容易遇上焦慮、沮喪等問題;去年另一份在德國進行的研究也發現,人們自媒體接收到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相資訊,很可能是導致焦慮或其他心理問題的一個重要因素。

post title

專家們表示,「記錄自己究竟滑手機滑了多久」,是改善「末日之滑」現象的第一步。

美聯社/達志影像

如何終結「末日之滑」?

在人們逐漸意識到「末日之滑」對健康的影響後,專家們也紛紛從各自的角度出發,提供人們一些擺脫「末日之滑」漩渦的建議:

記錄每天滑多少時間

美國加州的媒體心理學研究中心(Media Psychology Research Center)主任拉特利奇(Pamela Rutledge)建議,記錄自己究竟花了多少時間在滑手機上是解決「末日之滑」問題的第一步。

拉特利奇解釋,這個行為就好比打算節食的人開始記錄自己每天的飲食一樣,唯有弄清楚詳細情況,才有一步步改變它的機會。

安裝限制滑手機時間的應用程式

《華盛頓郵報》的編輯菲茨傑拉德(Sunny Fitzgerald)則建議,在人們有了紀錄之後,可以透過追蹤、限制螢幕時間的手機App,漸漸降低自己滑手機的時間,又或者是請伴侶從旁提醒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post title

雖然各種防疫措施讓人們與朋友見面、互動的方法加上許多限制,但成癮治療中心的主任普雷斯納依舊建議民眾,在可行的範圍內還是該找機會與朋友聚一聚。

美聯社/達志影像

重新訓練演算法

除此之外,菲茨傑拉德還建議人們可以試著「重新訓練演算法」,透過有意識地點擊自己真正有興趣的新聞,讓演算法得知人們真正有興趣的資訊,而非接連推薦一則又一則的負面資訊。

放下手機

當然,「放下手機」還是解決手機滑不停最直接又有效的方法。美國成癮治療中心「計畫康復」(Plan Your Recovery)主任普雷斯納(Ned Presnall)建議民眾可以趁著出門買雜物的時候把手機留在家,或是安排時間和好友們見個面,這些都能幫助人們擺脫「末日之滑」現象。

「當人們在玩樂、講笑話和大笑的時候,大腦就會產生一種『一切都很好』的想法......,畢竟如果人們想要保持心理健康,就需要花點時間玩樂並享受生活中的美好事物。」

開始做才有機會

在開始擺脫「末日之滑」計畫後,喜劇作家伯恩斯坦坦言這並不容易,她說:「我認為講『有一天COVID-19(武漢肺炎)會徹底過去、我從此不會再一直滑手機』這種話一點都不實際。」

「我確實相信情況會改善,但我同時也意識到——我得花心思在上頭,才有機會改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