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不會怎麼唱自己的歌:澳洲攝政垂蜜鳥的危機

by:阿雀
7084

棲息在澳洲東南部,特有種「攝政垂蜜鳥」曾經數量十分充足,但近年來卻急遽減少,除了環境變化以外,牠們「不會」唱自己的歌,也是加速絕種危機的原因之一......

post title

攝政垂蜜鳥以花蜜為食,並隨著尤加利樹的花季四處遷徙。

Photo: Derek Keats

全世界只剩下300隻

在澳洲東南方,昆士蘭州(Queensland)的中部沿岸以及南澳州(South Australia)的首府阿得雷德(Adelaide),曾經棲息著大量的特有種鳴禽「攝政垂蜜鳥」(regent honeyeater,學名為:Anthochaera phrygia),牠們因為以花蜜為食,會在這片廣大的陸地上隨著尤加利樹的花季四處遷徙。

而直到 1950年代左右,攝政垂蜜鳥的存在都還非常普遍,可是隨著人類發展所造成的棲息地破壞,牠們的數量開始急遽下跌,現在僅僅只剩下 300隻左右,被列為極危物種,目前幾乎只能在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的藍山(Blue Mountains)和北部高地(Northern Tablelands)看見牠們的身影。

post title

目前在藍山還能見到野生攝政垂蜜鳥的蹤跡。

Photo: nasir khan

大海撈針找小鳥

在澳洲首都坎培拉(Canberra),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瀕危鳥類研究團(Difficult Bird Research Group)就打算要研究如此珍稀的攝政垂蜜鳥。

但根據研究團內的博士克拉特斯(Ross Crates)表示,甚至不用進到研究階段,光要找到野生的鳥兒就已經費盡了他們的心思,因為攝政垂蜜鳥的數量跟棲息地範圍實在不成比例:「牠們實在太稀少,可能的棲息地又實在太大——大概是英國國土的十倍大。我們簡直就像是在大海撈針。」

因此,研究團可以說是經歷了一段艱辛的尋找過程,但在找到野生的攝政垂蜜鳥後,他們卻又發現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有些鳥竟然「唱著很奇怪的歌」。克拉特斯博士回憶道,那根本不是他們所知的攝政垂蜜鳥叫聲:「牠們聽起來不像攝政垂蜜鳥,反而像是其他品種的鳥。」

post title

照片中的是母攝政垂蜜鳥,牠正站在尤加利樹上頭。

Photo: Friends Chiltern Mt Pilot NP

透過模仿學習怎麼鳴叫

要解釋叫聲不同的問題,則必須先回顧「鳴禽」(songbird)學習鳴叫的方式。就像人類學習語言一樣,鳴禽的叫聲不是天生的,而是透過後天的方式,模仿其他成年鳥類的聲音。

至於攝政垂蜜鳥,因為成年公鳥會在巢內盡量保持安靜,以避免打擾到幼鳥,所以幼鳥必須一直到離巢後,才能從其他成年公鳥那邊學習要怎麼唱歌。

「當年輕的鳴禽離開原本的鳥巢,並進入野生的花花世界時,牠們需要和其他比較年長的鳴禽互動,如此一來牠們就可以透過聽其他鳥的鳴唱,去漸漸學習自己該如何叫。」克拉特斯博士說。

鳥太少、地太大

然而,在失去 90%的棲地,數量也急遽下降到僅剩 300隻的現況下,年輕的公攝政垂蜜鳥如今很難遇上同類的其他成年公鳥,也因此很難從牠們的口中學習如何唱歌,克拉特斯博士表示:「所以牠們最後學到的,是其他鳥類的叫聲。」

「牠們沒有機會可以和其他同種的鳥共處,並學會牠們本來應該要學會的叫聲方式。」

在《衛報》所釋出的影片一開頭,可以聽到正常的攝政垂蜜鳥叫聲,後面則有像是其他品種的不尋常叫聲。

12%的攝政垂蜜鳥「唱錯歌」

其實鳴禽「唱錯歌」並不是件罕見的事,之前就有少數個案發生,可是這次攝政垂蜜鳥的狀況卻是前所未見的,因為根據專家的研究估算,目前有高達 12%的攝政垂蜜鳥唱著別的鳥類的歌。

英國曼徹斯特都會大學(Manchester Metropolitan University)的動物交流專家佐林格(Sue Anne Zollinger)博士就認為,這項發現證明了鳴禽有多需要透過聆聽的方式去學習叫聲:「這就跟人類小孩需要在小時候就接觸豐富的語言經驗,說話才能如成人般流利一樣。」

「這項研究顯示,破壞性的數量下降以及棲息地的破碎化可能會對這個學習過程造成多大的影響,而這卻又是鳴禽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母鳥會不想跟牠們交配

所以,如果「唱錯歌」會發生任何問題嗎?答案是會,因為如此一來,這些年輕的攝政垂蜜鳥可能就很難吸引到母鳥,長久以來或許會造成攝政鳴禽鳥的繁衍問題更加嚴重。

於是研究人員們決定:要用錄音的方式「教」攝政垂蜜鳥怎麼唱歌。

post title

目前專家已經能夠以圈養的方式繁殖出攝政垂蜜鳥。

Photo: Mark Gillow

錄音學習怎麼唱歌

事實上,復育攝政垂蜜鳥的計畫在此之前早就展開,例如塔隆加保育協會(Taronga Conservation Society)就已經靠圈養的方式繁殖出許多攝政垂蜜鳥,並預計要每隔幾年就將牠們放生到野生環境。

可是其中的潛藏問題在於,當籠內的年輕公鳥要學習叫聲時,牠們的來源也是來自於同樣住在籠內的其他年長公鳥——也就是說,當牠們被野放之後,牠們的「歌聲」可能也無法被外頭的母鳥所理解。

因此,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克拉特斯博士和他的研究夥伴,目前就引進了新錄音,想要放給這些被圈養的鳥兒聽,而這份錄音檔便是來自於他們之前捕獲到的兩隻野生攝政垂蜜鳥。

「但如果那些公鳥都唱一些怪歌,母鳥可能不會想要跟牠們交配。所以我們希望,當牠們聽到那些正確的歌之後,牠們能夠自己學會怎麼唱。」克拉特斯說。

希望創造最佳繁衍機會

塔隆加保育協會的鳥類部門負責人希爾斯(Michael Shiels)則表示,飼育員會盡一切努力,讓鳥在被放生之後能夠獲得最佳的繁衍機會。

「當牠們唱歌唱得更好時,表現會不會更好?這是可能的,」希爾斯說:「攝政垂蜜鳥的育種計畫已經非常成功了,但我們會確保自己在做對的事,而且不會造成任何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