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當作沒看到 亞裔仇恨犯罪潮延燒

by:徽徽
3548

從去年疫情延燒以來,「來自中國的病毒」讓住在歐美國家的亞裔人士長久以來遭受種族歧視的情況加劇;而在美國亞特蘭大按摩店槍案後,國際社會再也無法無視亞裔民眾面臨的困境......

post title

在周日(21)於美國華盛頓特區舉辦的示威活動中,反對亞裔仇恨犯罪的民眾上街抗議,要整個社會停止仇視亞裔。

歐新社/達志影像

亞特蘭大按摩院槍案

2021年3月16日下午4點54分,一輛現代休旅車停在位於美國亞特蘭大郊區阿克沃思市(Acworth)的楊氏亞洲按摩院。當天稍早,今年 21歲的白人兇嫌朗(Robert Aaron Long)才走進槍店買了配有 9公釐子彈的槍枝。

在進入楊氏亞洲按摩院後,這名白人男子開始大開殺戒,導致 4人死亡;一個小時後,警方接到了一通來自黃金SPA按摩院的求救電話,這間按摩院位於亞特蘭大的東北方,離楊氏亞洲按摩院大約 48公里遠。

然而,等到警方趕到黃金SPA按摩院時,已經有 3名女子倒地死亡;正當警方在調查現場時,位於黃金SPA按摩院對面的芳療SPA按摩院傳來槍響,1名女性遭到射殺。

六名亞裔女性死亡

在遇害的 8名死者中,有 6名是亞裔女性,這點敲響了人們對兇嫌針對亞裔執行仇恨犯罪的警鈴,更讓歧視亞裔風波達到高峰。

post title

在遭到攻擊的楊氏亞洲按摩院前,可以看到民眾放置的悼念花束和蠟燭。其中,畫面中正在點蠟燭的女子是死者的女兒。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圖為犯下亞特蘭大按摩院槍案的兇嫌朗,他否認犯案動機是基於仇視亞裔。

歐新社/達志影像

兇嫌否認仇視亞裔

在警方逮捕兇嫌後,警方發言人貝克(Jay Baker)向媒體強調,嫌犯否認他的行動是基於仇視亞裔,他堅稱自己是為了消除性成癮的誘惑。

緊接著,貝克繼續描述兇嫌犯案時的精神狀態,他說:「他已經受夠了,他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對他來說,昨天(犯案當天)真的是糟糕的一天,然後他就這麼做了。」

淡化仇視亞裔惹議

《衛報》提到,對於貝克輕描淡寫嫌犯的精神狀態、將仇視亞裔和厭女淡化成「遇到糟糕的一天」,立刻引起亞裔社群的反彈。

美國亞太裔女性論壇執行董事喬摩羅(Sung Yeon Choimorrow)表示:「每次遇到類似事件都會出現消極的回應,像是『這不是種族歧視』、『這不是出於種族的原因』、『亞裔美國人不會因為他們的種族而遭到騷擾』等等。」

「這些全都不是事實。」

鼓勵購買中國病毒T恤

在警方發言人貝克的問題發言延燒之際,人們也發現他在Facebook的一篇貼文中鼓勵朋友去買印有「COVID-19──支那進口病毒」字樣的T恤。隨後,貝克遭到撤職,不再擔任按摩院槍案調查進度的發言人。

post title

在遭到攻擊的亞特蘭大黃金SPA按摩院前,亞裔民眾手持寫有「亞洲人不是病毒,種族主義才是」字樣的看板抗議。

歐新社/達志影像

網路瘋傳亞裔歧視迷因

其實諸如Telegram和4chan等平台都充斥著各種歧視亞裔的迷因和貼文。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今年一月在Telegram上有個以亞洲髒話為群組名稱的社團爆紅,一成立就吸引成千上百人加入,許多成員進入後便開始上傳誇大亞裔長相特徵的漫畫,還有亞裔吃狗肉的迷因、美軍在越戰時期對越南人施暴的圖片等等。

對COVID-19疫情的復仇

而在亞特蘭大按摩院槍案發生後,該社團辦了個投票問成員「會對近日針對亞裔民眾的攻擊感到害怕嗎?」結果有 84%的成員表示,這些暴力行動是對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正當復仇。

川普:中國病毒

相關言論在類似社群中甚囂塵上,不管是在Facebook還是Twitter上,都可以看到譴責中國散播COVID-19(武漢肺炎)的言論,並且搭配諸如「#滾回中國」、「#讓共產中國人付出代價」等的標籤。而在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J. Trump)稱病毒是「中國病毒」、COVID-19(武漢肺炎)是「功夫(感冒)」(Kung Flu)後,這類針對中國人、連帶影響亞裔民眾的言論越演越烈。

拜登:一塊對抗仇恨

對此,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說:「太多亞裔美國人走在街上時擔驚受怕,太多亞裔美國人每天早上起床時為自己和所愛之人的安危害怕。」

「他們被攻擊、被責怪、被當成代罪羔羊、被騷擾。他們遭到口頭攻擊、人身攻擊,以及殺害。身為美國人,有某些核心價值和信仰讓我們團結一心,其中之一就是站出來一塊對抗仇恨、對抗種族主義。」

post title

對生活在美國的亞裔民眾而言,遭遇到種族歧視是他們共同的生活經驗,尤其在疫情蔓延後更是有增無減。

歐新社/達志影像

可怕的老調新彈

對喬治亞州新科參議員、同屬亞裔的歐曉瑜(Michelle Au)而言,她在槍案發生的前一天才在亞特蘭大參議院講台上振臂疾呼,希望大眾正視亞裔遭到仇視的情形有多嚴重跟普遍。

「(仇視亞裔)可以說是老調新彈,而這是非常駭人的,」歐曉瑜提到,有亞裔學生在校園中被痛毆、有亞裔顧客在藥房購物時被噴灑消毒劑,還有去年四月,數間亞特蘭大的商店外牆出現了小熊維尼用筷子吃蝙蝠的銅雕。

歐曉瑜說:「我現在只希望大家能好好把我們當成社會的一份子,認識到我們需要幫助,我們需要保護,我們需要掌權者支持我們對抗仇恨。」

對種族歧視不陌生

根據統計,美國目前有超過 2,000萬名亞裔人口,他們的背景多元,以中國、印度、菲律賓、越南、南韓、日本等社群為大宗。雖然上述每一種社群都不一樣,但他們對於在美國遭到種族歧視這件事卻有共同的經驗,而這最早可以追溯到 1880年代的《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和二戰時期出現的日裔美人集中營

亞裔暴力事件激增30倍

除此之外,他們對於自己遭到騷擾、暴力對待卻沒人在乎、沒人願意聽他們說話一事也不陌生。

上個月,「停止仇視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Stop AAPI Hate)組織在全美做了一項調查,發現自從疫情開始蔓延之後,針對亞裔美國人的口語騷擾和肢體暴力事件高達 4,000件。然而,該組織表示這個數字只佔了實際數字的一小部分,即使如此,這個數字相較於前年同期來說成長了 30倍。

post title

周六(20)這天,成千上百人參加於亞特蘭大舉辦的反亞裔仇恨犯罪遊行,呼籲大眾停止仇視亞裔。

歐新社/達志影像

沒有獲得回音的請求信

去年七月,加州民主黨眾議員劉雲平眼看針對亞裔的仇視事件越來越多,他特別去信給時任美國司法部長的巴爾(Bill Barr),希望他能夠「有力地譴責反亞裔偏見」。

在信中,劉雲平寫道:「亞裔美國人社群面臨的危險非常真實,並且值得我們的政府一個強而有力又具體的回應。」然而,這封信一直沒有獲得當局回應。

亞裔美國人的轉捩點

類似的呼籲也一再出現在喬治亞州參議員歐曉瑜的發言中。在亞特蘭大按摩院槍擊案發生隔天,她再次來到參議院大聲疾呼,她說自己沒有預料到社會忽視亞裔仇恨犯罪這件事會這麼快發生血淋淋的教訓,她說:「過去一年裡,亞裔仇恨犯罪一直在累積,我們沒有理由認為喬治亞州可以倖免於此。」

歐曉瑜分析到,這起槍案將成為美國和亞裔美國人的轉捩點,讓大家正視亞裔美國人就像社會上其他弱勢族群一樣,會受到仇恨犯罪和種族歧視的影響。與此同時,亞裔美國人也必須接受只能靠自己自保,「我們開始發現沒有人會來救我們,除非我們開始發聲,要不然沒有人會注意到我們」。

三十多年來第一次 國會召開聽證會

在槍案發生的兩天後,美國國會也展開了針對反亞裔美國人偏見與暴力的聽證會,讓國會議員一塊來討論亞裔美國人在社會上遭到無視和種族歧視的困境,這也是三十多年來國會首次針對該議題進行辯論。

因此,數名亞裔美國人政治領袖把握機會替亞裔發聲,舉例來說,加州民主黨眾議員、負責「美國國會亞太裔議員同盟」(Congress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Caucus)的趙美心說:「我們知道這天會到來,亞裔美國人社群已經瀕臨一個令人無法忽視的危機點。」

post title

在疫情發生後,位於西班牙馬德里的亞裔店家紛紛拉下鐵門,遵守防疫封鎖令停止做生意。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只發生在美國 西方國家層出不窮

其實,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不只在美國越演越烈,從英國到澳洲等西方國家,類似犯罪事件也隨著疫情升溫而層出不窮。舉例來說,英國倫敦警察廳的數據顯示,從 2020年6月到9月之間,倫敦針對東亞裔民眾的仇恨犯罪事件超過 200件,相較前年同期增長了 96%。

英國亞裔講師遭痛毆

人在英國南部南安普敦大學教書的王鵬(Peng Wang,音譯)感同身受,今年 37歲的他在家附近慢跑時遭到暴力攻擊,兇嫌吐出各種充滿種族歧視的髒話辱罵他,並且叫他「中國病毒」,最後更將他痛毆進醫院。

在接受CNN訪問時,王鵬說:「他們的所作所為一點都不文明,在現代社會中這種事不應該發生,他們把我當作動物一樣。」

西班牙媒體不關心

今年 29歲,人在西班牙的亞裔記者蘇珊娜(Susana Ye,音譯)則說,當地針對亞裔的暴力事件變得越來越習以為常,西班牙媒體也不怎麼報導這類事件。

蘇珊娜說:「對許多人來說,亞裔遭到仇恨犯罪這樣的議題並不重要,因為許多記者並沒有設身處地,或是根本不認識亞裔社群中的成員。因此,他們沒有反種族主義的視角,他們也不了解除了自己以外的社群。」

除此之外,蘇珊娜提到那些遇到仇恨犯罪的亞裔受害者往往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一部分有可能是因為語言的隔閡,一部分是害怕被遣返。「我認為人們之所以會在口語和行動上攻擊我們,是因為他們覺得我們不會反抗,他們習慣我們保持低調。」蘇珊娜說。

現居馬德里的漫畫家吳泉舟(Quan Zhou Wu,音譯)則說,亞特蘭大按摩院槍案並沒有登上西班牙媒體的頭版,「對西班牙媒體來說,這起事件是一條非常、非常小的新聞,我們是被無視的」。

post title

圖為在巴黎接受訪問的法國移民第二代林春來,他在訪談中談到亞裔在法國因為疫情遭到種族歧視的經驗。

歐新社/達志影像

為下一代勇於發聲

在法國,亞裔社群因為疫情的關係遭受到的種族歧視也跟著蔓延。在法國代表超過 40個亞裔協會的組織「人人享有安全」(Security for All)的發言人林春來(Sun-Lay Tan,音譯)說:「從去年開始,種族主義變得越來越明顯,有人開始說他們不喜歡亞洲人,或是他們不喜歡中國。」

林春來提到,他在去年二月第一次體會到在法國被種族歧視的感覺,當時他在搭地鐵時發現,有名男子看他坐下後就著急地換了位子。

林春來說:「我們的家長在面對種族歧視的時候只能接受它,因為他們當時想要融入這個國家。我們在法國是移民的第二代,我們的責任是勇於發聲,讓法國對下一代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