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EverGiven 卡在蘇伊士運河上的長賜號要怎麼救?

by:阿雀
6461

長賜號」自本周二以來,已經卡在埃及的蘇伊士運河長達四天,造成歐亞間的主要貿易海路被迫中斷。如今,該怎麼救它?又要多久才能成功?這些問題不僅讓專家傷透腦筋,更讓所有被牽連到的船東和貿易公司急得跳腳。

post title

目前有九艘拖船抵達了長賜號的兩側,以一邊推、另一邊拉的方式,嘗試把船給推正。

美聯社/達志影像

堵住歐亞貿易要道

長 400公尺、寬 59公尺,跟四個足球場差不多長的海上巨獸「長賜號」,就這樣斜斜地卡在了約 200公尺寬的河道上。這裡是蘇伊士運河南端,北通埃及東北部港口賽德港(Port Said),南接城市蘇伊士(Suez),是歐洲與亞洲之間的貿易要道。

因此,當水路因為長賜號而中斷的消息傳出後,無數的船商和貿易商十分焦急,甚至連各國政府也不得不嚴陣以待——畢竟石油、民生用品,甚至防疫所需的醫療設備,通通都倚靠這條河在通行。

於是,該怎麼救?能怎麼救?又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成功呢?

post title

現在在Google Maps上頭搜尋「Ever Given Stuck」,即可看到長賜號的受困位置。

Photo: 地球圖輯隊

方法一:用拖的

既然卡住了,那就「拖」出來吧。目前已經有至少九艘拖船抵達了長賜號的兩側,嘗試要以一邊推、另一邊拉的方式,把長賜號給推正。

但美國坎貝爾大學(Campbell University)海事專家梅柯利亞諾(Sal Mercogliano)認為,這樣的行動其實成效非常有限。

方法二:用挖的

而如果將卡住船首跟船尾下方的沙岸給挖空,長賜號就能夠再次浮起來——荷蘭公司「伯威海事工程」(Boskalis)目前就正在移除船體四周的砂石跟泥土。其首席執行長伯多斯基(Peter Berdowski)透露,因為沙土上承受的重量十分巨大,所以不僅是挖掘,拖行船隻和減輕船隻重量也得一起併行,才有可能讓船重獲自由。

而蘇伊士運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SCA)則表示,根據專業人士的估算,光是船首周圍,就至少得清除 1萬5,000到2萬立方公尺的沙土,如此一來才能開挖 12至16公尺深,讓長賜號能夠重新浮起來,而這將等同於八個奧運比賽中所使用到的游泳池體積。

post title

挖土機正嘗試開挖長賜號船身附近的土地。

美聯社/達志影像

方法三:幫船減重

目前長賜號總重約 22萬噸。雖然不清楚實際貨物數量,但據估算,長賜號的上頭可以乘載 2萬個20呎標準貨櫃(20呎約 6.1公尺),因此,若是撤下這些貨物,或甚至是船體本身使用的燃料的話,長賜號就能夠因此變輕,並浮在比較高的水位上。

然而知易行難,專家指出這個做法是有風險的,在搬運貨櫃的過程中,長賜號可能因此遭受損傷,甚至會面臨船體重量不平均的問題,所以要實施的話,就得先花費大量的時間研擬精細的步驟。

「這必須要用上大型的起重機船——但目前無論怎麼做都需要計算貨輪的平衡性,必須得先確保平衡性會被影響多少,才能決定要怎麼做,」海事專家梅柯利亞諾說:「最糟的狀況是,整艘長賜號可能會因為重量不平均而斷成兩半。」

另一方面,就算步驟研擬完成,搬運也還是有一定的困難度,因為貨櫃實在堆疊得太高了。抽掉船身的燃料則會是一個相對簡單的選擇,但燃料佔的重量並不大,因此「瘦身」的幅度或許會非常有限,沒辦法讓長賜號降至理想的體重。

post title

長賜號貨櫃的堆疊高度非常驚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全球12%貨物在此通過

據外媒報導,現在有約莫 200艘的船隻被卡在長賜號的兩側,但這還只是「截至目前為止」,因為全球有 12%的貨物都會從蘇伊士運河通行,光是單日涉及的貿易金額,平均就高達 100億美元(折台幣約 2,859億元)——2020年時,每天約有 51.5艘船會經過此地。所以,隨著長賜號困住的日子越來越久,受影響的船東、貿易商就會越來越多,災情將一步步擴大。

物價可能會因此上漲

國際海運協會(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Shipping,ICS)的秘書長普拉騰(Guy Platten)說:「不只是長賜號上頭的貨物會面臨嚴重的延誤,其他數百艘的船隻也會受到影響。這對全球供應鏈的傷害會是非常巨大的。」

普拉騰認為,這次的事件將對石油市場和貨物運輸產生影響,最終可能會導致民生用品物價上漲:「歐亞之間的貿易大部分都還是依賴蘇伊士運河,而且考慮到許多重要貨品都在此流通——像是醫療設備跟防護衣,我們呼籲埃及政府應該要盡可能地讓運河能夠早日開放。」

post title

長賜號似乎還得再等上一段時間才能脫困。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改道可不可行?

考慮到目前長賜號的脫困日期還沒有個定論,一些航運公司已經開始考慮要繞道而行,但國際海運總會透露,如果船隻真的改變路線,選擇從非洲南端的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通行的話,它們將因此多走 3,500海里(約 6,482公里),整體航程也得多耗費 12天。

可能還要再等上數周

荷蘭「伯威海事工程」的子公司「Smit Salvage」和來自日本的「Nippon Salvage」在目前都已經接受長賜號船東「日本正榮汽船公司」的指派,將會跟長賜號的船長,以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展開合作,協力拯救長賜號。而透過船隻追蹤系統,也可以發現長賜號的位置在過去 24小時內,似乎有產生些許的移動——但要真的脫困或許還得等上數周。

「我們越想要保證船隻的安全,整體行動就會耗上更多的時間。這可能花上數天,但也可能花上數周。這可不是立刻就能夠完成的事,我們還得帶上需要的裝備呢。」伯威海事工程的首席執行長伯多斯基如此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