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排長榮完結篇:蘇伊士運河恢復通航

by:徽徽
7182

堵了蘇伊士運河六天、備受國際關注的長榮貨輪「長賜號」總算在周一脫困,蘇伊士運河也宣布恢復通航,為這起耗費全球數十億美元的海上驚魂記畫下句點。

post title

在這張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釋出的照片中,可以看到激動揮舞埃及國旗的工作人員,以及總算脫困的長賜號。

美聯社/達志影像

卡了六天,總算脫困

周一(29)下午,卡在埃及蘇伊士運河(Suez Canal)六天的長榮貨輪「長賜號」(Ever Given)總算傳來好消息:在潮汐和救援團隊的幫助下,船首脫離了沙岸,整艘船重新航行在河道上,也讓蘇伊士運河能再次雙向通航,恢復歐亞貿易要道。

為此,參與救援行動的拖船們按起了喇叭,慶祝這萬眾矚目的一刻。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局長拉比中將(Lt. General Osama Rabie)說:「長賜號完整地從擱淺處離開,而且船本身沒什麼問題。我們剛剛也檢查了蘇伊士運河的底部和土壤,還好這些都還滿穩固的,沒有出什麼差錯,其他船隻今天就可以開始通行了。」

post title

在長賜號脫困後,各界都鬆了一口氣。對於救援團隊來說,他們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只要蘇伊士運河被多卡住一天,損失就會再多數十億美元。

路透社/達志影像

跟時間賽跑 壓力史無前例地大

「我們把長賜號成功拖走了!」負責救援任務的荷蘭「伯威海事工程」(Boskalis)公司執行長伯多斯基(Peter Berdowski)接著說:「我很興奮地宣布,在我們的專家團隊和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的緊密合作之下,長賜號在當地時間下午三點零五分成功脫困,讓蘇伊士運河能再次通航。」

「要完成這項任務的時間壓力很大,而且是史無前例地大。」

畢竟,橫亙在救援團隊面前的是一艘重 20萬噸、長 400公尺、寬 59公尺,一次能裝下 2萬個貨櫃的貨輪,並且從上周二(23)開始就因為強風而擱淺。

感謝漲潮、拖船、挖泥船

眼看周末救援作業進度緩慢,相關專家曾提出要幫長賜號「瘦身」,想辦法先把長賜號上頭的貨櫃卸下來,再看看長賜號能不能因為重量減輕而浮起來。還好,這個瘦身計畫並沒有執行,最後長賜號靠著滿月漲潮的幫忙,以及 13艘拖船和數艘挖泥船的鍥而不捨,終於脫困。

根據估計,挖泥船為了讓長賜號脫困,挖出了大約 3萬立方公尺的泥沙。

post title

從這張衛星照片中可以看到,長賜號一開始堵住蘇伊士運河的角度在漲潮和拖船的努力下已有所變化。

歐新社/達志影像

拖往「大苦湖」接受調查

現在,長賜號被拖去位於蘇伊士運河南北之間的鹹水湖「大苦湖」(Great Bitter Lake),並且在這裡接受全面檢查。

而長賜號上頭的 25名船員目前健康無虞,長賜號技術管理公司「貝仕船舶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BSM)表示:「船員們的努力和鍥而不捨的專業精神令人讚賞。」

每卡住一天,就損失上千億元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局長拉比中將則說,調查報告將會揭露長賜號卡住的原因,他補充道:「蘇伊士運河對這起意外不需負責,我們才是受害者。」

根據拉比中將的預估,蘇伊士運河每被卡住一天,它因此而蒙受的損失就會多 1,200-1,500萬美元(折台幣約 3億4,542萬元-4億3,178萬元)。

根據德國最大保險公司「安聯」的估算,蘇伊士運河每卡住一天,全球貿易就會損失 60-100億美元(折台幣約 1,727-2,879億元)。

post title

在這張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提供的照片中,可以看到長賜號在拖船艦隊的護送下前往大苦湖。接下來,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最大的挑戰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疏通交通。

歐新社/達志影像

接下來的挑戰:疏通交通

至於在長賜號成功脫困後、第一艘通過蘇伊士運河的貨輪是來自香港的「願望號」(YM Wish),這艘長 368公尺的貨輪在當地時間晚間九點十五分通過蘇伊士運河。

然而,其他船隻不像願望號這麼順利,還有至少 369艘船在等待通航,其中不乏貨輪、油輪和散貨船,而這也是接下來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得面對的一大挑戰──想辦法疏通堵塞的交通。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局長拉比中將表示,三天內就能舒緩交通堵塞的問題,「我們一秒鐘也不會浪費」。但是,根據金融數據公司「路孚特」(Refinitiv)的預估,至少還要再十天才能順利解決蘇伊士運河「塞船」的狀況。

等不及?轉往非洲好望角

其中,有的等不及的船隻早就繞道而行,轉往非洲好望角航道前往目的地。不過,這麼做得為整體航程加上 5,000公里,比本來的航程還要多兩周,燃油和相關成本也會跟著增加,數十萬美元跑不掉。

post title

在小船上親眼目睹長賜號脫困的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人員,開心地朝鏡頭揮手。

美聯社/達志影像

祖先做得到,子孫也做得到

無論如何,長賜號危機解除後,從未公開評論的埃及總統塞西(Abdel-Fattah el-Sissi)總算發聲,他說:「今天,埃及人成功解決蘇伊士運河擱淺船隻的危機。」塞西接著提到,埃及人的祖先曾經用盡全力開挖出蘇伊士運河,「現在,埃及人再度證明他們仍有能力完成任務」。

未來是否會重演?

然而,未來蘇伊士運河堵塞事件是否會重演,是每一艘船隻、每一個仰賴海上貿易的商家內心最想問的問題。

全球風險管理公司「達信」(Marsh Inc)的全球海運和貨運負責人貝克(Marcus Baker)就說:「當然,長賜號擱淺事件會受到調查,因為這起事件造成的影響真的很大。此外,這裡發生了什麼事也會再被討論一段時間。」

「我們要怎麼確保未來這樣的事件不會再發生?我會把這個問題留給埃及主管當局,讓他們決定如何確保運河能夠安全通行,因為這樣做對他們有益。」

沒有任何一條運河可以代替

BBC記者納比爾(Sally Nabil)則在採訪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局長拉比中將時問道,他會不會擔心未來某些貨運公司不願意再派出巨型貨輪通過蘇伊士運河,拉比中將回覆道,沒有任何一條運河可以代替蘇伊士運河,畢竟這條運河最快也最安全。

目前,全球航運量大約有 15%通過蘇伊士運河,蘇伊士運河的通航費對埃及來說,也是外匯收入的重要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