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場眾所矚目的格陵蘭大選 北極圈裡的稀土之戰

by:山謬
2938

周二,位於遙遠北極圈內的格陵蘭舉辦了一場大選,而這場大選也因為涉及全球稀土市場的未來,而受到各國媒體的高度關注。

post title

周二,格陵蘭的選民在投票所外排排站,準備進入投票所中投票。

路透社/達志影像

眾所矚目的議會大選

周二(6),格陵蘭舉辦了一場眾所矚目的議會選舉,這場選舉的結果不僅攸關格陵蘭的未來,也因為事關稀土開採、北極航線的經營等議題,而受到中國、歐美等列強的矚目。

環保政黨成議會最大黨

最終,這場大選由反對開採格陵蘭島南部范涅夫德(Kvanefjeld)稀土礦場的「因紐特人共同體」(Inuit Ataqatigiit)勝選,共計拿下 37%的選票,成為本屆的議會最大黨。接下來,這個主要由原住民組成、非常重視環保議題的政黨,將努力尋求其他政黨的支持,共同組成聯合政府。

post title

格陵蘭島隸屬於丹麥,但它的島嶼面積卻比丹麥本國還要大上不少。

地球圖輯隊

丹麥那座超大的離島

格陵蘭島是全球最大的島嶼,是個隸屬於丹麥的自治領地,享有高度自治權。這座島上總共住了約 5萬6,000人,漁業是他們重要的經濟來源。每年,丹麥也會提供格陵蘭約 6億2,400萬美元(折台幣約 179億880萬元)的補助款,做為維繫基礎建設運作所需的資金。

暖化帶來無限契機

在全球暖化日漸嚴重的今天,逐漸升高的氣溫帶給格陵蘭意想不到的發展機會。北極圈冰層的融解,開拓出了全新的北極航道,可以大大降低商船貨運的時間;島上冰層的融解,也讓外界對島上蘊藏的豐富稀土礦產起了濃厚的興趣。

格陵蘭的未來在採礦?

對格陵蘭而言,開採稀土礦產這點特別重要,因為隨著近年獨立意識的萌芽,格陵蘭人也開始思考獨立後的可能財源,島上豐富的稀土礦產便成了部分人眼中的經濟明日之星。

這些礦產不僅對格陵蘭人來說很重要,對在全球積極尋找稀土來源的中國、西方各國來說也同樣重要。英國智庫極地研究與政策倡議(Polar Research and Policy Initiative)甚至建議,如果五眼聯盟(Five Eyes,註)想要打破中國雄霸稀土市場的局面,勢必得及早關注、佈局格陵蘭島上的稀土資源。

註:五眼聯盟是由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組成的情報分享組織。

post title

目前,中國是全球稀土市場上的主要供給者,因此西方國家也始終在積極尋找其他的礦場,希望能找到其他管道來獲得稀土。圖為美國加州芒廷帕斯鎮(Mountain Pass)的一處稀土礦場。

路透社/達志影像

稀土礦藏70%在中國

極地研究與政策倡議會這麼說並非沒有理由,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分析,目前全球有超過 70%的稀土礦產埋藏在中國境內,它也是目前全球稀土市場的主要供給者

這也是范涅夫德稀土礦場成為本屆格陵蘭大選焦點的重要原因,因為如果格陵蘭政府准許開採,這裡有望產出佔全球 10%的稀土礦產,有潛力成為西方列強在中國之外、另一個重要的稀土來源。

中資公司搶佔先機 正式開採差一步

目前,擁有中資背景的澳洲企業格陵蘭礦產(Greenland Minerals)是范涅夫德稀土礦場開採案的領跑者。多年來,格陵蘭礦產一直積極投入開採范涅夫德稀土礦場的準備工作中,先前已經取得探勘礦脈情形的許可,現在距離開採就只差取得正式開採許可這一步。

post title

對前進黨黨魁詹森來說,讓范涅夫德稀土礦場正式開工就意味著上百個工作崗位及充沛的稅收。

歐新社/達志影像

就業崗位、可觀稅收近在眼前

眼見稀土礦產開採在即,支持開採的人自然是樂觀其成。在本屆大選中支持採礦的前進黨(Siumut party)黨魁詹森(Erik Jensen)便指出,如果開採工程順利進行,將能為格陵蘭帶來上百個就業機會,並在未來好幾十年為格陵蘭帶來豐沛的收入,讓格陵蘭人更有本錢獨立。

格陵蘭礦產的財務長蓋伊(Miles Guy)估計,如果順利拿到開採許可,格陵蘭政府每年大概可以拿到約 2億美元(折台幣約 57億4,000萬元)的稅收。

支持採礦是敗選的關鍵

但如今,支持採礦一方的敗選也是不爭的事實,蓋伊自己也難掩失望,畢竟格陵蘭礦產前前後後已經投入 1億3,000萬澳幣(折台幣約 28億6,390萬元)在范涅夫德稀土礦場的開採計畫中。「就我們的角度而言,突然扭轉這一切是充滿惡意的表現。」蓋伊評論道。

敗選的詹森也在受訪時表示:「圍繞著范涅夫德稀土礦場產生的種種爭議,的確是前進黨敗選的主要原因之一。」

post title

對反對開採范涅夫德稀土礦場的格陵蘭人來說,他們擔心礦場一旦正式開採,格陵蘭美麗的風光將就此消失。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投票時間結束後,一名計票人員抱著一大疊選票,準備開始計票。

路透社/達志影像

經濟發展不能以環境為代價

對反對採礦的格陵蘭人來說,范涅夫德稀土礦場的開採會帶來有毒廢棄物,甚至是輻射汙染物,是他們最擔憂的部分,而且這項開採案估計會讓格陵蘭的碳排量增加 45%,也是他們不樂見范涅夫德稀土礦場正式開採的原因之一。

即將成為因紐特人共同體新科議員的帕維亞森(Mariane Paviasen)表示:「我們很擔心在正式開採後,格陵蘭會因為污染,成為不能打獵、不能捕魚,淪為任何事都不能做的地方。」

巴黎高等商業研究學院(HEC Paris)的北極事務講師梅雷德(Mikaa Mered)則說:「(透過大選,)格陵蘭人告訴中國和全世界一則非常清楚的訊息:就算日後格陵蘭獨立了,經濟發展也不能成為破壞環境的理由。」

採礦是一種殖民手段

然而,住在范涅夫德稀土礦場附近的居民利馬卡勞(Aili Liimakka Laue)最擔心的反倒不是環保,而是其他國家以採礦的名義,行殖民格陵蘭之實,她說:「採礦是已開發國家間接殖民開發程度較低國家的手段。」

「人民已經說出他們的心聲」

無論每個人反對的理由是什麼,對勝選的因紐特人共同體黨魁艾吉德(Múte Bourup Egede)來說,「人民已經說出他們的心聲了」。

post title

勝選只是因紐特人共同體的第一步,未來如何在格陵蘭營造出一個環保的經商環境,將成為它們執政後的一大挑戰。

路透社/達志影像

勝選後的大挑戰

勝選後,因紐特人共同體除了得面對組閣難題,極地研究與政策倡議的創辦人梅內茲斯(Dwayne Menezes)分析,執政團隊如何挽回那些看到大選結果而卻步的潛在外部投資人,讓他們、甚至是全球的投資者相信「格陵蘭依舊歡迎大家來投資,也仍是個具備投資吸引力的地方」,將會是執政團隊上任後的一大挑戰。

沒有全面反稀土

但事實上,因紐特人共同體並沒有完全否決在格陵蘭島上開採稀土的可能性,它們反而有意開放採礦公司前來開採格陵蘭島東南部另一處更偏遠,但也是島上第二大的稀土礦場。

「我想我們對另一項礦產開採案的態度更開放,這肯定會是我們可以進一步研擬看看的開採案。」因紐特人共同體的黨員拉森(Aaja Chemnitz Larsen)表示。

就連這場大選的關鍵范涅夫德稀土礦場,因紐特人共同體也表示,如果其他政黨堅持必須針對是否暫停范涅夫德稀土礦場開採案舉辦公投,才肯加入組成聯合政府,那麼公投「也是個可以考慮的選項」。

「當前格陵蘭最有爭議的議題」

在長年關注格陵蘭在國際政治角色的記者布魯姆(Martin Breum)看來,稀土無疑已經成為當今格陵蘭最熱門,也最具爭議性的議題。

他說:「我們在討論的可是中國以外,全球最大的稀土礦產。毫無疑問的,稀土已經成為當前格陵蘭最有爭議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