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格陵蘭被送到丹麥「再教育」 因紐特孩子70年後冀望討回公道

七十年前,為了將格陵蘭「文明化」,22名因紐特孩子被送到了殖民母國丹麥,進行預計為期六個月的「再教育」,哪知道他們換來的卻是一輩子的分離與傷痛……

1951年,22名因紐特孩子從格陵蘭被送到了丹麥進行「再教育」。

成為「小丹麥人」

1951年5月,因應殖民母國丹麥的要求,格陵蘭當地的教師與牧師,選出了22名因紐特(Inuit)孩子——9名女孩、13名男孩——將他們送到本島進行「再教育」。

丹麥當局期望這22名孩子能學習丹麥的語言及生活方式,成為「小丹麥人」(little Danes),好成為格陵蘭當地的新典範,鞏固丹麥與格陵蘭之間的關係。

為期六個月的好機會

最初,許多家長不願意讓孩子離開,但因為官方堅持這趟旅程僅為期六個月,而且去過丹麥的人將來很有可能獲得接受教育的機會,因此最後只好妥協。

文章插圖

從此與家人分離

但是和最初的承諾不同,在抵達丹麥後,孩子們不只被分散到了不同的寄養家庭中,還被禁止說格陵蘭語,其中16名介於4至9歲的兒童實際上花了超過一年的時間才重返家鄉;另6人則是在批准此計畫的國際非營利組織「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註)協助下,最終被寄養家庭收養。

甚至,那16位獲得機會回到格陵蘭的孩子根本沒有與家人團聚,也沒有被送回學校,反而是被帶到了孤兒院。

註:雖然丹麥政府是計畫背後的主使者,但格陵蘭省議會、救助兒童會,以及丹麥紅十字會(Danish Red Cross)都同意了這項實驗的進行。

2020年才正式道歉

這段歷史是丹麥試圖「文明化」因紐特人的一次失敗嘗試,最終導致這些孩子的心靈創傷,也嚴重影響了他們與家人之間的關係。

如今,很多當年的孩子已經過世了,而丹麥政府則是在去年,才終於由首相佛瑞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作為代表,正式向這些受害者道歉。

但這對於目前僅存的六名受害者來說並不足夠,他們如今正控告丹麥政府,希望當局能支付他們一人3萬8,000美元(折台幣約105萬3,694元)的賠償金。

目前仍在世的六名受害者中,其中一人是今年77歲的蒂森。

無法再和母親溝通

在這六人之中,其中一位是現年77歲的蒂森(Helene Thiesen),在出航前往丹麥的三個月前,蒂森的父親死於肺結核,留下她母親獨自一人照顧三個孩子,當時蒂森只有7歲。

蒂森告訴《半島電視台》,當年她和其他孩子抵達丹麥的營地時,總會哭著入睡,好不容易捱到返回格陵蘭的那天,在港口與母親重逢時,卻發現她們已經無法溝通:「她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我說的是丹麥語,而她說的是格陵蘭語。」

「然後有個人戳了戳我的肩膀,要我和媽媽還有兄弟姊妹告別,我以為我會和他們一起回家的,可是我被要求搭上一台紅色巴士,去了孤兒院,」蒂森回憶道。

52歲時才知道真相

很長一段時間,蒂森一直不清楚自己為何會被送到丹麥,直到1996年,也就是她52歲時,才終於知道這場「社會實驗」的真相——但一切早已太遲,蒂森甚至從未與自己的母親重建關係。

和蒂森一樣,很多孩子之後再也不會說格陵蘭語,甚至這段經歷對他們造成了嚴重的傷痛,約半數的人後來都有藥物成癮的問題。

文章插圖

從殖民地到自治領地

受丹麥政府所託,在它們發表道歉聲明前,對整起事件進行調查的三名歷史學家之一延森(Einar Lund Jensen)表示,這個實驗應當被視為是丹麥想讓殖民地現代化的舉措。

當時,丹麥希望讓格陵蘭成為國家的一部份,1953年時,格陵蘭也的確正式從殖民地變成了王國轄下的一個縣,至於現在,格陵蘭則成為了自治領地之一,在貨幣、外交與國防政策等仍依賴丹麥,但有獨立的傾向。

連評估報告都沒有

然而延森表示,這個實驗計畫糟糕透頂,而且他發現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當時的官員曾經評估過這趟丹麥之旅的成果如何。

「你會想,這個計畫會受到評估,看看它是否值得繼續進行下去,但它在一年後就停辦了,或許它們(指政府)知道它有多爛——可是書面資料中,完全沒有提過為什麼,」延森說。

走不出的身心靈創傷

在延森與另兩名歷史學家的報告中,他們總結道:「成癮、心理疾病、住院治療,還有嘗試自殺,超過半數的孩子還有他們的家人不斷重複這些狀況。」

「現在只剩六個人了,」延森遺憾地表示,而其他人本來應該也可以在死前獲得政府的解釋和道歉的。

文章插圖

受害者年事已高,希望盡早了結

六名受害者的委任律師之一普雷敏(Mads K. Pramming)則告訴《半島電視台》:「丹麥已經透過道歉在道德上負起了責任。現在,它們需要經由賠償金,承認自己做了什麼。」

普雷敏透露,他希望政府能夠盡速處理這件事,畢竟「他們(指還活著的受害者)都很健康,但已經70多歲了,」普雷敏補充:「我希望他們拿到那筆錢的時候,還是能夠享受它的年紀。」

希望用賠償金重返故土

另一方面,如今受視力退化所苦的蒂森則認為,能獲得的賠償金應該很少,而她只希望可以趕快結束這個案子,好讓她和其他人能夠使用這筆錢。

「我們討論過一起回去努克(Nuuk,格陵蘭首府),去拜訪那間孤兒院,然後再重新回顧一切,」蒂森如此道。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