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卡斯楚的古巴會怎樣?政壇交棒新世代

by:山謬
3044

在古巴共產黨中央第一書記勞爾卡斯楚交棒後,古巴將正式進入「沒有卡斯楚」的時代。話雖如此,外界並不認為沒有卡斯楚的古巴會與之前相差太多。

post title

在卡斯楚兄弟掌權 62年後,如今古巴共產黨第一書記的位置終於換上了一位非屬卡斯楚家族的人。圖為新任的古巴共產黨中央第一書記狄亞士-卡奈(左),以及前第一書記勞爾卡斯楚(右)。

歐新社/達志影像

古巴政壇世代交接

在周一(19)古巴共產黨的黨員代表大會上,古巴共產黨選擇了現年 60歲的狄亞士-卡奈(Miguel Diaz-Canel)接替勞爾卡斯楚(Raúl Castro,下文簡稱勞爾),成為新任的古巴共產黨中央第一書記,接下領導古巴、古巴共產黨繼續前進的重責大任。                             

隨著古巴政壇檯面上最有實權的位置易手,古巴也正式進入了「後卡斯楚」時代──儘管一切應該都會一如往昔。

青年時期入黨 一路升任勞爾左右手

狄亞士-卡奈在 20幾歲的時候,就已經是古巴共產黨的一員。在 2010年代,他的政治生涯開始一飛沖天,先是在 2013年時被選為古巴國務委員會的副主席,擔任勞爾的左右手,接著又在 2018年時成為國務委員會的主席,逐漸被外界視為除勞爾以外的古巴政壇第一人。

post title

60歲的狄亞士-卡奈雖然代表著一個「更年輕的世代」,但他的政治立場依舊偏保守,外界也不預期他會在上任後立刻為古巴帶來大刀闊斧的改革。

歐新社/達志影像

「更年輕的世代」

對今年已經 90歲的勞爾來說,狄亞士-卡奈是一個安全可靠的接班人選,出生於古巴革命後的他足以代表著一個新世代,但在政治上他又是個忠實擁護卡斯楚兄弟及古巴現有經濟體系的人,足以確保古巴在現有體系不會出現劇變的情況下,帶領古巴繼續前進。

勞爾退居幕後

在交出了第一書記的寶座後,外界預測勞爾將退居幕後,改從檯面下發揮他對古巴的政治影響力。用前古巴外交官阿爾祖加雷(Carlos Alzugaray)的話來說,勞爾日後的角色將與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相仿——不插手古巴的日常政務,但在美古關係、經濟等重要議題上仍深具影響力。

post title

在疫情、美國制裁的雙重夾擊下,古巴國內已經開始浮現民生物資短缺的問題,人們往往得大排長龍,才能買到生活的必需品。

美聯社/達志影像

疫情衝擊 經濟大萎縮

在上任後,狄亞士-卡奈面對的是一個從經濟到政治,從國內到國外處處都充滿挑戰的古巴,而當務之急,莫過於帶領古巴走出當前的經濟泥淖。

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衝擊下,古巴 2020年全年的經濟表現萎縮了整整 11%,賴以維生的旅遊業也因為各國的封鎖令而遭受嚴重衝擊,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任內施加的制裁,更是讓古巴的經濟困境雪上加霜。

民生物資短缺 排隊排不完

這也讓古巴國內開始浮現物資短缺的問題,在古巴首都哈瓦那經商的孔蒂斯(Camilo Condis)就抱怨道:「現在古巴的經濟狀況真的非常嚴峻,你得早上五點前就到商店前排隊,然後等上 10個小時,才能買到一袋咖啡。」

post title

在勞爾任內,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年輕黨員被拔擢成為政府高層,民眾也擁有越來越多的經濟自主權。

歐新社/達志影像

擴大中的世代鴻溝

在解決古巴民生、經濟困境之餘,狄亞士-卡奈還得想辦法平衡年長、年輕一輩對古巴未來的不同期待,如今這道世代鴻溝已經越來越明顯,街頭也開始出現一些不滿於古巴政府、甚至是古巴共產黨的聲音。

兩個世代,兩種期望

對年長一輩的古巴人來說,他們大多經歷過卡斯楚兄弟發動革命前的那段苦日子,因此儘管過去幾十年來生活稱不上富裕,他們依然忠實擁護社會主義及現有的經濟體系;但年輕的一代成長於不同的時空背景,國家為他們提供了教育、健保等服務,如今他們希望古巴可以朝更自由、開放的路線繼續前進。

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的古巴事務專家萊根德(William LeoGrande)表示:「古巴世代間的差異非常鮮明,這將會是新任古巴政府上任後最重要的挑戰,因為過往支持它的人已經逐漸退休、甚至是凋零。」

提拔年輕人 鬆綁經濟

在勞爾任內,他試著透過招募年輕人加入共產黨、提拔年輕黨員進入政府高層等方式來弭平世代鴻溝,周一的黨員代表大會上,古巴政治局也加入了一批新血,取代部分退役的革命老軍人。

他也賦予了古巴人更多的經濟自主權,現在古巴民眾已經可以自行經營餐廳,也能買賣汽車、房屋等財產。

革命必須繼續前進

有些古巴人已經對勞爾的改革感到心滿意足,55歲的計程車司機雷亞斯(Osvaldo Reyes)在力挺勞爾和古巴共產黨之餘,也說道:「我認為我們必須交棒給擁有新想法、更年輕的一代。」

「革命應該不斷轉型,致力於為人民謀得更好的福利。」

post title

在上周五的記者會上,美國白宮發言人莎琪明確地告訴記者:目前,古巴議題並非美國在外交領域的第一優先。

歐新社/達志影像

共產黨不代表我 也不代表我的世代

可是在另一派古巴人看來,這些改革的幅度依然不夠,再加上疫情帶來的衝擊,使得種種對政治、經濟不滿的情緒,逐漸轉化為在街頭上的示威活動。

2018年,一群古巴的藝術家、音樂家發起了聖伊西德羅政治運動(San Isidro political movement),開始表達他們對政府的不滿;去年 11月,他們再度發起示威,抗議古巴政府指控他們接受美國資助、涉嫌顛覆國家,並以同樣的理由逮捕饒舌歌手索利斯(Denis Solis)。這些抗議活動雖然規模都不大,卻深具意義。

其中一名成員根呂(Claudia Genlui)便說:「古巴共產黨無法代表我的世代,也不能代表我。」

除了國內 還有國外

就算狄亞士-卡奈成功解決這些國內難題,他還得想辦法與美國政府打交道、甚至是說服對方解除對古巴的經濟制裁。只是,這似乎不是他可以光憑一己之力就產生改變的領域。

調整對古政策 非第一優先

趁著上周五(16)勞爾宣布交棒新世代的機會,有記者詢問美國政府是否會藉此機會重新調整對古巴的政策。當時,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很直接地回答道:「不論是改變對古巴政策,或是採取額外措施,目前都不在總統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務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