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草越來越少、垃圾越來越多 南韓傳統海女面臨失業危機

by:阿雀
5030

對南韓的海女們來說,逐漸暖化的海洋意味著漁獲量變少,並且逐漸威脅這份傳統工作的存續......

post title

海女陳昭熙(左)和她的夥伴禹正珉(右)正漂在海面上跟彼此對話。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古老傳統職業:海女

將自己包裹在黑色潛水服,戴著粉色面具,28歲的陳昭熙(Jin So-hee,音譯)突然鑽入藍綠色的海中,她的身影隨著蛙鞋消失在水面上,但一分半後,她再次從海裡竄出來,戴著手套的雙手拿著六個還七個海參,牠們背上的棘刺在晴朗的陽光下閃閃發亮。

這是南韓的海女——當地一種延續數個世紀、以無氧自由潛水的方式到海底採摘漁獲的古老傳統職業。

氣候變遷與科技更新帶來危機

在南韓南邊的巨濟島海外,陳昭熙已經在這裡擔任海女 6年了,她和她的同伴們會潛入冰冷的水裡,一起採摘海底的鮑魚、海螺、海草以及其他海洋生物,然後再將這些漁獲賣給當地市場。

只是海水每一年都比前一年更暖一些,改變了海底生態,也讓本來就因為捕魚技術更新與鄉村生活變遷而逐漸式微的海女職業,面臨了越來越大的危機。

「這就是最大的一個了,現在怎麼辦?」在接受《路透社》跟訪時,陳昭熙如此問她 35歲的夥伴禹正珉(Woo Jung-min,音譯):「頭頭(註)一定會生氣的,他告訴我們今天一定要帶回很大的漁獲。」

編註:原文中此句「頭頭」的用詞係指「The boss」,然而海女內部依照資歷深淺形成諸如「대상군」(大上軍)、「상군」(上軍)、「중군」(中軍)、「하군」(下軍)......等分階,加上其他報導並無提及第三方雇傭問題,認為比較相符的譯字應為「頭頭」、「頭兒」、「領頭」之類的用法。

陳昭熙和禹正珉一起開設了一個YouTube頻道「最近的海女」(요즘해녀),記錄她們的生活與海女工作,其中,最紅的這支影片有超過 63萬的觀看次數。

post title

禹正珉向鏡頭展示了她剛剛在海裡抓到的海參。

路透社/達志影像

漁獲量變少 海女面臨危機

現今,不同於 28歲的陳昭熙與 35歲的禹正珉,南韓大部分的海女都超過了 70歲,而在釜山的資深海女告訴《路透社》,在她們如此多年的經驗看來,現在的漁獲量根本只是數十年前的一小部分,也因此,她們十分憂慮這份職業的存續。

「除了生病了,不然我會繼續做,而且我希望這些海洋生物可以一直存在,這樣我才能繼續這份工作。」86歲的高福花(Ko Bok-hwa,音譯)說,她從 13歲就已經開始當海女了。

年輕的陳昭熙也有相同看法:「我以為只要我的身體一直都很健康,我就可以在 90或 100歲的時候成為最老的海女。」

「但我現在想想,我的健康不是唯一需要考慮的事情。我很擔心這個職業在將來會因為氣候變遷而發生非常巨大的改變,或甚至從此消失。」

post title

陳昭熙正在海中尋找海參。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潛水鏡、蛙鞋,以及幫助深潛的重物,是海女的必要配備。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釜山,一名資深的海女在完成潛水後,從海裡走上岸。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釜山,資深的海女們於鏡頭前一起合照。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釜山,資深的海女們在海邊直接販售起她們採集到的海鮮。

路透社/達志影像

亞熱帶生物入侵

而海女們的經驗談也獲得了科學家們的證實。南韓國立水產科學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Fisheries Science)的研究員高俊哲(Ko Jun-cheol,音譯)就指出,氣候變遷讓海洋生物的棲息地改變,造成了外來物種的湧入。

以數據來看,1968年至 2017年,在世界平均升溫攝氏 0.48度時,南韓周遭的海洋表面溫度卻上升了攝氏 1.2度,這使得亞熱帶生物遷徙,石珊瑚的出現扼殺了海草群的生存空間,讓原生的海洋資源漸漸減少。

高俊哲透露,在 1990年代,只有一兩種亞熱帶生物會出現在南韓南邊的海岸,但一個橫跨 2012年至 2020年的研究卻在同樣的位置發現了 85種亞熱帶生物,這個數量甚至佔某些地方全部海洋生物種類的一半以上。

扭轉海洋荒漠化

因此,南韓目前正嘗試扭轉氣候變遷所導致的海洋荒漠化——像是「海洋森林創造計畫」(The Marine Forest Creation Project)的其中一環,就是以種植新海草的方式,幫助減少水中的二氧化碳;另外也會以人工的方式移除入侵的非本土海膽,因為牠們會吃掉海中的植物。

韓國水産資源公團(Korea Fisheries Resources Agency)生態恢復部門的一員全秉希(Jeon Byung-hee,音譯)表示:「如果海草消失了,它也將帶走動物們的食物、產卵場,以及棲息地。」

post title

陳昭熙(左)和禹正珉(右)在下水前於臉上塗抹環保防曬乳。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禹正珉向記者展示了住在塑膠上的海鞘,這是她在潛水的時候發現的。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陳昭熙(圖中)和禹正珉(圖右)正在清點她們剛剛拿到的工資。

路透社/達志影像

高爾夫球比海參多

而對海女來說,既然海洋資源變少,那麼她們便必須潛到更深,才有可能取得足夠的漁獲,但如此一來卻會對身體造成更大的挑戰,再加上海洋汙染問題也越來越嚴重,讓這個本就帶有風險的職業變得更加複雜。

「我現在在海裡找到的高爾夫球比海參還要多。」海女陳昭熙說,海中的變化一年比一年明顯,即使年輕一代的海女想要繼續保持這個傳統職業,這些問題也讓她們對生計產生了疑慮。

「這個問題對我們來說似乎非常真實,」另一位海女禹正珉在評估減少的漁獲量,並加總了她最近發薪日的所得後說:「今天,我又思考了一次:『這真的很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