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7萬8,000年的悲傷 非洲智人的第一場喪禮

by:山謬
3769

在 7萬8,000年前,一群非洲智人在肯亞南部舉行了一場小而簡樸的喪禮;7萬8,000年後的今天,考古學家藉著分析目前留下的考古證據,重現了當初這群人對死者的深厚情感。

從西班牙國家人類演化研究中心拍攝的影片中,人們也能一窺考古學家發現、分析恩托托,也就是這場史前喪禮主角的過程。

那場簡樸的史前喪禮

在距今大約 7萬8,000年前,今日肯亞西南角落的一處山洞裡,一群史前人類聚集在一起,為一名被今日考古學家暱稱為恩托托(Mtoto,註)的小孩舉辦喪禮。在喪禮中,人們將恩托托放在地上一個小小的墓穴裡,依依不捨地與他道別。

非洲智人的第一場喪禮

這群人所不知道的是,他們剛剛參加的這場小而簡單的喪禮,已經成為至今考古學所知範圍內,非洲智人史上的第一場喪禮。

註:「Mtoto」即史瓦希利語(Swahili language)中的「孩子」之意。

post title

潘加賽義迪洞穴位於肯亞南端,2013年時,考古學家在這裡發現了恩托托的遺骸。

地球圖輯隊

重要的不得了,但也脆弱的不得了

根據考古學家的研究,恩托托的墓穴位於肯亞南部的潘加賽義迪(Panga ya Saidi)洞穴。早在 2013年時,考古學家就已經發現了恩托托小墓穴的一隅,但直到 4年後,考古學家們才意識到他們究竟發現了什麼。

然而,考古學家也發現恩托托的遺骸在經過 7萬8,000年的歲月後,已經變得十分脆弱、難以在現場進行分析。只好借助石膏,小心翼翼地將遺骸帶回實驗室分析。

當時人在挖掘現場的肯亞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s of Kenya)考古部門負責人恩迪瑪(Emmanuel Ndiema)回憶道:「我們知道我們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但標本實在很脆弱,超出了我們準備的範圍。」

年僅2、3歲的小男孩

經過一連串的分析後,考古學家推測恩托托死亡時還只是名年約 2歲半至3歲的小男孩。

但恩托托的埋葬者並沒有因其年幼就將他草草埋葬,從土壤分析以及遺骸的分布方式來看,考古學家相信恩托托的埋葬者特別為他挖掘了一個小墓穴,將他側身放入裡面,並將他的雙膝上提至胸口──彷彿他只是側身睡著了一般。

同時,埋葬者很可能也用了某種易腐的材料──像是樹葉、毛皮等,將恩托托的遺體包裹起來,可能還細心地在恩托托的頭下方墊了枕頭或是某種軟墊,讓他能「睡」得更安穩。只可惜,不管是包覆恩托托遺體的材料,或是那顆「枕頭」,考古學家推測兩者都已經腐爛而未留至今日。

透過畫師的巧手,人們也對這場非洲智人史上的第一場喪禮有了更具體的想像。

簡樸,卻不隨便的喪禮

儘管簡樸,但這場非洲智人「史上第一場喪禮」並不隨便,西班牙國家人類演化研究中心(National Research Center on Human Evolution)的主任馬丁托雷斯(María Martinón-Torres)從這場喪禮中,也看出恩托托的埋葬者「對他展現出的情感」。

馬丁托雷斯提到,恩托托被埋葬的這座洞窟,事實上就是埋葬者們平常生活起居的地方,「這些行為都深具意義,背後可能代表著悲傷,或是捨不得放手讓他(恩托托)離去」。

獨一無二的尊重、關愛與溫柔

而從研究這場喪禮中,考古學家也再次證實早期人類確實具備進行象徵性思考與組織複雜社交行為的能力。馬丁托雷斯在新聞發布會上告訴媒體:「將一名孩子以近乎睡眠的姿勢埋葬──這份尊重、關愛、溫柔,我相信這是非洲所發現關於早期人類同時活在物質與象徵世界中最早,也最重要的一份證據。」

post title

對比其他地區有關早期人類喪葬行為的研究,馬丁托雷斯認為,非洲當地出土的遺址數量實在少得有些不尋常。圖為這回發現恩托托遺骸的潘加賽義迪洞穴,照片攝於 2012年。

Photo: Ceri Shipton

遺址少得不尋常

儘管這次的發現令人振奮,但馬丁托雷斯也發現,單就早期人類墓葬行為的研究來看,非洲相較於其他地區,出土的遺址數量實在少得不太尋常。一方面,這可能是各地早期人類墓葬方式大相逕庭,或是這類喪葬傳統是在其他地區形成,稍後才抵達非洲所致;又或者,單純只是考古學家在非洲進行的田野調查太少的緣故。

另一名研究者,德國馬克思·普朗克人類歷史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的研究員彼得拉格里亞(Michael Petraglia)便說:「過去 150年來,考古學家花費大把心血在近東、歐洲地區,不斷在那裡進行挖掘。」

「如果同樣的調查量也發生在非洲,我們肯定能發現更多、更老的喪葬遺址。」

生而為人最獨特之處

撇除恩托托的遺骸不計,目前非洲還有另外兩個年代近似的埋葬紀錄:一個位於埃及,死者是名生活在距今約 6萬9,000年前的兒童,死亡時年約 8-10歲;另一個則位於南非,死者是名小嬰孩,他生活在距今約 7萬 4,000年前的非洲。

但不管是上述兩名孩子,抑或是生活在肯亞的恩托托,他們所經歷的喪葬儀式,都透露了早期非洲人類看待死亡的方式。針對這份研究,馬丁托雷斯說道:「我們無法獲悉早期非洲智人的想法。但藉著埋葬某人,你其實也在延長他們的生命,彷彿在說:『我不想讓你完全離去。』」

「這份對死亡、對生命的意識,也是我們生而為人最獨特的地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