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盜圖」賣郵票 義大利街頭藝術家上法院

by:徽徽
7051

義大利街頭藝術家巴布蘿擅長以帶有風格的文字結合宗教聖人的圖像,創作出令人過目難忘的塗鴉作品。然而,她萬萬沒想到,自己一幅以耶穌為主題的塗鴉居然受到梵蒂岡的「青睞」,在沒有告知她下被拿去印製成了郵票販賣......

post title

義大利街頭藝術家巴布蘿手拿梵蒂岡發行的 2020年復活節紀念郵票,來到她位於維托里奧·埃馬努埃萊二世橋的作品旁。

美聯社/達志影像

事發現場:連接梵蒂岡的橋

在 2019年初的一個夜晚,義大利羅馬街頭藝術家巴布蘿(Alessia Babrow)悄悄地來到了連接梵蒂岡的維托里奧·埃馬努埃萊二世橋 (Ponte Vittorio Emanuele II),並且在橋上留下了自己的大作——一幅耶穌展開雙手前行的塗鴉。

凸顯人心的耶穌塗鴉

這幅作品大約 35公分高,主角耶穌來自 19世紀德國畫家霍夫曼(Heinrich Hofmann)的作品,不過在耶穌的胸前繪有一顆人心,上頭寫著「用就對了」(JUST USE IT)的字樣,這也是巴布蘿的招牌標誌,同時,這幅作品也是巴布蘿「用就對了」藝術計畫的其中一件作品。

「用就對了」藝術計畫

這項藝術計畫始於 2013年,目前已經有佛陀版、印度象頭神版和聖母瑪利亞版,並且可以在羅馬街頭的牆面、樓梯間和橋樑上找到它們。巴布蘿表示,這項計畫最重要的概念就是用一種整體、非批判的方式「去推廣人心的聰穎」。

post title

圖為梵蒂岡推出的 2020年復活節紀念郵票,可以看到上頭使用到了巴布蘿的塗鴉作品。

美聯社/達志影像

梵蒂岡印成紀念郵票

然而,巴布蘿怎麼也沒有想過,下次再見到自己的耶穌塗鴉,會是在梵蒂岡城國郵票與貨幣辦公室(Philatelic and Numismatic Office of the Vatican City State)2020年發行的復活節紀念郵票

總共印了八萬張,每張四十元

根據《美聯社》的報導,梵蒂岡總共印了 8萬張耶穌郵票,每張郵票的票值是 1.15歐元(折台幣約 40元),直到上周都還有在梵蒂岡郵局販售,並且被櫃檯窗口列為促銷產品。

發現被盜圖 多次聯絡沒回音

發現自己被梵蒂岡「盜圖」後,巴布蘿多次聯絡負責發行郵票的梵蒂岡城國郵票與貨幣辦公室,然而,她和代表律師藍弗蘭柯尼(Mauro Lanfranconi)都沒有獲得正面回應。

不然......給妳一些郵票?

巴布蘿表示,梵蒂岡只跟她說可以讓她參加和教宗見面的活動,並且送她一些郵票當作補償。憤怒的巴布蘿連續寄了三封要求梵蒂岡承認作品版權的信件,否則她將把梵蒂岡告上法院,然而她再也沒有收到梵蒂岡的任何回應。

post title

周日(23),信徒們來到梵蒂岡的聖彼得廣場,聆聽現任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從窗戶誦讀禱文。巴布蘿表示,她不是為了攻擊梵蒂岡上法院,而是為了捍衛自己作品的版權。

美聯社/達志影像

把梵蒂岡告上法院

上個月,巴布蘿正式在羅馬法院對梵蒂岡提出侵犯作品版權的訴訟,指控梵蒂岡不當利用她的作品盈利,並且違反了她的作品理念。

推廣天主教會 扭曲作品理念

巴布蘿的代表律師藍弗蘭柯尼表示,梵蒂岡在未徵詢巴布蘿的同意下利用她的作品推廣天主教會,「無可挽回地扭曲」了巴布蘿的作品理念——世界沒有普遍的真理。此外,巴布蘿也曾釋出善意,希望能和梵蒂岡的代表好好坐下來談,但對方沒有任何回應。

沒想到梵蒂岡會盜圖

現在,巴布蘿要求梵蒂岡針對侵犯作品版權賠償 13萬歐元(折台幣約 450萬元)。巴布蘿說:「我無法相信這件事居然會發生,我一開始還以為是開玩笑,不過真正令我震驚的是,你沒想到這樣的組織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

不是為了攻擊梵蒂岡

「控告梵蒂岡真的不在我的計畫中,」巴布蘿強調,她上法院不是為了攻擊天主教會或是梵蒂岡,其實只要有事先取得她的同意,她很願意讓梵蒂岡免費使用她的作品,不幸的是梵蒂岡並沒有事前徵詢。

post title

圖為梵蒂岡城國郵票與貨幣辦公室主任奧利維耶,他說自己在騎車途中看到了橋上的塗鴉,立刻決定把它用在設計郵票上。

美聯社/達志影像

騎車途中偶然看到

梵蒂岡城國郵票與貨幣辦公室主任奧利維耶(Mauro Olivieri)曾在接受雜誌採訪時提到,他在路上騎車時偶然看到了這幅耶穌塗鴉,立刻決定把這幅塗鴉用在設計 2020年復活節紀念郵票上,希望能吸引新一代的集郵愛好者。

原本以為上級會反對

當奧利維耶向上級提出這項計畫時,他原本以為上級會反對用塗鴉風格來設計郵票,「沒想到,他們很快就接受並且被說服了」。

post title

梵蒂岡博物館戒備森嚴,裡頭收藏了許多珍貴的藝術作品,包含圖中的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所繪的《創世紀》穹頂畫,以及《最後的審判》壁畫。

美聯社/達志影像

換了位子就換了標準?

在巴布蘿對梵蒂岡提出告訴後,外界都很驚訝向來捍衛自身智慧財產權不遺餘力的梵蒂岡,為什麼在碰到他人的作品時會這麼輕率。畢竟,不管是梵蒂岡驚人的藝術收藏,還是教宗的金玉良言,一切都在梵蒂岡捍衛智慧財產權的範圍內。

舉例來說,幾年前梵蒂岡出版社曾要求記者支付版稅,因為在記者們寫的書中出現了前羅馬天主教宗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的佈道內容。

此外,梵蒂岡博物館向來要求進入博物館拍攝新聞事件的媒體移交照片的版權,以免有人在未經梵蒂岡的同意下複製博物館內的館藏。

post title

義大利塗鴉藝術家巴布蘿摸著自己的作品,她還在等待梵蒂岡的正式回應。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就算是街頭塗鴉也受保護

倫敦大學城市學院法學院智慧財產法教授柏納迪奧(Enrico Bonadio)表示,就算是街頭藝術家,他們在街頭的塗鴉作品依舊受到法律的保護。

「法律不會有所歧視,」柏納迪奧教授說:「版權法對藝術作品的保護並不取決於它在畫廊或是博物館。」

避免成為有心人士的搖錢樹

在義大利代表英國塗鴉藝術家班克西(Banksy)的律師斯特皮(Massimo Sterpi)也提到,就算畫家把他們的作品違法地畫在公共或私人財產上,歐美大部分地區的智慧財產權法律依舊會保護這些作品的版權,讓它們不會成為有心人士不當得利的工具。

「法律不管作品是畫在紙上、畫布上、牆上或是橋上,」斯特皮繼續說,人們沒有窮盡一切努力找到街頭藝術家協商,就將他們的作品拿來商業化,「後果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