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種族滅絕」 德國允諾金援納米比亞

by:山謬
2813

事隔百年,最近德國終於承認 20世紀初它們在納米比亞發起的暴行,就是一宗「種族滅絕」行動。然而,德國只願提供「援助」,而非「賠償」的作法,也引發了部分受害者後代的批評。

post title

事隔過百年,德國最近終於承認當年它們在納米比亞地區的殺戮行動就是一場「種族滅絕」。然而,德國將提供的 11億補助款視為「補助」,而非「賠償」的做法,也在德國、納米比亞境內引發了批評。圖為在德國政府公布聲明後,立刻帶著「賠償遇害者後代,而非援助納米比亞」標語走上柏林街頭的示威者。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單是殺戮 百年前的那場「種族滅絕」行動

100多年前,德國殖民者在今日南部非洲的納米比亞發起了一場殺戮行動,殺害了成千上萬名的非洲人;事隔 100多年後,今年德國政府才正式承認,當年德國在納米比亞的行動就是一場「種族滅絕」(genocide)。

上周五(28),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在聲明中表示:「就今日的觀點而言,德國從今日起將以官方的身份,稱這些事件為一起『種族滅絕』。」

提供援助,但非賠償

伴隨著這份聲明,德國政府亦承諾將在接下來的 30年內,提供納米比亞一筆高達 11億歐元(折台幣約 377億1,900萬元)的援助,用於納米比亞的重建和發展計劃中。

然而,馬斯特別強調這筆資金並不是「賠償」,也不會為日後任何「法律上的賠償」開先例,而這句但書,也引來了部分納米比亞人,尤其是當年受害最深的赫雷羅人(Herero)、納馬人(Nama)的批評。

post title

在土地、牲口被掠奪後,赫雷羅人和納馬人先後對德國殖民者發起了武裝反抗。圖為 1907年被逮捕的赫雷羅人戰士。

Newscom/達志影像

「被遺忘的種族滅絕」

這宗充滿爭議的種族滅絕行動於 1904年發生在德國的殖民地「德屬西南非」(German South West Africa),也就是今日的納米比亞一帶。當時,德國殖民者因為先後掠奪赫雷羅人、納馬人的土地及牲口,而引爆了一場為期 4年的武裝反抗行動。

不久後,這宗暴行的關鍵人物德國將軍特羅薩(Lothar von Trotha)抵達了納米比亞,並隨後下達了惡名昭彰的「滅絕令」(Vernichtungsbefehl)。在 1904-1908這短短的 4年間,至少有 6萬名赫雷羅人和 1萬名納馬人遭德國屠殺,許多人更是被趕進沙漠,不是渴死就是餓死,另一部分人則是被送進集中營裡,最後死於營養不良。

儘管遭遇雷同,但赫雷羅人和納馬人受到的關注,卻不如二戰時同樣遭到種族滅絕的猶太人,也使得《紐約時報》在報導中以「被遺忘的種族滅絕」形容這起事件。

post title

在 2011年的一場儀式上,一名納米比亞的軍人拿出手機,拍下一顆頭骨的照片。這顆頭骨的主人在 20世紀初德國對赫雷羅人及納馬人的種族滅絕事件後被送至德國,好讓科學家找出歐洲人比其他族裔優越的證據。

路透社/達志影像

歸還遺骸 重新想起被遺忘的殺戮

直到時序邁入 21世紀,德國才逐漸正視這宗暴行,兩國也從 2015年開始展開正式討論,促成德國在 2018年歸還了一批大屠殺遇害者的遺骸,這些遺骸的主人當年在遇害後便被送至德國,好讓科學家尋找「歐洲人生來便更優越」的證據。

承認犯錯 朝正確方向邁步

雖然花了 100多年,德國人才走到坦承過錯這一步,但在一部份納米比亞人心中,這已經是深具意義的一步。納米比亞的總統新聞秘書亨加里(Alfredo Hengari)表示,德國承認犯下種族滅絕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第一步,第二步是致歉,最後則是賠償。

「承認種族滅絕」還不夠

然而,在另一部分納米比亞人、尤其是當年受害者後代的眼中,德國人僅「承認種族滅絕」仍無法撫平他們心中傷痛,再者,德國拒絕將補助款稱為「賠償」一事,也讓受害者後代們不太滿意。

「種族滅絕是一種犯罪,而且它已經受到國際規範,相應的懲罰就是賠償,」赫雷羅人種族滅絕基金會(Herero Genocide Foundation)的成員馬贊戈(Nandi Mazengo)表示:「德國沒有承認這項罪名,因為他們知道承認後要背負的責任。」

「賠償」將開先例 更多求償恐接踵而來

《紐約時報》在報導中指出,德國之所以拒絕把 11億歐元的補助款稱為「賠償」,是因為一旦這麼做,德國就形同承認自己犯下了在 1948年《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Genocide Convention)中所規範的罪行,而德國始終堅持這份公約的效力不能回溯以前發生過的事件。

更重要的是,一旦這麼做,那日後德國,乃至歐洲許多殖民國家,可能都將面臨當年殖民地提出的索賠。

post title

就算德國已經承認當年發起的殺戮就是一場「種族滅絕」行動,但官方遲遲不願就賠償一事與赫雷羅人、納馬人遇害者後代展開談判的態度,依舊讓很多民眾感到不滿。圖為上周五德國公布聲明當天,立刻上街發動抗議的納米比亞民眾。

美聯社/達志影像

無緣談判 遭政府出賣

除此之外,另一部分的受害者後代也因為他們在談判過程中鮮少有機會參與,而感覺自己好像被納米比亞政府出賣了。納米比亞前司法部長、前國會議員兼赫雷羅人領袖魯克羅(Vekuii Rukoro)便不滿地說:「這是我們該感到為之振奮的賠償嗎?這不過是公關操作罷了。」

「納米比亞政府出賣了我們,政府背叛了我們。」

直接談判 同猶太屠殺後代

身為一位納馬族遇害者的後代,路柏(Sima Luipert)也質疑為何德國政府不能用當年對待猶太人後代的方式對待他們。在二戰後,德國陸續和由 23個不同猶太人團體代表組成的「猶太賠償會議」(Jewish Claims Conference,暫譯)展開談判,並從 1952年起賠償超過 800億美元(折台幣 2兆2,356億元)給猶太人。

「在猶太大屠殺後,德國和許多不同的猶太團體展開談話,它們可沒說只願意與以色列展開談判。」路柏在回顧這段歷史時說道:「為什麼現在德國在赫雷羅人、納馬人的議題上,反而不願意和許多不同團體對話?因為我們是黑人嗎?」

post title

根據德國媒體的報導,接下來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預計將親自前往納米比亞國會,就種族滅絕一事向納米比亞民眾致歉。

路透社/達志影像

著重在「政治、道德責任」 代表性不足待商榷

不過,身為德國主要談判代表的波倫茨(Ruprecht Polenz)指出,這次雙方的焦點本來就著重於「政治與道德責任」,而非外界所關注的法律領域。

他說:「這(法律責任與政治、道德責任)是不一樣的,因此我們不會使用法律用語『賠償』。」

除此之外,針對赫雷羅人、納馬人的後代無緣參與談判這點,波倫茨則指出,其實納米比亞方面的主要談判代表加維魯(Zed Ngavirue)就是一名赫雷羅人,而且納米比亞的代表團裡也有很多人是出身於赫雷羅、納馬兩族。

計畫前往致歉 赫雷羅人領袖:他不受歡迎

在這紙聲明過後,根據德國媒體的報導,接下來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將親自前往納米比亞,在納米比亞國會中親自向納米比亞民眾致歉——可以預期的是,他很可能不會受到民眾盛大的歡迎。

「就受害者族群而言,德國總統並不受歡迎,他是不受歡迎的人。」赫雷羅人魯克羅最後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