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員工帳戶跟犯罪紀錄 法國IKEA遭罰3,326萬元

by:阿雀
7446

先前,法國IKEA曾遭指控於 2009年至 2012年間,透過私家偵探和警察窺探員工的私人資訊。本周二,法國地方法院針對本案做出判決,裁定它們必須因此支付 3,326萬元的罰金。

post title

法國IKEA因為不法窺探員工隱私,在本周二被法國地方法院開罰 3,326萬元。本照為法國伊勒-維萊訥省(Ille-et-Vilaine)小鎮帕塞(Pace)的IKEA。

路透社/達志影像

窺探員工的個人隱私資料

本周二(15),法國凡爾賽(Versailles)的地方法院對法國IKEA做出裁決,因為該公司在 2009年至 2012年間透過私家偵探和警察,協助它們違法取得員工的帳戶資料和犯罪紀錄等個人隱私資料,它們因此必須支付 100萬歐元(折台幣約 3,326萬元)的罰金。

母公司道歉並譴責作為

IKEA母公司「Ingka Group」在法院作出判決後發出聲明,除了再次道歉並譴責這些作為外,還表示它們已經「實施了一項重大計畫,以避免同樣的事再次發生」。

「我們現在將詳細檢閱法院的判決,並考慮需不需要在哪裡採取任何的額外措施。」Ingka Group補充。

金額不高,但是個象徵

代表IKEA工會提出告訴的律師德巴雷(Solene Debarre)則表示,希望這次的判決能「讓某些公司受到警惕」,她認為 100萬歐元對IKEA而言,其實並不是個很高的金額。

「但這是個象徵。」德巴雷說。

post title

一名法國波爾多IKEA的員工正在店外推推車。照片攝於 2010年,與本次不法監視案件無關。

路透社/達志影像

了解員工為何買得起BMW

而除了公司本身必須支付罰金外,另外也有兩名前高級主管遭到罰款跟判刑。其一是前法國IKEA風險主管帕里斯(Jean-François Paris),他被判處 18個月的緩刑及 1萬歐元(折台幣約 33.3萬元)的罰金。

帕里斯於法庭上承認,它們每年會撥出 53萬至 63萬歐元(折台幣約 1,763萬元至 2,097萬元)的經費,專門用於進行非法調查。

據《法新社》報導,帕里斯進行調查的初衷,是為了要知道為何一名員工可以負擔得起一台全新的BMW敞篷車,並了解一名在城市波爾多(Bordeaux)的員工為什麼會「突然變成一位抗議人士」。

前執行長正在考慮進行上訴

另一位遭開罰和判刑的則是前法國IKEA執行長貝洛特(Jean-Louis Baillot),他遭判處 2年的緩刑和 5萬歐元(折台幣約 166.3萬元)罰金。他的律師告訴《法新社》,貝洛特對於判決結果「非常震驚」,目前正在考慮上訴。

必須「做出一個模範判決」

事實上,檢方本來要求要對法國IKEA裁罰 200萬歐元(折台幣約 6,652萬元),並判前執行長貝洛特一年徒刑、兩年緩刑,它們認為法院必須「做出一個模範判決,並向所有公司傳遞一個強而有力的訊息」。

但無論如何,幫助揭露不法行為的前員工阿馬拉(Adel Amara)對本次結果可以說是十分滿意,他稱這項裁決是「捍衛公民的一大步」,並表示:「知道法國有正義的存在讓我十分高興。」

post title

本照攝於今年三月的另外一場審判,畫面中,一名穿著IKEA背心的IKEA員工和律師抵達了凡爾賽地方法院。

美聯社/達志影像

包含4名警察在內,共15人被告

包含前風險主管帕里斯及前執行長貝洛特,本案被告共有 15人,裡頭除了法國IKEA的高級主管外,還有 4名洩露個人機密訊息的警察,以及私人調查公司「Eirpace」的負責人。

其中,私人調查公司「Eirpace」在當年接受了法國IKEA高層雇用,從警察那裡蒐集其員工的個人資料,例如生活細節和過往的犯罪紀錄等。負責人弗雷斯(Jean-Pierre Fourès)因此被判 2年緩刑及 2萬歐元(折台幣約 66.6萬元)罰金。

最早可以追溯至2000年代初期

檢方表示,雖然本案中的指控都集中在 2009年至 2012年,但其實這項間諜策略,最早可以追溯到 2000年代初期,只是基於訴訟時效的緣故,才無法針對那時候的非法行為提出告訴,它們對此感到十分遺憾。

post title

圖為巴黎IKEA店內的購物袋區,本照攝於 2019年5月,當時巴黎市中心的第一家IKEA正要開幕。

路透社/達志影像

檢查履歷、利用假員工檢舉真員工

至於這項「間諜策略」到底是如何運作的?據外媒報導,涉案主管使用了大型監控系統去檢查面試者的履歷、現有員工的資料,或甚至用來了解對IKEA提出不滿的客人。

而且除了偷看員工的銀行帳戶外,它們甚至會派出「假員工」,再讓假員工負責監控和檢舉真員工的失職行為。

要求警察表親幫忙「看一下」

其中,店面經理索維(Patrick Soavi)便在法庭上向法官說明,自己是如何從擔任警察的表親斯特拉博尼(Alain Straboni)那裡獲得不法的私人資訊。

最開始,索維向斯特拉博尼提供了 49位被初步篩選出來的求職者姓名,要求對方幫他「看一下」,而後者透過警用系統搜尋,確認其中 3人曾經犯下輕罪;後來,索維又二度給出了另外 68個姓名,並被斯特拉博尼建議將其中 5人刪去。

「我認知到以前的自己實在是太天真又太過熱心了,但我們被要求要執行這些檢查,而當我一腳涉入這個系統時,一切都太遲了。」索維說。

post title

照片攝於今年 3月,戴著口罩的民眾在巴黎IKEA外頭排隊等候入場。

路透社/達志影像

約400人遭不法監視

偵辦本案的檢察官塔巴德爾(Pamela Tabardel)透露,受到不法監視牽連的民眾大約有 400人,而她認為,這次事件的重點應該是要「保護我們的私人生活免於受大規模監視的威脅」。

「很令人滿意」

而回到法國IKEA本身,該公司的律師達烏德(Emmanuel Daoud)在判決公布後表示,它們目前尚未決定是否要提出上訴。他指出,本案其實缺乏有力的證據,但目前的罰金已經遠低於本來可能開罰的最高金額。

達烏德指出,基於法國IKEA在事件被揭露後的積極作為,包括針對管理體系改出改革、成立道德委員會等,法院因此做出了「許多無罪判決」。

「這很令人滿意了。」達烏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