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泰兒為她推出芭比 AZ疫苗研發者的小故事

by:徽徽
5535

在吉爾伯特教授的研究團隊成功研發出AZ疫苗後,她不僅獲得英國女王封爵、在溫布頓網球賽受到眾人鼓掌感謝,美泰兒還推出了以她為原型的芭比娃娃,然而對她來說,這場與COVID-19病毒的大戰還沒完,隨時都要繃緊神經......

post title

圖為研發出AZ疫苗的吉爾伯特教授,以及以她為原型設計的芭比娃娃。

歐新社/達志影像

AZ疫苗研發者芭比

近日,英國牛津大學疫苗學家、研發出AZ疫苗的吉爾伯特教授(Professor Sarah Gilbert)收到了一尊以她為原型設計的芭比娃娃,這是美國玩具製造公司美泰兒(Mattel)為了向防疫第一線人員致敬的一項計畫,藉此表彰她們在這場病毒大戰中的貢獻。

一開始覺得怪怪的

然而,吉爾伯特坦言,她一開始覺得美泰兒這麼做「怪怪的」,不過後來她欣然接受,希望能藉此鼓勵更多女性和年輕女孩投入科學研發的領域。

「我希望我的娃娃可以讓孩子們察覺到過去他們可能沒有注意到的職業,像是疫苗學家。我也很熱衷於鼓勵下一代的女孩投身STEM(註)領域,希望孩子們看到我的芭比娃娃後,會發現科學事業對幫助我們周圍的世界有多麼重要。」

註:STEM為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學(engineering)和數學(mathematics)的首字母大寫,泛指這四大領域。

曾經有想過放棄科學

然而,吉爾伯特坦言,過去她曾經有想過放棄科學這條路,尤其是她在英國赫爾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她發現自己一點也不喜歡鑽研在特定領域。

「有的科學家很開心能長期獨立投入單一研究計畫...但這不是我喜歡的工作方式,我喜歡從眾多不同領域中汲取點子。」

「在這個時刻我的確考慮過離開學術圈,做點不一樣的事,」吉爾伯特接著說,她最後還是決定再給投身科學事業一次機會:「...(畢竟)我需要薪水。」

post title

吉爾伯特從小就展現了「沉默剛強」的特質,這樣的特質也協助她繼續踏上研究之路,並且成為研發AZ疫苗的重要關鍵。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沒想過要當疫苗學家

回顧吉爾伯特的孩提時代,她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要當疫苗學家。今年 59歲的她出生於英國北安普敦郡的凱特林鎮(Kettering),父親在鞋業工作,母親則是一名英文老師,也是當地業餘歌劇社團的成員。

沉默剛強  從研究酵母菌開始

在BBC的訪問中,吉爾伯特的同學對她的印象是「沉默剛強」,這樣的特質也反映在多年後、吉爾伯特決定繼續攻讀博士學位上。

在好不容易畢業後,吉爾伯特先是在釀酒工業研究基金會內工作,負責研究拿來釀酒的酵母菌,之後才開始轉往研究人體健康領域。

來到牛津研究瘧疾

1990年代中期,吉爾伯特來到牛津大學研究瘧疾的基因,並由此展開對瘧疾疫苗的研究。也是在這個時期,她的人生因為生下三胞胎而變得更加忙碌。

吉爾伯特的好友形容道,或許是撫育三胞胎的經驗使然,讓吉爾伯特在做事時毫不拖泥帶水、一點都不廢話。

三胞胎的媽媽  做事快狠準

吉爾伯特的兒子弗萊迪(Freddie)表示,他的母親一直都很支持孩子們,並且永遠把孩子們的利益放在心上。雖然吉爾伯特的三個孩子都選擇走自己的路,但他們最後不約而同都選擇以生物化學為主修。

post title

今年 3月19日,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在接種完AZ疫苗後,對著鏡頭比出讚的手勢。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流感到伊波拉

在牛津大學潛心研究的這段時間,吉爾伯特在學術界持續高升,最後成為牛津大學詹納研究所(Jenner Institute)的疫苗學教授,她也成立了自己的研究團隊,以打造全球通用的流感疫苗為職志,希望有朝一日能研發出一款對不同病毒株都有效的流感疫苗。

2014年,吉爾伯特帶領了伊波拉疫苗(Ebola vaccine)的首次試驗;當中東呼吸道症候群(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MERS)肆虐時,吉爾波特跑到重災區沙烏地阿拉伯研發MERS疫苗。

快速研發AZ疫苗

然而當MERS疫苗的第二次試驗開始後沒多久,COVID-19在中國武漢爆發,吉爾伯特很快意識到,或許她可以用同樣的方法製作COVID-19疫苗。

吉爾伯特在牛津大學的同事、共同研發出AZ疫苗的賴博教授(Prof Teresa Lambe)說:「我們當時動作很快。」當中國科學家一公布COVID-19病毒的基因結構後,「過個周末,疫苗差不多就設計好了」。

研發團隊不眠不休

而AZ疫苗研發之所以能如此「神速」,跟吉爾伯特不眠不休地工作有關。賴博提到,她會在凌晨四點收到吉爾伯特的email,這代表吉爾伯特從很早就起床工作,之後一路工作到深夜。

post title

目前,AZ疫苗已經分發到全球 170個國家,讓大眾可以快速施打。圖為台北市民眾在松山文創園區施打AZ疫苗的畫面。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一步步累積  當作和病毒在賽跑

然而,要把想法落實依舊需要時間。研究團隊在實驗室中試了好幾個星期,才研發出了AZ疫苗,並且在去年四月開始製造第一批AZ疫苗,一步一步地擴大試驗範圍。

吉爾伯特教授形容到,這整個過程是一小步一小步累積而來,而非有什麼重大突破的時刻,她說:「從一開始,我們就把(研發疫苗)這件事當作和病毒在賽跑,而不是和其他疫苗開發者在比賽。」

「我們是一間大學,我們不是為了賺錢。」

真正有勇氣的人

秉持著這樣的信念,吉爾伯特在大學的同事和好友都形容她是名有良心、安靜、堅毅和「真正有勇氣」的人。

一名吉爾伯特的博士生說:「有時候我覺得她很害羞,對人有所保留。我們在詹納研究所的有些同事有點害怕她,但是當你真正了解她,並且花時間和她相處,你會發現事情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全球170個國家都在用

隨著AZ疫苗的成功,全球已經有 170個國家在使用AZ疫苗,各界也開始關注吉爾伯特的一舉一動。

「她一定很討厭受到關注,」吉爾伯特的好友、生化學家摩爾博士(Dr Anne Moore)說:「我的意思是,莎拉(吉爾伯特的名字)是那種在房間內不想成為鎂光燈焦點的人。」

在影片 0:22處,可以看到在英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第一天,眾人替吉爾伯特教授鼓掌,感謝她在防疫上的非凡貢獻。

封爵、觀賽、出書  成為鎂光燈的焦點

然而,吉爾伯特的成就讓她不受到鎂光燈的追逐也難。

今年 6月12日、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的官方生日時,她基於吉爾伯特在疫情期間幫助他人的非凡貢獻,特此授予她「女爵士」(Damehood)的頭銜。

而在今年 6月28日、英國溫布頓網球公開賽的第一天,吉爾伯特和一起研發疫苗的同事波拉德爵士(Sir Andrew Pollard)被邀請到皇家包廂觀賽,並且受到現場觀眾鼓掌致意,感謝他們研發的疫苗讓大家可以再次回到球場上。

今年 7月8日,吉爾伯特與一塊研發AZ疫苗的格林博士(Catherine Green)共同出版了《Vaxxers:牛津AZ疫苗與病毒賽跑的內幕故事》(暫譯,Vaxxers: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Oxford AstraZeneca Vaccine and the Race Against the Virus)一書,揭露疫苗的研發過程和碰到的阻礙,希望藉此讓疫苗陰謀論和反疫苗者可以收回不實的論述,並且讓還在猶豫要不要打疫苗者盡快接種。

post title

AZ疫苗研發團隊成員之一的格林博士用製作生日蛋糕來解釋研發疫苗,獨特的觀點讓人更加了解他們的工作。

Photo: Imants Kaziļuns

只是想有所貢獻的普通人

吉爾伯特和格林在書中寫到,她們不是「大藥廠」,只是兩個在母職和養家壓力夾擊下想要有所貢獻的普通人。

對於外界的不實批評,吉爾伯特非常生氣,她在書中寫到:「有時候我們不僅要和病毒作戰,還要和我們的老闆、媒體或一堆螫人的黃蜂(批評者)作戰。」不過,這些挫折從未打消吉爾伯特研發安全又有效的疫苗的決心。

研發疫苗就像製作生日蛋糕

書中也解答了某些人對於AZ疫苗為何能這麼快研發出來的疑惑。格林博士用製作生日蛋糕來解釋,她形容研發對抗新疾病的疫苗有點像為客人訂製生日蛋糕。因為整個製作流程差不多,你可以事先準備好麵團並且先把蛋糕給烤好,等知道客人的生日後,再把要給客人的訊息寫在蛋糕上即可。

全球發送十億劑  危機尚未解除

上個月,AZ疫苗達到全球發送十億劑的里程碑,研發團隊成員之一的波拉德爵士在慶祝之餘,也警告外界COVID-19危機尚未解除。

吉爾伯特也在今年稍早提醒大家戰爭還未結束,研發疫苗依舊是一項需要投入大量努力和資源的辛苦工作。

post title

圖為美泰兒推出的防疫第一線工作人員芭比娃娃,從左到右分別是美國醫師克魯茲、巴西生物醫學研究員德黑素斯、澳洲醫師懷特、英國疫苗學家吉爾伯特、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精神病學住院醫師歐瑞娃以及美國急診室護理師歐蘇利文。

Newscom/達志影像

感謝第一線防疫人員

無論如何,在美泰兒推出的六名抗疫芭比娃娃中,除了吉爾伯特,其他五人分別是美國急診室護理師歐蘇利文(Amy O'Sullivan)、美國第一線防疫醫師克魯茲(Audrey Cruz)、對抗醫療照護體系種族歧視的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精神病學住院醫師歐瑞娃(Chika Stacy Oriuwa)、為巴西COVID-19變種病毒測定基因序列的巴西生物醫學研究員德黑素斯(Jaqueline Goes de Jesus),以及製作出重複用手術服的澳洲醫師懷特(Kirby White)。

美泰兒資深副總裁兼芭比娃娃部門全球負責人麥克奈特(Lisa McKnight)表示:「芭比感謝所有在面對疫情與其加劇的挑戰下,仍做出巨大犧牲的第一線工作人員。」

激勵下一代效法英雄

「為了讓人們看到她們的努力,我們分享了她們的故事,」麥克奈特補充道,美泰兒希望這一系列的芭比娃娃能夠「激勵下一代效法這些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