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勒索的作家 美國Goodreads一星負評轟炸潮

by:徽徽
8439

對名氣不響亮、資源不豐富的作家來說,號稱「書本界Facebook」的圖書社交網站Goodreads很重要,上頭每一則書評都決定了這本書能不能被更多人看見,而網路勒索犯正是利用這一點,對作家們展開攻擊......

post title

最近,美國書籍社交網站Goodreads上出現了一星負評轟炸潮,有許多作家都深受其害。

Photo: Thomas Griggs

「書本界的Facebook」

你有聽過Goodreads嗎?這個成立於 2007年的網站號稱是「書本界的Facebook」,讓網友們以書交友,可以在上面為書籍評分、留下評論、建立書籍討論小組等,這個平台也是許多獨立出版作家被外界看見的機會。

不給錢,就搗蛋

然而,有心人士運用這點,開始對獨立作家、非白人作家、支持LGBTQ等作家進行勒索,如果不支付贖金就要在Goodreads上把他們的心血「洗成一星」,尤有甚者更寫下一則則惡毒的書評,摧毀作家發聲的機會。

以寫言情小說和短篇故事為主的獨立出版作家布萊克(Beth Black),就遇到了網路勒索犯,準備綁架她的作品。

post title

透過留下大量一星負評,不肖人士想藉此阻斷受害者的作家之路,除非受害者願意付錢「贖」回原本的評分。

Photo: Philip Hunt

出動一星負評  狂洗作家心血

幾個月前,布萊克在Goodreads預告她即將出版新書,過不久就收到了一封全以大寫英文字母寫成的email,威脅她如果不付錢就要用負評淹沒她的新書:

要不用妳的錢包照顧好我們的需求,要不我們會摧毀妳的作家事業。付錢給我們,不然為了妳自己好,消失在Goodreads上。

結果,布萊克並沒有付錢,「我把這件事回報給了Goodreads,然後幾小時後,我注意到我寫的書開始掉星,我開始收到一堆一星書評」。

恐讓作家之路止步

為了要讓寫作事業成功,布萊克和許多沒沒無聞的作家一樣,渴求讀者看她的書、留下書評,但這些來路不明的一星書評卻可能讓她的作家之路止步。

布萊克坦言:「對沒有什麼人脈的作家來說,要找到書評很難,你不希望只有自己的親友留下書評,當然親友這麼做很貼心,但這無法成就你的事業。」

post title

圖為Goodreads的首頁。目前,Goodreads上有超過百萬名使用者,堪稱全球最受歡迎也最有影響力的書籍社交網站。

地球圖輯隊

全球最大書籍社交網站

而網路勒索犯正是抓住這點,對作家們展開勒索,也把Goodreads變成犯罪的獵場,且這個獵場大得驚人,目前全球已經有數百萬名愛書人在上面互相交流,為書籍評分和寫書評,堪稱全球最受歡迎也最有影響力的書籍社交網站。

在書本界,影響力就跟Facebook一樣

2013年,科技巨頭亞馬遜(Amazon)看到Goodreads日益蓬勃,決定以 1億5,000萬美元(折台幣約 42億3,825萬元)的代價收購Goodreads。當時,《大西洋月刊》在分析為什麼亞馬遜要買下Goodreads時寫道:「總而言之,在出版界,Goodreads的影響力就像Facebook一樣。」

Goodreads是「必要之惡」

而在沒有強勁對手下,Goodreads的影響力與日俱增、越來越大。

曾待過麥克米蘭(Macmillan)、利特布朗公司(Little, Brown and Company)等知名出版集團的資深編輯斯坦(Erin Stein)表示,出版業視Goodreads為「必要之惡」。

「我希望我不用去管Goodreads,但它對出版業來說是關鍵的一環,」斯坦提到,書本在Goodreads上評分高有助銷售:「許多作家、部落客都在上面,出版業將它當成行銷工具,替書本打知名度。你無法完全忽視它。」

post title

抓住作家們想要正面曝光的軟肋,網路勒索犯以此要求作家們付錢。

Photo: Nahel Abdul Hadi

給勒索犯可趁之機

作家們也和出版業一樣,縱使想要忽視Goodreads,但書要賣得好就得管上頭的評分,而這就給了網路勒索犯可趁之機,某些作家也逐漸覺得,Goodreads的評分系統給他們帶來的傷害大過好處。

Goodreads:案件調查中

在多次被抗議評分系統有問題、平台管理不當後,Goodreads發言人在七月底出面回應,表示他們正著手調查負評勒索案的幾個可疑分子,Goodreads也鼓勵受到影響的作家出面回報。

負評轟炸問題嚴重

然而,對非白人作家丘佩科(Rin Chupeco)而言,Goodreads的管理不當早已積重難返,而且問題就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其中一大問題就是「負評轟炸」:會有一堆帳號冒出來,故意把某本書的評分洗成一星,並且留下大量的負面言論,內容也不一定針對書籍本身,有時會針對作家或是擁護的價值。

資深編輯斯坦說:「有很多人並不是真的在寫書評,他們甚至在書籍正式出版前就已經上傳評論,所以他們不過是在捧或是貶低作家。」

post title

身為作家,最希望的就是作品能夠被人看見、受到公正的評價。

Photo: Jose Maria Cuellar

同行支援  把評價搶回來

在布萊克遭到「負評轟炸」後,一群同行冒出來聲援她,他們上傳正面的評論對付那些負評,想要將她原本獲得的星級給搶回來。

布萊克表示,幸虧她的案子受到大眾高度關注,Goodreads最後很快就介入,協助移除掉冒犯人的評論。

結局常常不了了之

但是,科幻小說家列奧諾娃(Alina Leonova)就沒這麼好運了,她也和布萊克遇到一模一樣的事情,網路上也出現許多同仇敵愾的受害者,但是Goodreads往往只說他們正在研究「防止這種事情未來再次發生的方法」,之後就不了了之。

非白人作家丘佩科在Twitter上求救,表示自己的書籍在Goodreads上從 3.9顆星掉到 3分,想要問有沒有人認識Goodreads的管理員可以協助處理

攻擊目標:非白人作家

在比對受害者的共通點時,出版界資深編輯斯坦發現,非白人作家往往是遭到攻擊的目標:「這些作家在社群媒體上為重要的事情發聲,有的人不喜歡他們說的話,所以就跑到Goodreads上『負評轟炸』他們的書。」

非白人作家丘佩科就說,去年她公開批評白人暢銷青年小說家麥肯辛李(Mackenzi Lee)在別人的作品上簽名有問題後,就遭到了「負評轟炸」。

當時,丘佩科在Twitter貼文中問道:「作家在『別的』作家寫的書上簽名真的可以嗎?因為這件事發生在我寫的書上,看到一名白人作家在一名非白人作家的書上簽下自己的大名,並且拿來當作宣傳...在我看來不太好?」

而這番話很快便替丘佩科引來「一星大隊」的攻擊,她說:「我的書籍評分一夜之間從 3.9顆星掉到 3顆星,還看到人們跟別人說,不要去轟炸麥肯辛李的書,事實上我才是受害者,不過直到我發聲之前都沒什麼人在乎這件事。」

Goodreads大小眼

當丘佩科向Goodreads回報時,她什麼回覆也沒收到。

丘佩科說:「我寄email給Goodreads反應這件事,好幾個來自美國科幻和奇幻作家協會(SFWA)的成員也想要幫我,但最終什麼也沒發生。」

「過去我有寄信給Goodreads回報其他問題,當時他們很快就回我了,但他們從來沒有就這個問題回覆過我。」

「Goodreads只會移除那些專門針對作者的評論,但他們並不是替每本書都這麼做——他們只會為那些背後有大型行銷和公關團隊的作者這麼做。」

post title

美國科幻小說家湯姆林森遇到了一批網路跟蹤狂,在Goodreads和亞馬遜上用一星負評轟炸他的作品。

Newscom/達志影像

不敢發聲  擔心被騷擾得更嚴重

丘佩科指出,許多非主流作家都遇到了一樣的事情,但他們擔心會受到更進一步的騷擾而不敢出聲。

所謂「更進一步的騷擾」,美國科幻小說家湯姆林森(Patrick S. Tomlinson)心有餘悸,他有一年半的時間被一群網路跟蹤狂盯上,他出的每本書在Goodreads和亞馬遜上都遭到「負評轟炸」。

出動數百個假帳號  留下破千則一星負評

「在一年半左右的時間裡,這個團體...創造了數百個假帳號,讓他們可以在我的好幾本作品上留下超過 1,000則假的一星評論,」湯姆林森指出,這些「假帳號」成立的時間都很新,他們通常都會取一些冒犯人的帳號名稱,並且留下誹謗性的評論,讓真正的讀者對他的作品不感興趣。

找人冒充作家妻子、業界大咖

在SFWA的幫忙下,湯姆林森最後讓Goodreads採取行動,但這已經消耗他大量時間,也對他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這些人假扮成我的前妻和我的現任妻子,他們找人來冒充其他作家和SFWA的董事會成員,想要塑造這些在業界受人尊重、有份量的人公開批評我和我的作品的假象。事情要嚴重到這個地步、受到SFWA出面施壓,Goodreads才願意表態:『OK,我們有問題。』」

post title

在亞馬遜購物網站上要留下商品評論,得先滿足帳號驗證和消費金額的基本條件。

路透社/達志影像

應該向亞馬遜學習  採取預防措施

湯姆林森表示,他知道負評轟炸這個問題要在Goodreads上根絕並不容易,但他說Goodreads至少該向母公司亞馬遜學習,採取某些預防措施。

舉例來說,要在亞馬遜購物網站上留下商品評論,使用者不僅得使用email和手機號碼驗證帳號,他們還得在過去一年間使用有效的信用卡或簽帳金融卡消費至少 50美元(折台幣約 1,413元)。

反觀申請Goodreads的帳號根本就不需要繁瑣的驗證,有心人士一天內就可以創造好幾個假帳號,然後開始負評轟炸目標作家。

收到勒索信  記得向警察報案

澳洲編輯沃利斯(Paul Wallis)則建議作家們,要是真的收到嫌犯的勒索信,應該要狠狠地回信,並且就算看到大量負評也不要慌,畢竟像這麼海量的一星負評本身就很可疑,也很沒有意義,讀者喜歡這本書依舊會買。

還有一個不是那麼有用的方法:向專門處理網路犯罪的警察單位報案,雖然最後可能不了了之,但有助於警方建立這些嫌犯的檔案。

離目標還有一段距離

回到Goodreads身上,他們在網站成立宗旨處寫道,他們的任務在幫助人們「找到和分享喜愛的書」,現在看來離這個目標仍有一段距離。

資深編輯斯坦表示:「Goodreads剛成立時的意圖是好的,在出版界,我們一直都希望能讓人更簡單地找到新書來讀,因為每年都有好多書出版,有好多書都很棒。」

「但是,此時此刻Goodreads並沒有滿足這個需求,它們沒有有效地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