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仙境馬特洪峰 情迷無煙山城策馬特

by:阿雀
3475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王化裕 (旅遊作家) 

從策馬特出發,搭上高納葛拉特鐵道,這趟火車旅程不賣關子,剛出發沒多久、穿越密林,主角馬特洪峰就迫不及待地出現在窗外,一路蜿蜒相隨。

post title

冬季的高納葛拉特擁有多條雪道,深受滑雪客青睞。

合作廠商

人類,不得不說真是種視覺的動物啊!這觀點放在名聞遐邇的馬特洪峰(Matterhorn)之上,獲得了最好印證。放眼全球名山,她海拔高度4,478公尺的個頭連百大都排不上,卻因出眾的「顏值」,讓她在阿爾卑斯山脈群峰中是如此耀眼、如此特出,以至於給所有見過的人(無論是親臨或透過媒體)留下深刻印象。

一座四面陡峭的錐型山峰,就這麼尖聳在瑞士、義大利邊境,遊客望之無不震撼、傾心,而熱衷挑戰的登山客看了,難免倒吸一口涼氣,心想「四面都這麼陡峭,該怎麼征服啊?」往往還沒攀登呢,就先自慚形穢起來,一直到百餘年前才有膽大者嘗試挑戰,最終在1865年7月14日由愛德華.溫珀(Edward Whymper)等人首次登頂,創下紀錄,也迎來悲劇。

一部瑞士策馬特(Zermatt)小鎮史,我猜大概有半數篇幅都離不開講述馬特洪峰登山史,走進坐落馬特洪峰山腳谷地的策馬特,只要仔細留心,不難發現這裡是歐洲人趨之若鶩的登山勝地,最熱鬧的班霍夫大街(Bahnhofstrasse)上,戶外用品店為旅人備齊一切裝備(當然,如果計畫來登山、健行,建議使用自己穿戴慣的裝備為佳)。

post title

策馬特的班霍夫大街上,有多家戶外用品店為旅人備齊一切裝備。

Photo: Tiia Monto

散步巷弄間,也能與那些創下輝煌紀錄的登山家足跡巧遇;如果想更進一步認識那些冒險故事,就請造訪一趟馬特洪峰博物館吧!裡頭介紹了策馬特考古遺址、馬特洪峰相關知識、登山裝備如何演進,自然也少不了攀登者前仆後繼的探險事蹟。

150多年前,由英國人愛德華.溫珀率領的五人登山隊克服困難,成功登頂馬特洪峰,卻在下山時發生意外,除溫珀平安回到策馬特外,其餘四人不幸喪生,其中一人甚至連遺體都遍尋不著。如今在博物館內,還以玻璃櫃展示當年斷裂的繩索,記錄這段輝煌又帶著遺憾的事蹟。

登山客命喪聖山後換來什麼影響?檢討當地政府?封山?禁止攀登?都不是,看似無解的馬特洪峰被成功登頂後,吸引了更多想挑戰自我的登山客趨之若鶩,他們明白:戶外活動皆有風險,而這份風險不論高低,都必須自己承擔,即使不幸命喪大山,都是自己的選擇,家屬也多願意將罹難者安葬在策馬特,讓他們摯愛的親人長眠鍾愛的名峰旁,無怨無悔。

post title

搭上高納葛拉特鐵道後不久,便能看到馬特洪峰(圖左)。

Photo: Kabelleger / David Gubler

在山嶽之國瑞士登高、賞名山,發達的鐵道網絡解決了交通問題,只要買張火車票,即使不良於行的年長者,也能輕鬆抵達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賞景。從策馬特出發,搭上高納葛拉特鐵道(Gornergrat Bahn, GGB),這趟火車旅程不賣關子,剛出發沒多久、穿越密林,主角馬特洪峰就迫不及待地出現在窗外,一路蜿蜒相隨。

高納葛拉特鐵道是瑞士首條電氣化鐵道,2016年與台灣阿里山森林鐵路締結為「姊妹鐵路」,登山鐵道運用了齒軌技術,讓火車具備爬坡能力,齒軌列車從海拔1,604公尺的策馬特起站出發,其間攀登的高度比台北市七星山還高,只運行九公里,即抵達海拔3,089公尺高的終點站高納葛拉特站,迎接旅人的也非簡陋山屋,而是宛如城堡造型的高級飯店3100Kulmhotel Gornergrat,就算不在這兒睡上一晚迎日出,也可進入裡頭祛祛寒意,到餐廳用餐、喝杯咖啡、逛紀念品店,看世界最大的馬特洪峰造型巧克力,體貼喜愛親近山的旅人,一切本該如此愜意。

post title

遊客欲拜訪策馬特,可搭乘馬特洪哥塔鐵道前往。

Photo: hpgruesen

策馬特坐落山谷,這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也促成了當地禁行燃油車的決議。早在1961年,策馬特居民即透過公投,禁止汽、柴油車輛進入,避免空汙滯留山城,今日遊客欲拜訪策馬特,可搭乘馬特洪哥塔鐵道(Matterhorn Gotthard Bahn, MGB)前往,若開車族就得先將車輛停泊至鄰近的塔什(Tasch)站,再轉搭火車進入。

抵達策馬特站、剛下列車,可發現外頭廣場已有小型電動車等著載運乘客行李;步行班霍夫大街時,也常能與蹄聲達達的載客馬車擦身而過。熟悉瑞士的導遊還分享了件趣聞:原來策馬特曾發生過一樁「環保」搶案,搶匪打劫銀行後逃離現場,用的交通工具竟是自行車!不得不佩服當地禁用燃油車的政策,執行得果真相當徹底。

post title

瓦萊州傳統建築「香菇屋」會在屋腳處墊上石板隔絕木樁,以避免老鼠攀緣而上。

Photo: hpgruesen

我愛恣意在策馬特古色古香的街道漫遊,呼吸著來自崇山峻嶺的清新空氣,離開賣店區,往僻靜處多走幾步探尋,還能一睹瓦萊州最傳統的木屋形式「香菇屋」,這種屋子在屋腳處,特別墊上石板隔絕木樁,以避免老鼠攀緣而上,類似的巧思我曾在台灣泰雅族穀倉見過,沒想到再度相遇竟是相隔千里的瑞士策馬特!不免讚嘆起老祖先們的共通智慧。

由於在策馬特幾乎每個角落,都能欣賞到馬特洪峰的壯偉英姿,我建議把握晨昏時段取景捕捉,更能拍出不同於藍天尖峰的另種風情,比如太陽尚未露臉時,金色晨光會搶先染滿山頭;或趁傍晚華燈初上,從小山坡俯瞰馬特洪峰下的千家燈火,真令人百看不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