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萬人、6萬流浪犬同住一島 關島那看不見盡頭的浪浪難題

by:山謬
15548

身為關島唯一一位捕狗人,伊瓦內斯的工作彷彿永遠都看不到盡頭,在這座住著約 17萬人、上萬隻流浪犬的島嶼上,浪浪與人是他們多年來都無法解決的問題......

post title

伊瓦內斯是關島上的唯一一位捕狗人,然而,他的對手卻是島上超過 3萬隻的野狗,懸殊的差距讓他長時間以來都疲於奔命。圖為兩隻流浪狗,但非攝於關島。

Photo: yawan sahu

一日之計始於8點 關島捕狗人的捕狗人生

關島居民伊瓦內斯(Nicholas Ibanez)的一天,大約在早上 8點以前就開始了。每天早上,伊瓦內斯都會帶著一杯咖啡坐進卡車裡,開著卡車在島上巡視,尋找適合設陷阱的地方,好讓他能在與流浪犬的戰爭中佔據上風。

一人vs三萬流浪犬

然而,身為關島上唯一一位捕狗人,他的對手是島上超過 3萬隻的流浪狗——不管他怎樣努力,流浪狗彷彿沒有捕完的一天。

「有太多議題以及太多動物了,總是有事等著你去處理。」伊瓦內斯有些無奈地補充:「捕狗有時很危險,我從來沒被咬過,但我是一點都不想被咬啦。」

post title

關島是一座位於太平洋的蕞爾小島,島上住著約 17萬居民,以及上萬隻的野狗。圖中紅色標記處即為關島的位置。

地球圖輯隊

17萬人與6萬流浪犬 浪浪問題居民困擾

關島是太平洋中間一座隸屬於美國的小島,島上住著約 17萬人,以及成千上萬隻的野狗——沒有人具體知道究竟有多少隻,有些數字估計約在 2、3萬隻左右,有些則稱實際數字上看 6萬。

不論確切數字是多少,可以確定的是,這些多到難以想像的野狗已經成了關島的一大問題,牠們會在高速公路上追著汽車跑,會跑去攻擊人們飼養的寵物,有時就連路人都不放過,讓當地居民非常苦惱。

可能隨美軍抵達 戰後未離到後代成隱憂

關注關島流浪狗問題多年的組織布尼飛行計畫(Boonie Flight Project)指出,在二戰期間,美國為了軍事需求,帶了上百隻狗狗來到關島,可是在戰爭結束後,很多狗狗並未隨著美軍一同離開,反而被留在當地,而在未獲得妥善管理的情況下,如今牠們的後代,已經成為關島的一大隱憂。

不只追、咬 還可能造成狂犬病爆發

這些狗狗除了危害人身安全,居民們也擔心牠們會成為狂犬病的溫床——這並非杞人憂天,在 1967年,關島就曾爆發一波狂犬病疫情,當時政府一度使出毒餌、派人朝狗開槍等方法,竭盡全力試圖壓制疫情。

「狂犬病對我們是個很真實的威脅。」關島動物收容所「關島動物需要幫忙」(Guam Animals in Need)的所長哈德利(Alison Hadley)說道。

結紮計畫是解決之道 缺錢、缺人難落實

從那時起,關島的流浪狗問題就一直沒有真正地被解決過。關切流浪狗議題的民眾指出,免費或是廉價的結紮計畫是解決流浪狗問題的根本之道,偏偏多年來,關島一直都缺乏獸醫師,為寵物結紮的觀念也不普及,使得流浪狗問題一直無法根治。

「在關島,每件事都缺錢。」動物收容所「關島動物需要幫忙」的董事長魯爾(Cyrus Luhr)提到,流浪狗無法一勞永逸解決的一項副作用,就是讓島上的捕狗人壓力很大:「這個工作(捕狗)很困難,折磨了許多動保單位的官員......老是有緊急狀況需要處理。」

在這部影片當中,裡頭的流浪狗群就是先前倍受關島民眾關注的狗群影片。

流浪狗群聚集 影片瘋傳

今年夏天,有民眾在機場旁的一座廢棄小屋附近,發現了約 50隻流浪狗聚在一塊的畫面。這部影片經上傳後,在關島鬧得沸沸揚揚,居民們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流浪狗這個老問題上。

「情況已經失控了,已經完全無法控制,」轄區涵蓋機場周遭地區的巴里加達村村長布拉斯(June Blas)表示:「這對人民的生命是個威脅,我們需要幫忙,才能解決這個問題。」

不能放置不管 如何處理居民分歧

雖然人人都知道不能放置不管,可是該如何處理,居民們卻分成立場鮮明的兩派。激進的一方主張應該射殺、毒殺流浪狗,但溫和的一方反而主張應該要循序漸進,用結紮等方式逐漸控制流浪狗的數量。

「島上有人很討厭流浪狗,有人想要......射殺或是毒殺狗;但也有人表示『OK,我們一起來安排時間表,好好餵食流浪狗吧。』」住在關島上的護士康寧漢(Julie Cunningham)說道。

你餵狗,我危險

現年 59歲的布拉斯(Rosie Blas)就住在最近被人發現聚集了很多流浪狗的廢棄小屋附近,近來她很常發現有人到她家附近餵流浪狗,而且百勸不聽,讓她相當苦惱。

「我曾經告訴其中一個餵狗的人,我說我知道他們很想照顧狗狗的心,可是你們這麼做形同危害了住在周遭的居民,」布拉斯在受訪時告訴記者:「我告訴她(你們餵狗),面對危險的是住在附近的人們,不是他們。」

post title

面對居民的抱怨,刻意餵食狗狗的人也很沮喪,因為他們這麼做,其實是想幫忙解決關島上的大量流浪狗問題。圖為一名動保人士正在餵食流浪狗的照片,但非攝於關島上。

Newscom/達志影像

餵狗只為得到信任

然而,對於這些餵狗的人來說,居民的抱怨也讓他們很無奈,因為他們其實是在幫忙解決問題。

瓜漢寵物之足(Guahan Paws for Pets)就是其中一個遭居民抱怨的組織,但根據該組織的說法,他們餵狗其實是為了博取狗狗的信任,好順利救援牠們,為牠們結紮、接種疫苗,接著送離關島讓人們領養——事實上,近來有不少動保組織都採取類似的做法,布尼飛行計畫也是其中之一,被他們送走的狗狗們分別在德州、紐約州、印第安納州等地方找到新家。

狗群影片瘋傳 動保部門擴編、收容所預算增

在餵狗行為遭居民抱怨後,瓜漢寵物之足的志工威廉姆斯(Jennifer Williams)等人與政府協商,會後一行人同意暫停餵食幾天,但也表達希望能與政府合作處理流浪狗問題的意願——這也包括了機場附近約 50餘隻的流浪狗群。

目前並不清楚雙方是否有展開合作,但有志工指出,當局宣稱它們有縝密的計畫,包括要與動保部門合作設陷阱捕狗,再將狗兒帶往動物收容所。然而,有些志工認為此計畫成效堪慮,一來是動物收容所早已「狗」滿為患,二來則是在當局誓言要處理問題後好幾天,影片中的狗群依舊在當地徘徊,狀況看來沒什麼改善的跡象。

除此之外,關島政府也計劃要擴編動保部門,議會最近則在狗群聚集的影片瘋傳後,決定將動物收容所的年度預算從每年 15萬美元(折台幣約 420萬9,000元),增加至每年 60萬美元(折台幣約 1,683萬6,000元)。

post title

捕狗人伊瓦內斯坦言,捕狗這份工作並不容易,但他也在學習處理這份工作帶來的各種情緒。圖為 2014年時在羅馬尼亞街頭捕狗的捕狗人,非關島上的捕狗人伊瓦內斯。

路透社/達志影像

捕狗人負擔沉重 晚上工作避免遭人妨礙

但在這些做法生效之前,捕狗的任務還是有一大部分得落在捕狗人伊瓦內斯的身上,而這陣子可以說是他從業以來最艱困的一段時期。

最近他開始等到晚上才出門設陷阱、捕狗,因為在白天,有一小部分動保人士會故意跑來妨礙他工作,嚇跑伊瓦內斯打算抓的流浪狗,「最近我開始遇上麻煩......我真的很害怕,我不是壞人,下令扣扳機的人不是我。」

學習面對情緒 否則不適合當捕狗人

現在,伊瓦內斯仍在學著面對複雜的情緒,「你很常得面對這些,有時是人們看到你捕狗時產生的情緒,有時是你自己看到動物生病、死去或是受虐時產生的情緒」。

「但它們不會影響我。你得學習處理它們,否則這份工作就不適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