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體看非洲為何越看越錯?

by:維多魚
24236

日前,非洲的南蘇丹發生長達 1個月的內戰,英國《衛報》記者針對南蘇丹的情形發表他的看法,非南蘇丹人士普遍都能接受他的意見,但這篇分析卻遭到南蘇丹人的批評,認為這名記者完全誤判了實際情況。

同樣的分析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半島電視台的政治分析師聶波拉(Nanjala Nyabola)以他的觀點來告訴你為什麼西方媒體常會錯誤分析非洲的情形。

post title
路透社

西方媒體vs.非洲
2013年年底,世界上最年輕的國家南蘇丹爆發了內戰造成上千人傷亡,這場內戰躍上國際版面受到各國的關注,英國《衛報》記者霍登(Daniel Howden)就特別針對南蘇丹的內戰發表了一篇分析,然而卻在網路上掀起激烈論戰。從《衛報》網站上的留言來看,非南蘇丹人士普遍都能接受記者霍登的看法,但霍登的分析卻在南蘇丹網路論壇上遭到強烈批判,知名的推特人士甚至批評這位記者完全誤判南蘇丹當地的情勢。

半島電視台的政治分析師聶波拉認為這個現象相當有意思,他開始思考究竟哪一方的說法才是正確的,以及為什麼西方媒體報導的非洲總是跟事實不一樣。

以種族來篩選
《衛報》在刊登記者霍登的報導時,特別介紹霍登是「第一個在南蘇丹現場的西方媒體」,聶波拉認為這個敘述可以說是忽略了南蘇丹當地數千名記者、作者、消息提供者的實際經驗,以西方媒體為尊的一個敘述。西方媒體創造了一個以種族來畫分的知識階層,根據種族的不同來篩選資訊,不自覺地忽略非洲當地人的聲音。因此,一個是在過濾資訊的時候以種族作為篩選機制的意見,另一個則是根據自己在當地的生活經驗所發出的聲音,聶波拉認為他會傾向於相信南蘇丹當地人的意見。

都是刻板印象惹的禍
聶波拉認為,西方媒體因為無法面對並解決知識階層的問題,常會錯誤報導非洲議題,這樣的情形在未來也會持續看到。第一,在知識階層中,知識被畫分成「西方」和「非西方」兩大陣營。非洲的議題只是作為非西方來進行報導,鮮少被真正地了解並分析事件背後的影響和價值。另一方面,從歷史書、非洲文學、以及觀察到的現象中,西方媒體已經先對非洲產生了許多刻板印象,各家西方媒體在報導非洲時往往是從這些刻板印象作為出發點來報導。例如南蘇丹內戰的報導,記者常是從「種族問題」這個刻板印象切入。

post title
路透社

會多種語言才能貼近事實
第二,西方媒體認為自己只要會說英文和斯瓦希里語就可以採訪到非洲當地的真實情形,然而這是不夠的,這 2種語言所採訪到的情形仍然是有限,而且和事實可能是有所出入的。

編註:《維基百科》提到,斯瓦希里語是(Swahili)是非洲最多人使用的語言之一,和阿拉伯語、豪薩語並列為非洲的三大語言,目前在坦尚尼亞、肯亞、烏干達、剛果、盧安達、蒲隆地、索馬里、馬拉威、葛摩群島、莫三比克等國家使用。

和親密關係有關
聶波拉引用了作家韋奈那(Binyavanga Wainaina)說的話,韋奈那在國家地理雜誌上提到,肯亞首都奈洛比地區的人會說 3種官方語言以及當地的方言「申語(Sheng)」,而且他們會視場合不同選擇使用的語言,在正式的場合像是學校、辦公室用英語;而申語則是用在和家庭或是兄弟會相處的時候。在台灣其實也有類似的切換語言情況,部分台灣人在辦公室和同事說中文,回到家中則改和家人說台語。

借由奈洛比人在不同場合使用不同的語言,聶波拉進一步解釋,當一個會多種語言的人在對話中切換不同語言,除了是在尋找最好的措辭來表達意思之外,也與說話者和「聽話者」之間的親密程度有關係。語言所表達的意思比文字還要多更多,因此在語言互譯的時候,意思一定會產生落差。

沒有被「正確」聽見
所以當一個不會說方言的外國記者踏進一個國家,採訪時只能用官方語言和當地居民溝通,在語言轉譯之間,傳達出的意思就已經失去原本的意義,聶波拉認為這就是外國記者在報導非洲新聞會產生這麼多錯誤的原因。

了解語言切換所帶來的背後意思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舉個例子來說,許多非洲人都了解種族關係的流動性,因此在方言申語或是其他非洲語言中,「種族關係」這個詞具有可變性和實用性質;然而在英語中,種族關係(ethnicity)卻是有強硬和固定不變的意涵。在從方言翻譯成英語的時候,用詞的意思也隨之改變,因此非洲所發出的聲音往往並沒有被「正確」聽見。

post title
路透社

自己說自己的故事
聶波拉最後建議一個方法來解決這個複雜的問題,那就是直接問非洲人的想法,並讓他們自己來說自己的故事。但就像前述提到的有知識統治階層的問題,聶波拉也自嘲對這樣的事情不抱希望,認為還是準備好面對另一個非洲的錯誤報導比較實際。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網友,請參考” Why do Western media get Africa wrong?

延伸閱讀:《南蘇丹達成停火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