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目的不足信 國際法院判日本須暫停捕鯨

by:阿咖
10040

人類從地球萬物取得資源延續生命,但經濟活動往往會衝擊到另個族群的生存,以大啖生魚和海味聞名的日本,多年來就因為捕鯨活動不斷受到國際質疑,現在國際法院就決定要暫時禁止日本捕捉鯨魚的活動。


 

post title
路透社

BBC、《德國之聲》綜合報導,日本出了名的捕鯨作業傳出必須暫停的消息,日前國際法院(ICJ)就裁決,日方所說的科學目的捕鯨作業有缺失,他們也沒有提出足夠的科學證據,於是判定日本必須停止捕鯨行動。國際法院也談到,日本說為了科學研究進行捕鯨,但卻無法解釋為什麼要殺死超出研究所需數量的鯨魚。
 
回應此事,日本政府發言人四方敬之(Noriyuki Shikata)就說:「我們感到相當失望,我們的捕鯨作業是用來科學研究而不是營利。但我們仍會遵守國際法院的判定」,日本政府的態度也表示接下來他們將不會允許捕鯨船到南方海洋區進行作業。
 


 

post title
路透社

1萬頭鯨魚遭捕殺
早在25年前,國際間就已經針對商業捕鯨行為下了禁止令,但澳洲政府就指出,日本在這項禁令後仍有捕鯨行動,過去20多年中他們已經殺死超過1萬頭鯨魚,2013年6月時,澳洲和紐西蘭認為日本其實仍有商業捕鯨行為,就決定對日本提出上訴。日本政府認為,澳洲不過是想將他們的文化規範套在日本上。
 
1986年時,日本曾簽署暫停捕鯨的協定,但他們仍以科學研究的目的持續在北太平洋和南太平洋區捕鯨。就日本的立場來說,他們認為小鬚鯨(minke whale)和其他物種的數量豐富,儘管有捕鯨活動,但這些物種仍是能永續存活下去。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極具爭議的動保團體「海洋守護者協會」,協會的標誌之一就是帶有骷髏頭的標章。他們的立場是要直接對捕鯨作業進行干擾

暫時自由
國際法院的判定不只是澳洲的勝利,對努力保護鯨魚的環保人士來說也是大好消息。
 
曾與日本捕鯨船在海上正面衝突過的馬修森(Sven Matthiessen)就表示:「能聽到鯨魚不再被這種騙人的研究目的所害,真的很棒」,馬修森屬於動保團體「海洋守護者」(Sea Shepherd),他也是一名海洋科學家。
 
「我真的很開心。鯨魚們在接下來幾年中可以享有自由,也不會有人拿著魚叉開船在後面追他們。南極不會出現殺鯨的畫面,這真的是很棒的判決。」
 
編註:根據《維基百科》,「海洋守護者」的創辦人保羅‧沃森(Paul Watson)本是綠色和平組織的成員之一,但他在保護鯨魚的行動上與綠色和平組織不同,後來就自行創辦了海洋守護者協會,他認為要保護鯨魚,必須對捕鯨作業採取「直接行動」,也就是用毀壞和其他方式來物理妨礙捕鯨船作業,這與綠色和平組織強調避免破壞或物理妨礙的方針不同。保羅沃森在許多國家被視為激進份子。
 



 

post title
路透社

2008年時,長達16公尺的抹香鯨擱淺死亡在福建省的海邊

瀕臨滅絕
自從20多年前國際簽署禁捕協議後,鯨魚的數量終於漸漸回穩,但某些鯨魚家族仍面對危機,例如世界上最大生物藍鯨(blue whale)、現存世界上第二大的長鬚鯨(in whale)、世界第三大的塞鯨(sei whale)、南露脊鯨(southern right whale)、以及潛水冠軍之稱的抹香鯨(sperm whale)都面臨滅絕危機。


編註:根據《維基百科》,因為藍鯨的體積太過巨大,所以很難去測量牠們的體重。許多捕鯨人所獵殺的藍鯨並沒有完全測量過重量,因為他們首先會將鯨魚切成容易處理的大小。這導致藍鯨的總重量被低估,因為牠們的血液與體液都流失掉了。直到目前為止,美國國家海洋哺乳類研究室(National Marine Mammal Laboratory)的科學家精確測量過最巨大的藍鯨是一隻重177公噸的雌鯨。



 

post title
路透社

日本千葉縣和田市的魚販們正忙著肢解貝氏喙鯨(Baird's Beaked whale)


 

post title
路透社

魚販踩在貝氏喙鯨的血肉中

活的比死的更有價值
一直以來,日本的捕鯨作業就受到外界質疑,但他們表示這些活動是為了讓他們了解鯨魚在日本漁業上的影響,同時可以了解鯨魚在過度捕撈的環境中的復育狀況有甚麼進展。但就動保人士馬修森來說,日方的捕鯨作業沒有甚麼研究價值。
 
「你要從死鯨魚身上得到的唯一訊息,就是從塞在牠們耳朵中的東西來研判這隻鯨魚是幾歲時候死的」
 
馬修森進一步談到,對科學家而言,其實依靠活體組織、鯨脂、衛星資訊和排泄物就能揭露許多現象,他說:「根本沒必要殺死鯨魚,你光從旁觀察牠們就能得到許多資訊」,但他也表明現在的爭議點已經不是符不符合科學目的,而是經濟層面的議題,因為日本當地正努力維持鯨魚肉市場持續下去。
 



 

post title
路透社

鯨魚肉對某些日本人來說是頂級享受

捕鯨三國
過去,捕鯨是相當盛行的一項漁業活動,但現在世界上只有冰島、挪威和日本三國仍進行這件事情,以日本境內來說,買賣鯨魚肉是合法的,就算是以科學研究為目的而進行的捕鯨行動,那些捕到的鯨魚,牠們最後的目的地就是魚市和雜貨店中。



 

post title
路透社

東京以鯨魚肉料理聞名的店家「捕鯨船」(くじらの店 捕鯨船)


 

post title
路透社

2004年時,為了推廣鯨魚肉,東京推出炸鯨魚串


 

post title
路透社

俄國當地的原住民楚科奇人坐在戶外

鯨魚是生命所需
其實,捕鯨在某些地區是重要的維生來源,例如俄國的楚科奇族(Chukchi)或是加拿大的因紐特人(Inuit,愛斯基摩人的一個分支),他們都被官方允許可以在非商業目的下進行捕鯨活動,對他們來說,捕捉鯨魚的活動是歷經百年的傳統習俗,鯨魚可以提供他們日常所需的肉和油脂,骨頭也有多種用途,對原住民而言,鯨魚全身都是重要的生計來源。
 
 


 

post title
路透社

浪費納稅人的錢
外界認為,日本的鯨魚肉需求量正迅速下滑,而政府要補助捕鯨業也不再有正當性,馬修恩說:「只要這些研究計畫持續被日本的納稅人贊助,那這樣的捕鯨作業就會一直出現,但對這些捕鯨業者來說,他們沒有甚麼合理的理由可以解釋為何要到南半球去捕鯨,目前也缺乏足夠的科學研究證據,這件事沒甚麼利益可圖,所以為什麼要這樣浪費納稅人的錢?」
 
目前,日本的捕鯨作業只是暫時停止,日本政府就表示他們會仔細研究國際法院的裁判,並進一步修正捕鯨的研究計畫,因為國際法院曾談到如果日本的研究計畫有好好的設計,那麼為了科學目的而進行的殺鯨活動就會有其道理在。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Japan accepts court ban on Antarctic whaling
02 “World court harpoons Japanese whaling program
03 “Hunting the giants of the sea
 
 
延伸閱讀:《瀕臨滅絕的黑鮪魚
大自然的禮讚 鯨鯊振興小村經濟
殺死大鯨魚的迷你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