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領袖自首並請學生退場 聲明稿:這是對政府無聲控訴

by:阿咖
7833

2個多月來,香港佔中爭取真普選的行動不時出現激烈抗爭場面,而隨著時間過去,市民的支持聲浪也漸漸削弱,儘管抗議現場仍有學生駐守,發起抗議行動的「佔中三子」還是決定呼籲眾人撤退,並表示他們會向港警自首。



 

post title
路透社

示威者模仿電影《飢餓遊戲》中主角們的手勢

以退為進
BBC 2號報導,發起全民佔中運動的「佔中三子」共同發出聲明,請示威的學生和民眾能「以退為進」,先撤退停止示威活動。發出聲明的三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也表示,他們將會在周三時前往警局自首。
 
最初,香港佔中的示威活動是由爭取民主普選的團體發起,但之後活動規模漸漸縮小,示威現場多半剩下學生守在抗議現場。周一時(1)學生領導人黃之鋒(Joshua Wong)也展開絕食抗議的方式來爭取普選。
 
會有這波示威,是因為中國政府規定香港2017年大選的特首候選人要由他們來指定,示威者對中國的決定感到憤怒因此走上街頭抗議,主張他們要真正的民主。


 

post title
路透社

週二時,發起佔中爭普選的:戴耀廷(中)、陳健民(左)、朱耀明三人召開記者會呼籲學生撤退,並表明他們會自首。

BBC駐香港記者John Sudworth分析:
「香港爭取普選的抗議行動,已漸漸失去抗議能量和選擇餘地,戴耀廷等人的聲明其實已經計畫多時,他們在2號時的宣布也就是讓事情有所確定。
 
長達2個月的時間,佔中行動沒有讓香港政府和中國做出任何讓步,而現在寒冷的冬季將至,市民支持的力道漸漸退去,而抗議陣營的規模也一點一滴縮小中,另方面,港警的驅散行動則是越來越強烈,這代表,抗議民眾遭到逮捕或是受傷的風險將會升高。
 
戴耀廷等人在此時的聲明其實不難解讀,因為在現階段佔中活動仍居上風,或是至少還沒有完全失敗的情況下,在此刻放棄是可以理解的,而示威活動本身也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算是成功,佔中示威者已經讓全世界以及中國看到,人民渴望民主改革,而這樣的需求會得到相當多人的支持。
 
中國方面,雖然他們沒有要和示威抗議者們妥協,但他們因為這場活動學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有可能面臨失去香港整個年輕世代的風險。
 
阻擋政府和示威者的拒馬終究會撤下,不論讓這一切撤下的是通過武力還是絕食抗議,現在要問的是,香港在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post title
路透社

上週末的警民衝突讓許多人受傷

週三自首
2號記者會上,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三人共同念出他們的聲明,其中朱耀明曾哽噎落淚,他們三人表示會自首來展現「承諾和責任」。

聲明中也談到:「雨傘運動持續兩個多月,學生和市民無畏無懼爭取普選,秉持愛與和平的精神,贏得全球稱許。爭取民主,絕不只爭朝夕,我們認為雨傘運動到今天已啟蒙了一代人對民主的追求,明天的戰場仍然廣闊,現在是時候把群眾力量轉化為持續的公民社會運動,在各個社群深耕民主的精神。」
 
接下來,他們計畫以法庭專業組織的辯論、社區工作以及資助民主教育等方式來繼續和平佔中的行動。


 

post title
路透社

上周末港警和示威者們發生激烈衝突,有民眾滿頭鮮血被緊急架走


 

post title
路透社

港警在衝突中臉部掛彩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帶領學生抗爭的領導人之一黃之鋒


用身體喚醒大眾注意
帶領學生爭取民主的黃之鋒,他和其他2名領袖在周一晚間開始絕食抗議,他們表示希望能重啟與港府的對話,「重新打開政治改革的路程」。
 
週二時,黃之鋒對記者坦言:「我們承認要在未來有更大規模的行動是很難的,所以與其要面對警棍和催淚瓦斯,我們選擇用自己的身體來取得大眾的注意」

「我們不確定絕食抗議可以對政府形成多大的影響,但我們希望大眾可以理解到學生的絕食抗議行動,並問問他們自己接下來可以做些甚麼。」



 

post title
路透社

剛起床的黃之鋒到公共廁所中梳洗

 

post title
路透社


上週日時,數百位示威者不滿港警掃蕩旺角區的行動,於是香港金鐘區出現示威者與港警激烈衝突的場面。除了旺角區遭到港警驅散外,香港的金鐘區還有銅鑼灣區都還保有示威者陣營。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港警把佔中陣營的旗幟拆下

Q:香港現行首長怎麼選的?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又稱特區首長、俗稱特首;英語:Chief Executive,縮寫CE)目前是由1200位委員組成的選委會所選出,這些委員有大部分都是親中國的立場。香港的憲法《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中曾談到「最終目標」是經由「全民公投」方式選出特區首長,但首長的人選必須是由「多數的提名委員會所提名者」才行。
 

 

post title
路透社

香港兩個多月的佔中行動得到各界支持,可以見到民眾的打氣留言


佔中三子聲明稿全文:
【佔中三子告市民書】
三子主動承受刑責 期盼學生以退為進
Occupy Central Trio’s Letter to the Hong Kong People (for English please scroll down)
 
雨傘運動持續兩個多月,學生和市民無畏無懼爭取普選,秉持愛與和平的精神,贏得全球稱許。爭取民主,絕不只爭朝夕,我們認為雨傘運動到今天已啟蒙了一代人對民主的追求,明天的戰場仍然廣闊,現在是時候把群眾力量轉化為持續的公民社會運動,在各個社群深耕民主的精神。
 
和平佔中以公民抗命爭取普選,是因為政府對合法的示威遊行不單視若無睹,更肆意打壓。公民抗命是以和平非暴力、有限度違法的方式追尋公義。由於其目的不是要破壞法治,抗命者應勇於承擔法律後果。佔中三子和一些支持者決定明天(12月 3日)到警署自首,體現這種承擔精神。
 
佔中三子一生奉公守法,但為了挑戰不公義的制度,願意面對一切後果。自首,是承擔刑責、尊重法治的做法。自首不是懦弱,是履行承諾的勇氣。自首不是失敗,是對政府不仁的無聲控訴。
 
過去兩星期,警方在佔領區强硬鎮壓示威者。年輕人以血肉之軀抵禦鋼鐵警棍,最後被打到頭破血流,我們心裏萬般哀傷。我們敬佩學生和市民爭取普選的決心,更憤怒政府的麻木不仁。一個以警棍維護權力的政府已是不可理喻。為了佔領者的安全、為了愛與和平的初衷,佔中三子趁自首之際,呼籲學生撤離,將運動轉化至社區深耕細作,延續雨傘運動的精神。
 
和平佔中決定把工作方向轉化如下:
 
法庭、專業組織的辯論 ── 通過在法庭上的抗辯,抗爭者可向社會解釋抗命的初衷。大學和其他的專業團體亦可能就個別抗爭者在負上刑事責任後,能否繼續履行專業職責進行辯論,無形中將普選與公民抗命的議題帶入不同群體。
 
社區工作 ── 和平佔中大批義工已自發組織另一新平台,以不同形式在社區進行民主與人權教育,以行動促進平等互助。
 
資助民主教育 ── 已聯繫香港民主發展網絡,該組織答允資助有意在社區推動民主教育的人士或團體。
 
社會約章 (social charter) ── 戴耀廷及陳健民期望能聯同各個群體草擬一份社會約章,除了要凝聚力量保衞核心價值外,更希望不同領域(如環境、文化藝術、傳媒、教育、社會福利等)的群體能商討出一些行動方案,以公民社會的力量去塑造屬於人民的空間。
 
三子過去一直宣揚愛與和平、公民抗命、爭取真普選的精神。學聯和學民思潮的同學在過去兩個多月來為這場運動夙夜憂勤,勇於付出,只盼他們能休養生息,走更長的民主路。香港八十萬人參與民間公投、五十萬人七一上街、二十萬人無懼催淚彈,所表達的都是對平等政治權利的追求,但梁振英政府卻麻木不仁,只懂以武力回應,試問其政治承擔何在?哀我香江!天佑我城!
 
和平佔中發起人
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
 
2014年12月2日


 

post title
路透社


香港爭民主事件簿
1984年:英國和中國簽訂「中英聯合聲明」,讓香港當地從1997年起50年內享有「高度的自治權,但不包括外交和國防事務」。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
2004年:中國規定,香港如果想改變選舉法,一定要先經過中國的同意。
2008年:中國表示,他們會考慮讓香港在2017年用直接選舉的方式選出行政首長。
2014年6-7月:香港推動民主的團體舉辦非官方的全民公投,希望能傳達他們想要有自己選出行政首長的權力;根據投票活動的主辦單位「全民佔中」表示,為期10天的投票活動吸引近80萬港民參與。

8月31日:中國政府表示香港從2017年開始,可以用直接選舉的方式選出行政首長,但候選人仍得由提名委員會來選,這也表示候選人被限定成中國官方認可的人選。

9月22日:香港學生罷課一星期,要求中國政府開放香港普選自由。
9月28日: 全民佔中團體和學生聯合佔領了香港中央地區。
10月:香港特首梁振英拒絕下台,港政府和示威者之間沒有辦法達成共識。香港最高法院也開始下令清除示威營地。

11月15日:3名學生代表準備到北京反映民意。
11月18日:香港金鐘區的部分示威營地被清除。
11月30日:數百名示威者要包圍政府總部,與警方爆發2個月以來最嚴重衝突。
12月2日:「佔中三子」共同發出聲明,請示威的學生和民眾先撤退停止示威活動。他們表示會在隔天自首。

2017年:舉行香港特首普選。
2047年:中英聯合聲明中,承諾給香港的50年高度自治權到期。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Occupy Central urges Hong Kong protesters to retreat
02 佔中三子聲明稿
 
延伸閱讀:《香港爭民主系列報導
全面控制? 學者:中國意圖「消化掉」香港
台灣太陽花學運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