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鑑識官工作去 荷蘭犯罪現場大解密

by:徽徽
19396

每當離奇命案發生,唯有專業的鑑識人員可以還原現場,為被害者發聲。究竟鑑識人員怎麼透過現場的蛛絲馬跡推論出前因後果?現代科技又是如何在鑑識過程中助他們一臂之力?荷蘭攝影師赫夫曼特別進入警察學校,記錄下培養鑑識人員的過程。

post title
網友

學生們把假扮成屍體的演員抬上法醫解剖台,在專業法醫的指導下,學習如何蒐集身體透露的訊息,怎麼透過瘀青的位置、皮膚的彈性與顏色等判斷死者的死因和死亡時間。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蛛絲馬跡都不放過
你喜歡看《CSI犯罪現場》這樣的影集嗎?會不會很好奇究竟調查人員是怎麼從蛛絲馬跡找到兇手?鑑識人員又是怎麼從血跡的噴灑角度,或是現場家具的移動痕跡還原犯罪現場呢?

荷蘭攝影師赫夫曼(Jeroen Hofman)深入荷蘭警校和法醫研究所,跟著學生們的腳步了解究竟怎麼透過周遭的細節,還原事情發生的經過。就讓我們跟著赫夫曼的鏡頭,來看看要成為一位一流的犯罪鑑識人員,得經過什麼樣的專業訓練吧!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要成為一名獨當一面的鑑識人員,得了解不同槍枝的特性,包括射程、子彈形狀還有擊發後孔洞的痕跡等等。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鑑識人員戴著口罩和手套,穿著防護衣,身上還掛著一台紀錄現場的相機,從封鎖線中走出來。為了防止鞋印影響辦案,鞋子也得套上專用的藍色塑膠套,左方還堆著透明長形的踏步板,讓鑑識人員可以腳不沾地的在現場移動。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當兇殺案發生時,最重要的就是保持現場的完整,一點細節都不能放過。靠著一個個透明長形的踏步板,鑑識人員可以一步步接近倒在沙發上的被害人,也不用擔心自己的腳步會破壞現場的完整。此外,鑑識人員還可利用 3D掃描儀了解現場狀況。

在荷蘭阿珀爾多倫市的警察學校裡有很多間房間,每個房間都模擬了不同的犯罪現場,供學生練習鑑識技巧。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在驗屍官的指導下,警察學校的學生學著怎麼驗屍。所有的「屍體」都是演員假扮的,他們透過化妝把自己變成命案現場的被害者。

第一眼看到圖中的專業演員會馬上被她頭上的傷吸引,大片大片的血液凝結在後腦勺,身上的紫色瘀青標誌出死者生前受虐的部位。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鑑識人員全副武裝,利用專業光譜攝影機記錄犯罪現場,檢測現場殘留的生物跡象,像是血液,肉眼看不見的種種線索在攝影機前無所遁形。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在警察學校裡,成排的假人井然有序地被放在架上,這些假人都是用來訓練學生的「被害者」,他們常常被放在各式各樣的模擬犯罪現場,還被擺弄成不同姿勢,讓學生們了解不同死狀與行凶手法。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警察學校的學生不只要學習如何在命案現場採集證據,遇到火災現場也得了解怎麼還原當時的狀況,找出火災的發生原因。

從圖中我們可以發現,火災只在起居室的沙發留下明顯的焦黑燒痕,前方的木桌完好無缺。一旁窗戶的裂痕與火災帶來的破壞不同,透過火痕和熱感應器,可以推測火勢是從窗邊蔓延。再透過電子檢測器材的輔助,鑑識官發現沙發表面還有地毯上都有易燃液體。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家中最容易造成火災的原因之一就是家電走火,警察學校的學生們也得學習家電的構造還有原理。

在這堂課上,學生們得想辦法讓家電走火,但是又不可以燒壞家中的保險絲。在對家電動了一番手腳後,好戲上場,學生們把插頭插上,看看能不能達成他們想要的效果,之後學生們得分析造成的火災是哪一型的火災,與自己的設計有沒有出入。隨後,燒壞的家電會傳給另一組學生,讓他們在毫不知情下找出家電走火的原因。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有的兇殺案被害者的屍體會被埋在郊外成了一堆白骨,不過,優秀的鑑識人員還是能為死者發聲。

荷蘭法醫研究所教導警校學生如何追蹤和挖掘屍體。這些被埋在地下的屍體其實都是用塑膠做的,三個月前學校才把他們埋在地下,一旁還放有生肉,盡量模擬真實的鑑識現場。圖中白色球體專門用來定位,之後可以利用 3D掃描儀重建現場。在挖掘出屍體後,整個犯罪現場都會被 3D掃描儀記錄下來,連一點細節都不放過。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當案發現場在戶外林間,泥土和大雨有可能會洗去地上的腳印或車痕,鑑識人員得想辦法保留住這些蛛絲馬跡。圖中的學生們將石膏粉撒在鞋印上保留住現場。此外,警察學校在訓練學生時會在戶外安排一系列的標記,像是腳印、血跡、指紋以及犯案工具等等,學生得憑藉著課堂上學到的知識,將這些重要線索一一找出,再拼湊出前因後果。



 

post title
網友

圖為荷蘭攝影師赫夫曼,他透過鏡頭探索世界,了解不同團體的生活方式,站在觀察者的角度呈現人生百態。Photo credit:  Jeroen Hofman



編註:對Jeroen Hofman的作品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Jeroen HofmanFBTwitterInstagram 
02 照片在2015/05/13取得Jeroen Hofman的同意刊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揪出無良盜獵者 英專家創意使用螢光粉讓指紋無所遁形
墨西哥禁拍攝犯罪現場 記者:違反言論自由
撞衫也是種流行 荷蘭攝影師的觀察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