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上街反伊斯蘭 學者:種族平權夢一場

by:徽徽
8828

上周五,上百名美國白人拿著武器、舉著反伊斯蘭的標語,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伊斯蘭社區中心前抗議,要「阻止伊斯蘭」、「奪回美國」。這場抗議活動也讓美國貝里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貝杜恩質疑,到底是誰的權利比較重要?

post title
路透社

大批美國白人對著穆斯林信徒叫囂,手裡拿著「阻止伊斯蘭」的標語。


示威者:去你的伊斯蘭
上周五(29),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發生大規模的反穆斯林運動,上百名白人拿著標語,穿著寫有「去你的伊斯蘭」字樣的衣服,抗議穆斯林信徒給美國帶來威脅。這場抗議引發關注,美國貝里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貝杜恩(Khaled A Beydoun)在《半島電台》發表了他的看法,質疑美國平權社會是個假象:

「在美國,清真寺變成了兩大族群最常聚會的地點,一派是穆斯林信徒,另一派就是反穆斯林的仇恨煽動者。

5月29日,這兩大派聚集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伊斯蘭社區中心前。

在亞利桑那州,有 58%的人沒見過穆斯林,更具體一點,這裡充滿著反動秘密武裝成員、排外武裝民兵,同時這裡過去還有相當長的歧視黑人歷史,種種事蹟讓『亞利桑那州伊斯蘭恐懼症』變得相當可怕。

大約有 500名反穆斯林的抗議人士聚集在伊斯蘭社區中心前,有的帶著槍,穿著迷彩服,舉著寫有『阻止伊斯蘭』的牌子,身上衣服寫著『去你的伊斯蘭』。」

 

post title
路透社

反穆斯林示威者中不少帶著槍,穿著迷彩服,誓言要奪回美國。


誓言奪回美國
「以清真寺尖塔與穆斯林信徒當背景,這場反穆斯林的示威活動誓言『奪回美國』。

示威者公開揮舞著武器,拿著標語詛咒穆斯林信徒,這樣的行為讓他們的誓言變得更像是威脅。

警察在兩派人馬間築起人牆,儘管如此仍無法粉碎反穆斯林示威者的威脅。警察在現場保護反穆斯林者的言論自由,也『保護兩方』。

沒帶槍卻被當威脅
不過,看起來所有在清真寺前的人都帶著槍,除了穆斯林。但是,沒有武裝的穆斯林卻被視為『威脅』和『恐怖分子』。

反觀本土主義者的白人陣營,他們有重重武裝,大咧咧地誓言要採取暴力行動,卻受到非白人抗議者無法享有的保護。」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伊斯蘭社區中心內,穆斯林信徒拿著「終結仇恨言論」的標語,準備出去和反穆斯林的示威者對峙。


種族平權是個夢
「任何種族的言論自由都可以受到平等保護是個夢。有時,示威者的種族比言論內容更重要。

從為黑人發聲的Black Lives Matter活動,受到橫掃全美的暴力對待就可以明顯得證,此外,從警察保護周五在鳳凰城的反穆斯林運動也可證明。

周五在亞利桑那州的抗議活動,與其說是反伊斯蘭,不如說是展現白人的特權。

500名反穆斯林的白人,狂罵帶有種族還有宗教歧視的髒話,穿著迷彩服就像準備好上戰場一樣,手上揮舞著槍還有其他武器,正體現出所有『暴徒』、或『威脅』的元素。事實上,這場抗議活動還是由重機幫派打頭陣。

警察大小眼
如果黑人、拉丁裔或是穆斯林和他們做相同的事,警察會在場鎮壓,而非保護。

反穆斯林示威者展現的白人特權,對一個種族歧視和排外猖獗的州來說,是整場活動中最有力的部分。抗議活動不用靠語言,光是畫面就表達出訴求,但他們卻要求警方給予最高規格的保護。」

 

post title
路透社

警察在穆斯林信徒與示威者中間築起人牆,避免衝突發生。


內容不及膚色重要
「白人再一次激起和平、愛國與美國的直接印象,不管活動有多麼邪惡或實際上有多暴力,典型的結果是,國家對他們的保護遠遠比懲罰還多。

同時,鳳凰城與佛格森市(註)強調的言論內容都不及講者的膚色來得突出。

在這場反穆斯林的抗議中,參與者展現出白人、特權與他們長期以來指揮的力量,這些和他們充滿仇恨的言論都是反穆斯林運動的核心。

上述也凸顯出針對穆斯林和伊斯蘭教的惡意言論,無疑增強了反穆斯林示威者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權利。

有時,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執行很有趣也很反覆無常,它保護在鳳凰城反穆斯林示威者的言論自由,同時也保護穆斯林信徒的言論與宗教自由。」

註:位於美國密蘇里州的佛格森市,因為白人警察槍殺黑人少年一案,引發全美黑人上街爭取權益。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反仇恨言論的男子,穿著寫有「種族歧視是種病,你病了嗎?」的T恤,高舉美國國旗,擁著穆斯林婦女。


讓穆斯林不敢上清真寺
「在美國,無論是種族歧視還是伊斯蘭恐懼症本身都不犯法。保護言論自由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缺乏煽動暴力的元素,但是,它卻提供種族歧視者與煽動仇恨者上街抗議的權利。無論他們的言論多麼充滿仇恨,言論自由還是受到保護。

但是,反穆斯林示威活動長期下來,不只像周五的抗議對穆斯林造成直接威脅而已。

反穆斯林的示威者們,,他們帶著武器、團體行動,看似一副隨時要突襲穆斯林信徒的樣子,同時也準備要在全美培養和散布武裝反伊斯蘭行動。

周五的抗議幾乎是流氓行為,但活動的主辦人利茲海默(John Ritzheimer)不過是眾人中的第一個。

亞利桑那州崛起的武裝反伊斯蘭運動將會創造出一種文化,讓在美國的穆斯林害怕在清真寺祈禱,也害怕戴上頭巾和留鬍子。

到底誰的權利重要?
反穆斯林運動帶有和鎖定非法移民與黑人的本土主義者相似的元素。要保護這樣反穆斯林運動的言論,不得不削弱穆斯林在亞利桑那州的宗教權利。

這確實點出了一個問題:誰的權利比較重要?是那些鼓勵對亞利桑那州穆斯林動用暴力的武裝煽動仇恨者的權利重要?還是被困在排外、種族歧視還有伊斯蘭恐懼症蓬勃的亞利桑那州的弱勢族群自由行使權利重要?」



編註01: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A demonstration of white privilege"
編註02:地球圖輯隊精選評論文章,希望能幫助網友從多面向思考。本文意見為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場。原作者貝杜恩(Khaled A Beydoun)教授任教於美國貝里大學法學院,專門研究伊斯蘭律法、種族與宗教問題。他對種族與宗教問題的分析也散見《半島電台》、《衛報》、《華盛頓郵報》等各大媒體。
 
延伸閱讀:《澳洲「反伊斯蘭」默默延燒
伊斯蘭恐懼症作祟?歐洲人權法院支持法國面紗禁令
酸民引戰言論不斷 法穆斯林:用愛和寬容回應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