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年輕人與其他文化交流才是解決辦法」 一位約旦老師看伊斯蘭國

by:阿咖
10378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TEDx NCU 《來自約旦的信 ──
從中東角度看伊斯蘭國
》---
我們總是看到許多「反恐專家」談論著關於恐怖組織的事。但我們是否願意傾聽過在地人們發表他們的看法呢?當我們嚷嚷著外國人不了解兩岸關係的芥蒂,我們似乎也沒有聽過主流媒體以外、關於中東的聲音。

Altamimi Ahmad是 TED影片的翻譯志工,也是我們遠在約旦的朋友。前幾天,他寄了封信,希望將這篇文章翻譯給華語圈的朋友。就讓 Altamimi Ahmad用最淺顯易懂的文字,帶你了解以伊斯蘭國為例的極端組織究竟如何崛起,而我們又該如何面對這項挑戰。

post title
路透社

你知道中東人怎麼看待伊斯蘭國嗎

現在最受到國際媒體關注的,莫過於伊斯蘭國 ── 被蓋達組織宣告斷絕關係的激進群體。在本篇文章,我將會嘗試簡明地歸納這個激進組織的崛起要素、目的,以及各國應如何面對其所造成的安全、國際關係問題。-Ahmad Altamimi
很多人認為伊斯蘭國是一個極新的組織,事實上,伊斯蘭國已經在伊拉克活動十年有餘;他們不是敘利亞內戰後,政治、宗派紛爭的結果,相反地,在內戰開始之前,敘利亞本土就已經有其蹤影。很不幸地,敘利亞內戰甚至可以說是為其崛起、壯大開拓了一條大道。

正如同犯罪學家不會只專注於案件本身的嚴重程度,而是更積極地了解犯罪背後的起因;一名醫生不只在乎如何治療疾病,而是如何預防。「預防勝於治療。」人們關注恐怖組織的議題,也應重視各個組織活躍的背景原因。

我粗淺地認為,要對付伊斯蘭國的最佳決策,不僅僅是促進國際結盟或軍事襲擊,我們更應該找出激進組織成立的原因,以找出抑止其成長的方法。

post title
Photo: CNN

2015年11月13日巴黎恐攻,2016年3月22日布魯塞爾恐攻,伊斯蘭國不只威脅歐洲更影響全世界對恐怖主義甚至是穆斯林的看法。日前布魯塞爾事件後,網路上可以發現大量網友以各種方式表達對布魯塞爾人的支持,許多人會用上「我是布魯塞爾人」(je suis bruxelles)的方式表達關注。


毫無疑問的,「貧窮」和「缺乏公平正義」是致使恐怖組織崛起的兩大成因。

加入激進組織的個體往往是失業者、社會邊緣人,因此伊斯蘭國的成員絕大多數來自中東地區。更進一步說,如果一個國家的政策出現強烈的「邊緣化傾向」、「排除特定族群」,將是促成激進組織成立的主因。

我們可以簡單歸納伊斯蘭國快速壯大的潛在要素:政府政策問題、阿拉伯之春(在特定國家)的失敗、伊拉克被占領後的社會混亂,當然,還有敘利亞內戰本身。這些成因共同促成現在發生於各國的戰爭、恐怖行動。
 
在攻佔伊拉克北方大城摩蘇爾之後,伊斯蘭國洗劫了超過 4 億美金,這是一筆很大的「資金挹注」,更別提他們還透過石油獲取龐大的利益 (目前已經控制伊拉赫和敘利亞兩國超過11處的油田)。
 

post title
路透社

上圖為來自比利時的巴黎恐攻主嫌阿巴伍德,年僅 27歲的他夥同其他人策劃了令世人難以置信的攻擊事件。


與此同時,伊斯蘭國還吸收了許多西方來的「聖戰士」投入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戰爭。這群阿拉伯裔和自西方而來的戰士,曲解了伊斯蘭教義裡「聖戰」的真諦。

但伊斯蘭國能成功地「說服」許多來自各國的年輕人,使他們在意識形態和信仰驅使下,投入守護真神教義的戰爭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或許要歸功於擴張過程中,整個組織不倚靠伊斯蘭長老(或穆斯林學者)型塑正確教義,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敞開大門。
 

post title
路透社



事實上,伊斯蘭國對於各國都是潛在的威脅。我們常誤解伊斯蘭國的攻擊目標都是西方國家,而忘了伊斯蘭國迫害的最大受害族群正是穆斯林。

不僅是歐美國家,約旦民眾對於這個極端組織的存在也充滿擔憂,尤其在2014年12月,一名被俘的飛行員遭殺害以後。時至今日,西方社會逐漸升高的「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對於成千上萬的穆斯林形成壓迫,我希望國際社會也能重視這樣的誤解和相關問題。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還記得 2015年1月發生的《查理周刊》屠殺事件嗎?這起攻擊案釀成 12名記者編輯身亡,之後也在世界各地引發「伊斯蘭恐懼症」。上圖為 2015年1月在法國舉行的反恐大遊行


不必我多說,伊斯蘭國已對整個國際社會形成艱鉅的挑戰。其領導群完全不在意外界制裁或批評,抑是其能造成如此大安全威脅的原因之一。蓋達組織的組織目標是有地域性的;伊斯蘭國對外侵略的野心卻沒有極限。在沒有國界的自我限制下,伊斯蘭國已經成長、控制約英國大小的地域。

對於西方國家和阿拉伯國家而言,一旦伊斯蘭國成功地建立哈里發的統治制度,那才是真正的的危機。哈里發統治的區域,將可預期成為高壓、高效率的恐怖攻擊「訓練場域」,同時也很有可能會影響區域性的國際外交情勢、國土維安決策 (攻擊可能更隨機或更有策略性) 。
 

post title
Photo: Kurdishstruggle



美國已經花費數百萬美元對付蓋達組織,但它仍舊存在;在可預見的將來,會有更多金錢投入殲滅伊斯蘭國的行動中,也會有更多無辜生命葬送在伊斯蘭國之下。縱使伊斯蘭國真的被殲滅了,(若不解決根本原因)也會有另外的極端組織迅速崛起。

根據自己在國際關係領域的研究,我認為是時候要跳脫思考的框架了。解決衝突和混亂的唯一方法,是提起年輕族群對此議題的認知(畢竟他們是不久將來社會的中堅份子)、加強文化交流(減少文化衝突和誤解)與國際合作。

我們也別忘了,面對危機和挑戰最好的武器就是「教育」。人們要從歷史中記取教訓,並改變自己,畢竟那才是一切改變起始的原點。-Altamimi Ahmad 19/3/2016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Altamimi Ahmad希望華人圈也能了解中東地區民眾怎麼看待伊斯蘭國崛起。他來自約旦,在當地身兼英語教師和譯者。目前在約旦大學就讀外交政策。


延伸閱讀:《巴黎之後換布魯塞爾 伊斯蘭國正一點一點瓦解西方重要的「開放,多元,自由」
專訪:來自敘利亞和約旦的信
媒體決定你怎麼看災難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TEDxNCU---

TEDxNCU
希望能讓不同的聲音、多元背景的人士都有一個平台,藉由簡明的闡述達到最有效的分享、傳播效果。也希望站在TED這個巨人的肩膀上,能夠讓中央大學的學生更高瞻遠矚、更有創新魄力,並從中央大學為起點擴散出去,和各地的大學合作,讓改變的種子撒在年輕學子的心中。http://tedx.ncu.cc/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