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調的伊斯蘭學校 阿根廷攝影師鏡頭下的塞內加爾

by:徽徽
5602

在西非的塞內加爾,有一群學生在伊斯蘭學校中過著非人的生活,他們的生活環境不佳,遭虐更是時有所聞,阿根廷攝影師米蘭達決定,要用他的鏡頭來為這些孩子發聲...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在塞內加爾伊斯蘭學校的書桌上,擺著一本寫滿經文的課本。


社會默許的虐兒
在西非的塞內加爾,有將近 94%的人是穆斯林,而這之中又有 90%的穆斯林屬於蘇非穆斯林兄弟會(Sufi brotherhoods),該會非常重視師生關係,也就是由老師將學生領進門,修習伊斯蘭教義,所以每當家中的男孩長到五歲時,都會被送到伊斯蘭住宿學校(daaras)接受正統的宗教教育。

不過,並不是每所伊斯蘭學校提供的環境都適合孩子,有的學校利用制度虐兒,而且受到塞內加爾社會的默許,因為當地將離家受伊斯蘭教育視為榮譽之事。

 

post title
地球圖輯隊

圖中紅色區域就是位於西非的塞內加爾,台灣在 2005年與其斷交。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在當地,不少孩子年紀輕輕就離家,前往伊斯蘭學校修習教義。


營養不良是常態
2010年,塞內加爾將近有 20萬名男孩成為伊斯蘭學校的學生,在當地用「Talibe」來稱呼這些學生,他們通常受到伊斯蘭導師的指導,在與世隔絕的屋子中生活。

這些所謂的伊斯蘭學校通常容納 30-100名男孩,他們擠在房間內席地而睡,生活環境非常糟糕,在那裡營養不良是常態,廁所也不過就是放了幾個髒水桶的空房間,孩子們還得在房內洗澡。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有的學生營養不良,被迫在環境不佳的學校中生活。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一名學生拿著空罐看著手上的宣傳單,在學校裡導師的地位很高,學生們必須上街乞討支付學費。


被迫乞討付學費
除了生活環境不佳,這些年輕的學生被迫賺錢來支付生活,他們會被帶到大街上拿著空罐乞討,外人一看這空罐就知道這些小孩來自伊斯蘭學校。而當地的乞丐都有自己的地盤,如果學生乞討到的金錢沒有達到導師的要求,他們就不能吃飯,更慘的是有的學生會被打或被丟到大街上睡覺。

學習謙虛和團結
然而,這樣的情形在當地不會被視作殘忍或不對,社會認為這是一種學習謙虛和團結的方式,這兩種價值在蘇非伊斯蘭教教義中非常重要。社會也認為小孩必須自己為教育出錢,還有想辦法支付生活費。但同時,當地常常可以看到導師在孩子們乞討的大街上,穿著樸素的衣服把玩著新手機。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學生們將手伸向大盆中,用通心粉餵飽自己的肚子。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學生們手上拿著的番茄醬空罐就是他們的乞討工具,萬一乞討金額達不到要求,他們可能就無法吃飯。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一名孩子在車陣中拿著空罐乞討,在塞內加爾這樣的景象很常見。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學生們洗完衣服後,將濕漉漉的衣服攤在陽台上曬乾。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好幾個學生棲身在破舊的房間內是常態,斑駁的油漆一片片從牆面上剝落。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除了上學和乞討,休閒時間來場足球是學生們最大的幸福。


被無良導師吸收的童工們
這些年輕學生通常來自社經地位低的家庭,他們很容易就被無良導師吸收,變成社會上接受的一種童工,成為身體和性虐待的受害者。而那些反抗和逃離伊斯蘭學校的年輕學生往往成為流浪孩童。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估計,塞內加爾全國大約有 10萬名乞兒,其中還不包含伊斯蘭學校的學生。但其中大約有 90%的乞兒先前是伊斯蘭學校的學生。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像是Boolo En Faveur Des Enfants等正在想辦法幫助這些學生,他們提供孩童職業教育,和該組織合作的社會學家比格(Kane Mame Bigue)表示,他們的計畫大體上希望讓孩子不要在街上流浪,並且重新安置孩子們,尤其是伊斯蘭學校的學生。

給孩子一個避風港
目前,該組織在不同地方設立多個中途之家,提供從大街上救回來的孩子一個避風港和食物,希望可以幫這些孩子找到原生家庭。有的孤兒會被送到接待家庭寄居,幫助他們重新融入社會。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還有當地公民組織的合作下,非政府組織已經成功監控現存的伊斯蘭學校,保證這些學校符合一定標準,可以保證學生們的健康。

 

post title
Photo: Sebastian Gil Miranda

在塞內加爾,有將近 94%的人口信仰伊斯蘭教,許多小孩從小就沉浸在伊斯蘭教義中。圖為一群身著傳統服飾參加活動的孩子。


攝影師:整個社會都是共犯
用鏡頭為孩童發聲的阿根廷攝影師米蘭達(Sebastian Gil Miranda)也提到,他 2013年頭一次到塞內加爾時,得知了伊斯蘭學校學生的故事,但他當時並不知道原來他們這麼慘。

「在我第二次造訪塞內加爾時,我了解到問題有多大,所以我決定用照片報導這件事。我整整花了兩個月在這個計劃上,我走訪了至少十幾間伊斯蘭學校,大部分的學校都讓我拍照。」

「此外,我也在每天不同時段、不同地點追蹤街上行乞的孩童,我和他們說話,我也問一般人他們對這個議題的看法,然後發現社會普遍接受這件事,家庭沒辦法為孩子付學費,所以讓小孩自己付學費很合理。不過,在許多伊斯蘭學校中導師會將孩子們賺來的錢挪作己用,然後逼孩子每天都要上繳特定金額的錢。」

「孩子們在這樣的環境下生長似乎理所當然,因為他們被家長、老師灌輸這樣做沒什麼不對,整個社會都是共犯,接受、管理、推廣還有在街上給錢的人們都是。」

編註:對Sebastian Gil Miranda的作品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Sebastian Gil MirandaFB
02 照片在2016/04/06取得Sebastian Gil Miranda的同意刊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一扇扇來猜國家 葡萄牙攝影師的門窗癖
印度:伊斯蘭學校不是學校
戰火下的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