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從沒出現過 法國「夜之起義」行動

by:維多魚
7544

最近,巴黎每天晚上都是不眠夜,當地的共和國廣場每晚都在舉辦「夜之起義」示威行動。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共和國廣場,雕像的背後插著一隻寫著「夜之起義」(Nuit Debout)的旗子。


France 24、《衛報》綜合報導,從 3月底開始,巴黎的一場「佔領」式抗議行動逐漸吸引許多人到場參加,並進一步擴散到法國的其他地方。這場示威行動可以說是法國民眾對現在法國政府極度憤怒失望後,所作出的抗議。
 
有三明治還有合唱團 這裡是示威現場
最近的巴黎夜晚很熱鬧,數千人每天晚上都來到巴黎的共和國廣場盤腿坐下,然後輪流拿麥克風討論各種社會現象,主題從逃稅、Google的主導控制地位到住房不平等各種話題都有。

討論從晚上一直持續到清晨,現場的小帳篷供應著湯和三明治,還有合唱團唱著革命歌,一小部分的示威者整晚躺在帳篷裡「佔領」著廣場,直到清晨警察把他們趕走,不過到了第二天早上,他們又會回到這裡搭起帳篷。

爸媽帶著小孩來抗議
這場叫做「夜之起義」(Nuit Debout)的示威行動,已經持續一個多禮拜,學生、工人、藝術家、帶著小嬰兒的爸媽、領退休金的人從法國各地來到這裡進行示威,他們的人數越來越多,甚至開始多到讓法國政府頭痛,也開始逐漸有人認為,夜之起義跟 2011年的「佔領華爾街運動」(Occupy Wall Street)或是西班牙的「憤怒者」(Indignados)運動很像。


 

post title
路透社

成千上萬人來到巴黎的共和國廣場,表達他們的抗議。


小補充:台北也響應的「佔領華爾街」
「佔領華爾街」活動原本是由加拿大反消費主義的雜誌《Adbusters》發起,當時美國人民面對高居不下的失業率、經濟衰敗的情況,而不健全的金融體制對他們毫無幫助,他們對於 1%的富人把持 99%大眾的權益感到非常不滿,而開始有了示威行動。

這項佔領主要金融區的活動不斷在網路的催化下,擴散到工會、教師團體、學生團體,甚至擴大到全球近 70個國家參與,台灣當時也有人發起佔領台北 101來響應這項活動。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參加「夜之起義」行動的人在牆壁上貼東西。


法國以前都沒有的現象
法國的年輕人示威運動已經有很長的歷史,但夜之起義被認為是一種全新的現象。

這場示威從今年 3月31日開始,但示威活動的靈感早在數個月前,就已經出現在一場巴黎的左翼活動分子會議上,60歲的前貨運司機米歇爾(Michel)說:「2月的時候,大約有 300-400人參加會議,我們那時候在想要怎麼嚇政府,然後我們就有個主意,就是在下次的大型街頭示威的時候,我們不要回家。」

「3月31日勞工法示威的時候,事情就這樣發生了,那天雨下得很大,可是每個人都還是回到這裡,晚上 9點的時候雨停了,我們也繼續待著。第二天我們又回到廣場,接下來的每個晚上也都會回來。我們的行動嚇到政府,因為他們根本沒辦法解釋這樣的情況。」

「這裡有個東西,是我以前從來沒有在法國看到過的,每天晚上聚在這裡的所有人都是自願站出來聊自己的看法,然後跟其他人辯論,從住宅問題、薪水、難民或是任何他們喜歡的話題,沒有任何人或是組織要求他們這麼做,他們都是自願來這裡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民眾舉起手表示贊成。


最後一根稻草
35歲的馬修(Matthiew)正在參加教師訓練課程,他在廣場上成立了一個臨時合唱團負責唱歌,他說:「勞工法改革是最後一根稻草。」

近來,有許多民眾抗議法國的勞工法改革,法國政府表示,現在有必要進行改革,一旦改革後企業就會比較願意雇用勞工,當地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也可以獲得改善。但憤怒的學生和工會認為,改革不但會讓珍貴的一周 35工時制消失,還會讓企業可以更輕易解僱勞工。

馬修說:「不過問題比勞工法改革還要大,現在的法國政府應該要是社會主義者,但他們卻做出很多我不能認同的事,也沒有處理真正重要的問題,像是失業、氣候變遷以及一個正走向災難的社會。」
廣場有很多人表示,經過法國現任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四年的領導,他們只覺得自己遭到背叛,而且怒氣已經開始要爆發出來。


 

post title
Photo: Nuit Debout

參加抗議的民眾在準備食物。


完美的迷你社會
每天晚上 6點,「討論大會」都會在共和國廣場上展開,民眾會一起討論議題,坐在底下的人用手勢來表達意見,像是把手舉到比頭還高的位置並扭動手指就表示贊成,交叉手腕表示反對。

許多不同性質的團體陸續出現,來這裡討論新憲法、社會、工作以及如何用更多障礙物佔領廣場。白板上列出了當晚的討論和活動,從經濟辯論到給示威者的媒體訓練等各種活動都有,行動團體表示,這場示威唯一的信條就是「沒有憎恨,沒有武器也沒有暴力。」

一名園藝團體的成員向現場民眾說:「這裡一定是個完美的迷你社會。」


 

post title
Photo: Nuit Debout

小朋友在「夜之起義」示威現場在種綠色植物。


革命世代
現場的人行道上,潦草地塗著「革命世代」4個字,整個夜之起義行動背後的概念就是「許多掙扎的會合」(convergence of struggles),來到這裡的每個人都不是領導人,示威現場也沒有任何特定團體的標語或是旗子,這樣的情形在法國是相當少見的。

22歲的法律系學生希瑟(Cécile)參加了 7號晚上的討論大會,他說:「我不同意現在的法國社會,對我來說政治讓人失望,這場示威從公民行動的角度進行呼籲。我是下課後才來這裡的,之後也打算一直回來,希望這個行動可以一直持續下去。」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Nuit debout protesters occupy French cities in revolutionary call for change
02 France’s ‘occupy’ protests a warning for Hollande’s Socialists
 
延伸閱讀:《打擊失業 法總統:企業雇1人政府給7萬
台灣媒體改造運動躍上國際版面
為何台灣社運變得如此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