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及利亞言情小說 掀起女權新革命

by:徽徽
11093

在奈及利亞,言情小說產業蒸蒸日上,女性作家靠此打破社會藩籬,用文字掀起一場新革命。

post title

圖為奈及利亞的言情小說,印刷品質雖然不佳,但每一本都是奈及利亞女性情緒宣洩的出口。

Photo: Glenna Gordon

市場裡的女權革命

在充滿蔬果、塑膠水壺和手染布料的市場內,一場女權革命悄悄成形。市場角落成堆印刷不佳的言情小說,是奈及利亞女性對抗童婚等保守穆斯林傳統的利器。

言情小說無所不包

這堆言情小說是奈及利亞北部卡諾市(Kano)最引人注目的藝術,也是當地文學運動的主力,數十名年輕女作家用言情小說反抗傳統禮教,她們用豪薩語書寫,主題包羅萬象,有經典的麻雀變鳳凰故事,也有刻劃女性在家庭求生存的情節。

專為女性而寫

這些言情小說由女性作家撰寫,專門為女性讀者而寫。小說家古達吉(Hadiza Nuhu Gudaji)說:「我們之所以寫作,是為了教育民眾,為了受歡迎,為了接觸其他人的生活,還有發生社會上的大小事。」

post title

出版過好幾本言情小說的女作家古達吉對著鏡頭侃侃而談,她說之所以踏上寫作這條路,是希望能教育民眾。

Photo: The Pioneer
post title

一名奈及利亞小販在路上賣起書來。許多言情小說被擺在人來人往的路邊攤上賣,成為不少女性的心靈寄託。

路透社

1980年代萌芽  擺在路邊攤賣

從 1980年代開始,言情小說就在奈及利亞市場上悄悄萌芽。當時奈國經濟蕭條,許多作家不得不自費出版言情小說,這些小說提供深陷危機的人們宣洩的出口,它們被擺在人來人往的路邊攤上賣,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電話寫書上  撥打聊心事

其中,美國攝影師古德(Glenna Gordon)注意到了奈及利亞的言情小說革命,她說作家們「會把她們的電話號碼寫在書上...其他女性會打電話給她們,詢問她們(對生活的)建議。」

在家寫作  丈夫不干涉

古德提到,這些言情女作家大都來自中產階級,而且是「虔誠的穆斯林」,她們的丈夫對妻子的職業不太干涉,因為她們可以在家寫作。此外,古德形容這群女作家們是「正牌的女性主義者」,她們認為自己的作品可以吸引女人和女孩們讀更多書、了解更多事,並且開始寫作。

post title

一名奈及利亞小說家趴在床上,一字一句地編織出琦麗的美夢和吸引人的情節。

Photo: Magasinet Udvikling

為妳朗讀言情小說

目前,奈及利亞每天大約有 20家電台,會在節目上朗讀言情小說。奈國男性小說家岱比諾(Ado Ahmed Gidan Dabino)說:「這真的是一場革命,沒有什麼強硬的大動作,但都是小小的、逐漸變化的挑戰。」

上電台幫助女性

而小說家古達吉因為作品太受歡迎,所以電台節目特邀她在線上跟聽眾互動。其中,一名 15歲的女孩叩應進節目,請求古達吉說服她的父親不要逼她結婚。古達吉直接在節目上對女孩的父親喊話:「如果你逼她嫁,婚姻的結果可能不太好,你女兒有可能會逃跑然後下場悽慘。」

幾個星期後,女孩打電話給古達吉道謝,現在,她又可以回學校上課了。

post title

不少奈及利亞女孩為了想親身感受言情小說的文字魅力,向家人爭取讀書識字的權利。圖為一名在閱讀《古蘭經》的女孩。

路透社

為了小說學識字

言情小說的流行,也讓奈及利亞女孩們挺身而出,爭取讀書識字的權利,她們想親身感受文字的魅力。

博科聖地:西方教育是一種罪

然而,奈及利亞是恐怖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的誕生地,在東北部只有五分之一的女孩能接受正規教育,家長通常在女孩長到 13-14歲時就強迫她們離校嫁人,博科聖地更把西方教育視為一種罪。

古達吉說:「博科聖地的信念和所作所為不在《古蘭經》裡,這些一點都不伊斯蘭。他們其實不是真的反對教育,他們不滿女孩受教育隱藏了他們真正的目的。」

post title

在言情小說產業的背後,獲利的通常是負責銷售的男性,而非執筆的女作家。

Photo: Mark Fischer

誰是背後的獲利者?

雖然奈及利亞言情小說鎖定女性讀者,但獲利的通常是男性。科科(Ahmad Isa Koko)是電台言情小說節目最出名的朗讀者,他是一名男記者,在扮演女性角色時得提高自己的嗓音。

低買高賣賺價差

最近,圖書小販薩伊德(Adamu Said)在市集買了 70本言情小說,拿到偏遠村落兜售。他以每本 130奈拉(折台幣約 13元)買下,然後以每本 200奈拉(折台幣約 20元)出售,過去 12年來他都以此維生,薩伊德說:「我過得還不錯。」

書店老闆  只賣不看

另一頭,書店老闆馬哈拉祖(Suleiman Maharazu)表示,他雖然賣言情小說,但他自己不會看。他的店裡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言情小說,包含《愛的重要性》(暫譯,The Importance of Love)、《大悲劇》(暫譯,Big Tragedy)、《失控的女子》(暫譯,The Woman Who Lost Control)等。

post title

一名即將出嫁的奈及利亞女子,穿著橘紅色的新娘服接受眾人的祝福。

Photo: Jeremy Weate

拍成電影  紅透半邊天

其中,奈及利亞最紅的一本言情小說名為《罪惡就是一隻小狗跟你回家》(暫譯,Sin is a Puppy that Follows You Home),這本書由印度出版商在 2012年翻成英文,隨後拍成寶萊塢電影紅透半邊天。作家亞庫晡(Balaraba Ramat Yakubu)本身是一名童婚新娘,出嫁過兩次,第一任丈夫休掉她後,她開始學習閱讀和寫作,1990年用豪薩語創作了這本書。

故事內容灑狗血

小說內容很戲劇化。首先,丈夫帶了身為妓女的小老婆回家,大老婆和孩子被踢出家門。之後,大老婆開了一家餐廳,邁向新人生,然而丈夫因為遭逢火災失去一切,小老婆也離開他。最後,丈夫和大老婆破鏡重圓,不過他們兩人的權力關係已經翻轉。

post title

奈及利亞當局注意到了言情小說的流行,開始審查書籍的內容,不符規定者一率焚毀,作家也會受到牽連。

路透社

給女孩不切實際的期待

然而,言情小說也受到保守主義分子嚴厲地批評,他們表示這些小說給女孩們不切實際的期待,鼓勵她們反叛,而且內容不符合伊斯蘭教義。而最惡名昭彰的一本小說名為《麥紫銀情人》(暫譯,Matsayin Lover),內容描寫一對在女子寄宿學校談戀愛的蕾絲邊。當時販賣這本書的書店老闆被迫將這本書下架,不過他堅持這本小說反映了現實。

作家遭痛毆輪暴

不過,有時不只小說下架這麼簡單。去年,一名年輕作家被痛毆,另一名作家因為出版女權書籍被輪暴。

親嘴可以  再下去不行

奈及利亞當局也開始禁止和審查言情小說的內容。小說家古達吉表示,奈國檢查委員會從市場上沒收了許多書,這也讓她在寫作上更加小心:「當我想寫夫妻故事時得有所節制,親親嘴可以但再深入就不行,不然我得對抗檢查委員會。」

當局焚書  作家自我審查

2007年,卡諾市公開焚燒「玷汙青年思想」和「鼓勵道德淪喪」的書。今天,所有作家都必須和道德警察登記,這也讓許多作家開始自我審查,以免被盯上,而書中「有害風化」的內容也愈來越少。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Romance Novels by Female Authors in Nigeria Challenge Traditions
02 Nigeria’s Thriving Community of Female Romance Novelists 
03 Nigeria’s Female Romance Novelists Overcome Sharia, Boko Haram to Tell Their Stories

延伸閱讀:《巫術和婆媳之爭引共鳴 席捲非洲的「奈萊塢」電影熱潮
殺害2萬人的博科聖地真的被滅了嗎?
哈利波特之後 羅琳新作《北美魔法史》被罵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