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索比亞進入緊急狀態 超過千人被拘捕

by:泥仔
17290

自從衣索比亞奧運選手利勒沙為他的族人發聲後已經過了兩個月,衣索比亞政府並沒有因此減弱鎮壓奧羅莫族的力道,甚至在最近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已經有超過一千人遭到拘留。

post title

在 10月2日的傳統祭典上,大批的奧羅莫族到現場抗議長期遭到政府壓迫,也有人趁亂跑到舞台上示威。

路透社

奧運選手幫發聲 不敢回衣索比亞

記得衣索比亞的奧運銀牌得主利勒沙(Feyisa Lilesa)嗎?兩個月前他藉由奧運這個難得的機會告訴全世界自己的族人奧羅莫族(Oromo)受到政府長期鎮壓的故事,怕遭到政府報復的他,自從里約奧運結束後就沒有返回衣索比亞,現在則待在華盛頓想辦法與妻小團聚。

來自祭典的騷亂

儘管這件事情獲得國際社會廣大的關注,但是衣索比亞政府對奧羅莫族的鎮壓並未就此停止。

本月 2號,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南方的渡假小鎮德布雷塞特(Bishoftu)在舉辦一年一度的謝雨祭(Irreecha)時,奧羅莫人聚集到現場抗議,他們揮舞著代表奧羅莫解放陣線(Oromo Liberation Front)的紅黃綠旗子,高喊著「我們要自由」、「我們要正義」,也有人成功搶下舞台的麥克風,要把持政權將近 25年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an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TPLF)下台。

數十人在推擠衝突中喪生

抗議群眾隨後在警察朝群眾發射催淚瓦斯時倉皇逃跑,武裝車隊開進會場後也加深群眾恐慌,許多人在逃離現場時不小心掉進附近 6公尺深的溝壑裡,當他們試圖爬離深溝時,又有更多人掉下來,不斷地推擠衝突最後造成了 52人死亡。

post title

圖為遭到奧羅莫族抗議人士燒毀的紡織工廠。在慶典的傷亡之後,有許多建築、車子遭到憤怒的人群焚燒。

路透社

奧羅莫族超憤怒 衣索比亞進入緊急狀態

這件事情立刻在奧羅莫族群引發憤怒,許多人四處燒毀政府大樓、農場、工廠,種種暴力示威也讓政府在 10月9日宣佈進入為期 6個月的緊急狀態。

在緊急狀態下,政府實施了宵禁,既不准民眾任意聚會、談論政治話題,也不准民眾觀看流亡各地的衣索比亞人所經營的電視台「奧羅莫媒體連線」、「衣索比亞衛星電視台/電台」,甚至在社群網路轉貼相關連結就算違法。

網路不給用 違反規定就要關

儘管衣索比亞的手機網路已經被切斷 3個多禮拜,當局仍在尋求可以完全封鎖網路的方法,藉此壓制反對聲浪。除此之外,他們也禁止所有的外交大使在沒有官方許可下,就離開首都阿迪斯阿貝巴超過 40公里的地方。任何試圖違反命令的人都有可能面臨 3-5年的刑期。

超過一千人被抓

在前幾天,衣索比亞政府也公佈了一份逮捕名單,目前已經有 1,683人因為「涉嫌參與近日暴力行動」、「持有武器」而被拘留,其中有 13名商人因為沒有照常經營店面, 3名老師因為「沒去教課」而被逮捕,名單內並沒有提到他們被拘留在哪裡。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12月奧羅莫族上街抗議衣索比亞政府濫殺的情況。雙手交叉的姿勢在他們長達 9個月的抗爭中已經成為一種象徵。

路透社

阻擋媒體報導?

外國記者協會的主席戴維森(Will Davison)認為,衣索比亞政府的種種作為都是為了讓他們不用找太多藉口,就能夠阻止外國記者報導國內狀況。

奧羅莫族缺乏政治空間

一名外交官對於衣索比亞政府的決定表示肯定,認為這樣不失為壓制暴力示威的手段,但是他也補充當局應該為反對方(即奧羅莫族)打開一點政治參與的空間,因為這似乎沒有發生在現今的衣索比亞社會裡。

post title

圖為索比亞現任總理德薩連(Hailemariam Desalegn),有些人相信當局是藉著消除奧羅莫族的生存空間來確保自己在衣索比亞的長期支配權。

路透社

百分之六的族群掌握全國

儘管衣索比亞在 1991年就從軍政府轉型成中央政府的單一國家制,並在 1995年推行少數族群地方自治,但是長期以來,國家政權都是由整個國家中只佔了 6%的提格雷族(Tigray)所持有,佔衣索比亞人數最多的奧羅莫族反而不具政治與經濟影響力。

連議會都進不了

2015年的議會選舉,代表奧羅莫族群的奧羅莫解放陣線甚至一個席次都沒有拿到,讓反對者抗議政府在後面操弄才會出現這種局面,不過衣索比亞政府大力反駁這種說法,並強調他們十幾年來為國家犧牲奉獻、促進社會榮景的努力。

post title

在祭典之後,許多人到德布雷塞特鎮,為在這場騷動中死去的人們哀悼。

路透社

政府:傷亡數字遭灌水

去年 11月開始,奧羅莫族就因為土地開發爭議持續與政府發生衝突,儘管政府已經決定要停止開發,但是長期以來政治、經濟、文化不平等現象讓隱忍已久的奧羅莫族反而進一步擴大示威,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在今年 6月的報告指出已經有超過 500名抗爭者因此喪命。

衣索比亞政府質疑這個調查數字是灌水之後的結果,並否認驅散群眾時有任何的暴力行為,在今年 8月,他們也拒絕聯合國將觀察員送入國內,強調自身可以為市民安全負責。

擔心社會走向不穩定

外界擔心,目前在奧羅莫族群瀰漫著不信任政府的氛圍,緊急狀態的實施不但無法阻止他們的不滿,還有可能助長群眾的憤怒與暴力行為,一名美國的地區分析師胡西茵(Hassen Hussein)便說:「如果政府還要持續堅守自己的立場,那衣索比亞可能會陷入長期的不穩定狀態。」

上線時間:2016/10/21
增修時間:2016/10/21 修正語句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Ethiopia regime unveils rules for state of emergency
02 Ethiopia 'detains 1,600' under state of emergency
03 Ethiopia limits foreign diplomats' movements
04 State of emergency likely to ramp up repression in fractured Ethiopia
05 Ethiopia: many dead in anti-government protest at religious festival
06 Feyisa Lilesa: 'I am not seeking asylum in the US'

延伸閱讀:《要自由還是要安全? 法國數千人反對國家「緊急狀態」
媒體不會告訴你的非洲
西方媒體看非洲為何越看越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