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大肚病」怎麼辦? 以蝦救河是一招

by:泥仔
22366

大肚病是一種由不乾淨水源而導致的寄生蟲傳染病,現在研究團隊力推用生態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post title

水源乾淨是確保身體健康的第一步。在非洲,藉由水源傳染的寄生蟲病為當地帶來麻煩。

路透社

水壩建成帶來的非預期結果

1986年,非洲西部河流塞內加爾河(Senegal River)的出海口建設了迪亞曼水壩(Diama Dam),用來防止海水倒灌,並在農業灌溉與民生用水上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但這耗時 5年的水壩卻也帶來了預料外的結果。

蝸牛增加  寄生蟲也來了

在大壩阻擋鹽水倒灌後,整個水域因為淡水增加而出現大量的藻類與水生植物,進而讓大批蝸牛隨之生長。

然而,蝸牛對會導致血吸蟲病的寄生蟲而言是絕佳的溫床,當這些寄生蟲長到一定程度後,就會脫離蝸牛,讓取用當地河水的住民受到感染。

post title

圖為血吸蟲從水感染到身體的途徑。人體接觸到受汙染的水面後,寄生蟲會穿入人的皮膚並進入循環系統。

Photo: Imunosul
post title

圖為 1965年,中國人感染日本血吸蟲後腹部腫脹的狀況。

Photo: Chen M

俗稱大肚病的傳染病

血吸蟲病又俗稱大肚病,染病的人會出現肝脾腫大、腸壁纖維化、肝硬化和腹水的情形,如果感染的是兒童,甚至會出現發育不良和智力減退的狀況。

吃蝸牛的蝦子不見了  血吸蟲如天賜良機

造成寄生蟲病惡化的則是淡水蝦的消失。過去淡水蝦每年都會到河口產卵,待幼蟲孵化後會自行回到上游生活,淡水蝦會補食蝸牛,自然就抑制了血吸蟲的問題。

然而,迪亞曼水壩建設完成後卻阻擋了淡水蝦的去路,不僅讓對淡水蝦就此在塞內加爾河中消失,也讓血吸蟲病以極快的速度蔓生滋長。

水壩是禍首  其他國家也一樣

貝勒大學研究熱帶醫藥學的哈第斯(Peter Hotez)認為,水壩絕對是造成血吸蟲危機一大主因,並指出在布吉納法索建成的水壩,也為處在下游的國家迦納帶來一樣的問題。

感染數量翻一倍

史丹福大學的索科洛博士(Susanne Sokolow)也曾經對塞內加爾河的情況表示:「在有水壩的地方,血吸蟲病就會增加。而且跟那些捕食者(此處指淡水蝦)沒有消失的河域比起來,血吸蟲病的感染者至少比平均數增加一倍。」

post title

人們聚集在塞內加爾河洗澡、清洗衣物,由於取得其他乾淨水源的機會低,也讓當地人重複感染血吸蟲病的機率大幅提升。

路透社

水源狀況不改善  難以杜絕感染

目前血吸蟲病可以靠大量撲殺蝸牛跟用吡喹酮(praziquantel)治療來解決,然而,索科洛博士認為這樣終將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一方面是撲殺蝸牛所使用的殺螺劑(Molluscicides),也是另一種生態破壞,另一方面,吡喹酮雖然能將人體內 98%-99%的寄生蟲清除乾淨,但村民卻因為無法取得乾淨水源,只能繼續使用受汙染的河水,進而不斷地面臨重複感染的循環。

河川永遠不讓你忘記...

索科洛的同事利奧(Giulio de Leo)便形容,這種感覺就像人們雖然短暫地擺脫了疾病,河川卻永遠不會讓他們忘記血吸蟲病。

post title

研究團隊正忙著將非洲淡水蝦放入河中,他們認為復育蝦子是最治本的方法。

Photo: The Upstream Alliance

「上游聯盟」的治本之道

為了有效控制寄生蟲滋長,以史丹福大學索科洛博士為首的研究團隊「上游聯盟」(The Upstream Alliance)也發想到,如果能將淡水蝦重新引入河中,也許人們就能從根本緩解寄生蟲的問題。

減少爭議  使用原生動物作實驗

索科洛指出,其實在 1999年,就已經有研究團隊成功用小龍蝦阻止蝸牛和血吸蟲感染的問題,但他們當時是使用美國特有的小龍蝦,隨之而來的外來種爭議才會讓當時的團隊沒辦法成功推行,因此他們在 2011年的研究時特別使用了西非原生的非洲淡水蝦(Macrobrachium vollenhovenii),並在塞內加爾的村落藍普薩爾(Lampsar)進行測試。

post title

圖為 1945年,美國防制血吸蟲病的宣導廣告。廣告上方寫到:「不要讓尾動幼蟲(即血吸蟲)把你的肝臟當大餐!」並在下方寫著:不要接觸不安全的水源、不要喝沒燒開的水、不要用不安全的水洗車。

Photo: The Upstream Alliance

引入蝦後  效果很顯著

藍普薩爾本來感染血吸蟲病的人是其他村落的五倍高,但引入非洲淡水蝦一年半後,研究團隊發現跟其他村落相比,藍普薩爾的染病率反而是其他村落的四倍低,更準確地說,藍普薩爾幾乎沒有感染血吸蟲病的案例,而且河水中的蝸牛數量也只有其他流域的一半。

相信解決問題只要五年

對此,索科洛博士認為她們雖然還需要更大範圍的實證研究,但研究結果讓她樂觀相信,只要非洲淡水蝦復育跟吡喹酮治療同時進行,他們就可以在 5年內完全掌控迪亞曼水壩河域的血吸蟲病。

對環境最友善的方法

同屬研究團隊的利奧則認為,大約有 2億8,000萬到 3億5,000萬的居民都會是潛在受益者,而且引進非洲淡水蝦「將會是對環境最友善,而且最能永續控制蝸牛數量的解決方案」。

post title

圖為迪亞曼水壩一景,現在「上游聯盟」也在致力於解決水壩帶來的生態問題。

Photo: The Upstream Alliance

能否大範圍復育尚不清楚

不過利奧指出,他們的研究僅侷限在藍普薩爾區域,能不能大範圍的復育成功都還是未知數,而且復育之後,還必須確保復育的非洲淡水蝦數量能多到足以顯著消滅蝸牛,這在目前仍是個挑戰。

預算是現實的

最重要的是,如果要讓非洲淡水蝦能夠永續棲息在塞內加爾河,勢必得改善水壩的結構,讓生物可以自由穿越水壩繁殖、生長,然而,這樣的結構改動也意味著大筆的預算支出。

超過兩億人感染  亟需解決的問題

對此,索科洛博士表示他們已經在和地理、生態、經濟學家一同努力,並說:「目前全世界有超過 2億6,000萬人受血吸蟲病所苦,其中有 1億1,400萬人是孩童,就算是使用最便宜的藥劑,相關花費仍是不可計量的。」

「若是我們對抗它們,這將會是三贏的局面。不僅保護了消失的動物、改善人民健康、也能打擊貧窮問題。」


延伸閱讀:《我們準備好迎接下個全球流行病了嗎?
想要走遍非洲? 未來只要有這本護照就夠了
冰封多年傳染病因暖化開始現身 俄國極圈爆發炭疽病

參考資料:
01 How Giant Prawns Could Fight Tropical Disease and Poverty
02 Recruiting prawns to fight river parasite
03 The hidden environmental factors behind the spread of Zika and other devastating disea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