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生的刀下醒來 「麻醉覺醒」的恐怖經歷

by:徽徽
27099

來自加拿大的潘能從來沒想過,全身麻醉的她會在手術中醒來,無法動彈地感受著醫生拿刀劃下她的肚皮......

post title

在接受大型手術時每個環節都很重要,病患經過全身麻醉後在手術過程中醒來的機率極低。

Photo: RN.com

月事不正常  腹部手術找病因

2008年,44歲的加拿大人潘能(Donna Penner)發現月事來時血流地特別多,決定接受剖腹探查術讓外科醫生切開腹部找出病因。

深吸一口氣沉沉睡去......

在手術尚未開始時一切都很順利,潘能被搬上手術台,連接上各種生命徵象監測器。緊接著,麻醉醫生為她全身麻醉,拿著面罩蓋住她的臉後說:「深吸一口氣。」隨後,潘能就沉沉地睡去......

以為手術完成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還可以聽到手術室裡的聲音,我可以聽到工作人員在忙進忙出還有機器的聲音。我心想:『太棒了,手術結束了,手術完成了。』」

post title

鋒利的手術刀是外科醫生在工作時的必要工具,圖為一名醫生持刀準備往病人的腳踝劃下。

Photo: David Edwards

醫生:手術刀,謝謝

潘能躺在手術台上以為手術結束了,她開始進行冥想和享受醒來時那種慵懶和全身放鬆的感覺。

幾秒後,潘能聽到醫生在說話,她發現手術團隊仍在忙進忙出。突然,醫生一句:「手術刀,謝謝。」讓潘能震驚:「我剛聽到了什麼?」

難以言喻的痛  像有人坐在身上

緊接著,潘能開始恐慌,她不相信自己居然在麻醉中醒來,運動神經被麻痺的她動也動不了,但意識卻清醒地不得了。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醫生下刀切開她身體的痛苦。

「我找不到字眼來形容這種痛──這很可怕。」

「我張不開眼睛。我第一件事就是想試著坐起來,但我動彈不得,這感覺就像有人坐在我身上,狠狠地往下壓。」

post title

圖為在手術中醒來的加拿大病患潘能,她發現自己被困在身體裡動彈不得,醫生的每一個動作都像在凌遲她。

Photo: Canadian Patient Safety Instit

每一步都讓人生不如死

陷入極度恐懼的潘能什麼事也做不了,醫生的每一個動作都讓意識清醒的她生不如死。

「我可以感覺到醫生在下刀,用手術器械在翻攪我的肚子。」

「我可以感受到他在檢查時移動我的器官。我聽到他說:『看看她的闌尾,狀況很好是粉紅色,結腸狀況不錯,卵巢看起來不錯。』」

手術持續了一個小時半

在做無謂掙扎的潘能試著把腳舉起來,想要讓一旁的工作人員發現她的意識清醒,但每一次工作人員都會按住她的腳讓她不要亂動,壓根沒注意到狀況不對勁。

這場手術持續了一個小時半。

被困在自己的身體裡

我覺得我是個被困在自己身體裡的囚犯,我覺得這是種折磨。知道自己動不了,是種令人難以忍受的痛。老實說當時我不認為我還活得了。加拿大病患  潘能

外科醫生正在為病患進行手術。在手術中醒過來的情況被稱為「麻醉覺醒」,通常持續的時間很短,往往不到 5分鐘。

Photo: Artur Bergman

「麻醉覺醒」很罕見

潘能碰到的這種情況稱為「麻醉覺醒」(anesthetic awareness),這是一種在手術中非常罕見的情況,大約 1萬9,000台刀中才會出現一次,通常出現在剖腹產手術、胸腔手術或當病患過重時。

因為使用肌肉鬆弛劑的關係,病患雖然意識清醒但身體動不了,無法和外界溝通。

通常不到五分鐘  創傷卻是一輩子

這種在手術過程中醒來的狀態通常持續的時間很短,往往不到 5分鐘,然而卻可能讓病患留下一輩子的陰影。根據統計,有 40%經歷過麻醉覺醒的病患都受到輕重不一的心理傷害。

post title

在極度的痛苦下潘能感覺到自己靈魂出竅,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Photo: Louish Pixel

苦難還沒結束  肺如烈火般燃燒

然而,手術結束後潘能的苦難還沒結束。醫療團隊以為潘能還沒恢復意識無法自主呼吸,所以為潘能連接呼吸器,並將呼吸頻率設定在每分鐘 7次,當時潘能的心跳率已經高達每分鐘 148下,她立刻感到自己快要窒息,肺就像烈火一樣熊熊燃燒。

「我躺在那時心想:『現在我真的遇上麻煩了。』我在心裡一一跟親友道別,因為我不認為我能撐過來,我現在根本無法呼吸。」

「我可以聽到護士大聲地說:『吸氣唐娜,吸氣。』但我做不到。當她不斷要我吸氣時,最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靈魂出竅離開了我的身體。」

靈魂出竅  鬼門關前走一遭

潘能靈魂出竅的時間極短,回過神來她還是待在手術室內,突然麻醉醫生大吼:「讓她戴上!」他們把面罩罩在潘能臉上,用手動緊急呼吸器將空氣灌進潘能的肺中,總算在鬼門關前救回了潘能。

post title

經歷過可怕的麻醉覺醒後,潘能罹患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透過和外界分享她的經歷,她也一步步走出痛苦的回憶。

Photo: Mark Harkin

生活變得一團糟

手術正式結束後,潘能經歷了嚴重的心理創傷,生活變得一團糟,她發現睡覺時會惡夢連連,有時身體會不自覺地顫抖。此外,電梯、強光和穿上比較緊的襯衫或戴上圍巾時都會讓她湧現痛苦的回憶。最後,身心俱疲的她無法工作,開始到處尋求幫助。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最後,潘能找到了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的麻醉學權威賈各松(Eric Jacobsohn)博士。賈各松博士確定潘能罹患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他說:「她出現了所有的症狀。她會突然湧現痛苦的回憶,她會不安,她會無法睡覺,她會做惡夢。她現在明顯地對醫療照護體制不信任。」

透過分享經歷來治療

現在,潘能透過跟大家分享她的經歷慢慢走出傷痛,她也很願意和年輕醫生分享麻醉覺醒有多可怕,希望未來透過適當防範,不要有人再經歷像她一樣的痛。


延伸閱讀: 《德國醫生首創用iPad開刀
澳洲動物醫院用三桶水救回腦瘤金魚
以病人的痛苦為樂 法「恐怖牙醫」 一次拔人八顆牙

參考資料:
01 Waking up under the surgeon's knife
02 Awake During Surgery
03 Dr. Goldman: Why Donna Penner inspires me

分享: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