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定遭迫害 新加坡異議少年獲美政治庇護

by:泥仔
16912

上周五(24),因為政治意見和批判宗教言論而被新加坡政府兩度關押的部落客余澎杉,向美國尋求政治庇護獲准,移民法官相信,余澎杉確實遭到了新加坡政府的政治迫害。

post title

圖為新加坡部落客余澎杉在 2016年9月出席新加坡法庭接受審判的畫面。

路透社

獲得庇護的新加坡部落客

18歲的新加坡部落客余澎杉因為在網路上表達對政治和宗教的批判觀點,而先後遭到新加坡政府關押兩次,這也讓余澎杉決定在 2016年年底前往美國尋求政治庇護。上周五(24),芝加哥移民法官判准了余澎杉的庇護資格。

不尋常的嚴厲懲處

法官科爾(Samuel Cole)在聽證會上表示,雖然余澎杉因為批評宗教而受到懲罰,但是其他一樣在新加坡發表貶低宗教言論的人,卻都沒受到新加坡政府起訴,而且以余澎杉的年紀來說,他的刑期「不尋常地嚴厲且漫長」。

要他別再批評政治

因此法官科爾相信,新加坡政府是以余澎杉冒犯宗教的名義起訴,實際上則是要余澎杉不再發表任何跟政治有關的言論。

post title

圖為余澎杉在 2015年6月因為嘲諷前總理李光耀,被新加坡法院以散佈猥褻圖像、散播對基督教的仇恨言論等罪判刑。

路透社

未來還有可能被迫害

在判決書上,法官科爾將余澎杉描述成「年輕的政治異議人士」並批准了他的庇護,並在判決上寫到:「新加坡政府對余澎杉的政治觀點所做出的起訴、拘留、虐待已經構成政治迫害......而且也有足夠的證據,支持余澎杉擔憂未來還有可能持續受到新加坡政府的迫害。」

強調言論自由很重要

余澎杉的律師葛瑞斯曼(Sandra Grossman)提到,現在待在美國移民拘留中心的余澎杉將會立刻被釋放。葛瑞斯曼相信,法官的判決是基於保障個人批評政府的權利,他也在聲明中寫到:「言論自由是神聖的,就算這些言論可能帶有冒犯性。」

「這樣的判決也凸顯了在一個運作良好的民主國家裡頭,獨立的司法機構是非常重要的。」

post title

新加坡政府對言論管控有著相對嚴厲的規範,余澎杉事件也再次激起審查權以及言論自由的討論。

路透社

新加坡:他已經認罪了  這樣是特權

對於這樣的結果,新加坡內政部也發表聲明,再次強調余澎杉過去的言行觸犯了穆斯林和基督徒的信仰,而且過去對於政府的指控,余澎杉都已經認罪了。

「讓這些散播仇恨言論的人進入美國是種特權。這世界上有很多人故意散播仇恨言論,其中有些人也可能因此被起訴。然後他們毫無疑問會注意到美國的做法,接著就跑來美國申請庇護。」

「國情不同」

除此之外,新加坡內政部的聲明也提到,美國和新加坡對處理那些標榜言論自由所施行的仇恨言論有不同標準。舉例來說,在美國,焚燒《可蘭經》並不會怎麼樣,但是如果在新加坡焚燒《可蘭經》、《聖經》、或任何跟宗教有關的東西,都一定會被逮捕並起訴。

美國國土安全局不贊成

其實在法庭做出判決以前,美國國土安全局也反對余澎杉的庇護申請,認為他的案例並沒有構成對政治信念的迫害。不過無論如何,國土安全局將有 30天的時間決定要不要申請上訴。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香港人聚集在新加坡大使館外頭,要求新加坡政府釋放余澎杉。

路透社

嘲諷李光耀跟耶穌被判刑

2015年 7月,當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去世,全國進入哀悼期的時候,余澎杉在YouTube上傳了一支「李光耀終於死了!」的影片,把李光耀比喻成「獨裁者」,提到他和耶穌基督、毛澤東一樣都是「渴求權利而且邪惡」的人。

這件事讓他被新加坡法庭以散播對基督教的仇恨言論和猥褻圖像被關上 53天。

去年又被關兩個月 

2016年 9月,余澎杉又因為一支批判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影片被判上 6條與「傷害宗教情感」有關、2條沒有依規定前往警局報到的罪刑,並被關上 6周以及處以 1,379美元(折台幣約 4萬元)的罰款。

抵達美國後害怕再回新加坡

這一切也讓余澎杉決定在 2016年11月前往美國申請難民政治庇護,判決書上寫到:「當他抵達(美國)時,他表達出被遣返回新加坡的恐懼......六周後,余澎杉首次向移民法官申請難民庇護。」

post title

人權觀察組織的亞洲負責人羅伯特森(Phil Robertson)指出,余澎杉因為批判政府的言論使得他在新加坡已經成為一個「被標記的人」。

路透社

反對黨秘書長來辯護

在庇護申請的聽證會上,新加坡改革黨的秘書長肯尼思(Kenneth Jeyaretnam)也出現在聽證會上為余澎杉辯護。

爸爸被拔議員資格又破產

肯尼思的父親約舒亞(Joshua Benjamin Jeyaretnam)生前是新加坡知名的反對黨政治人物,他在 1986年被控偽造新加坡工人黨帳目而被拔除國會議員資格,後面幾年又被判詆毀當局而面臨一系列罰款,導致約舒亞在 2000年破產。

用法律打壓異議人士

在後續與《亞洲時報》的訪談上,肯尼思說:「我並不贊同或太注意余澎杉說了什麼,這看起來就很像青少年會做的事,但我強烈相信言論自由以及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

「以我的家族歷史來說,我知道新加坡政府很擅於用法律掩蓋他們打壓異議人士的意圖。」

接下來有很多事情想做

余澎杉的律師葛瑞斯曼提到,余澎杉現在對在美國展開新生活感到非常興奮。先前余澎杉在電話中的訪談也曾提到自己將持續表達不同意見,他已經計畫生產T恤,也準備寫本關於自身經歷的書。

「我對未來已經有著一大堆計畫。」余澎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