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曾為法國衝鋒陷陣 非裔老兵獲法公民權

by:泥仔
12701

二戰期間,許多非裔士兵曾為法國衝鋒陷陣,卻一直得不到應有的回報,上周六(15),這一切終於有所轉變。

post title

圖為 2016年12月,法國總統歐蘭德來到艾菲爾鐵塔前的特羅卡德羅(Trocadéro)廣場獻上花圈,藉此悼念在二戰時期去世的平民。

路透社

幫法國打完仗就留下來了

在一戰與二戰期間,仍屬法國殖民地的安哥拉、突尼西亞、摩洛哥、塞內加爾有十幾萬人被送上中南半島與北非的戰場為法國作戰,雖然大部分的非裔士兵隨著戰爭結束回到母國,仍有部分人選擇留在法國。

政治變遷  地位變得模糊不清

隨著 1950、1960年代,非洲各國從殖民母國獨立,這些曾為法國打仗的非裔士兵地位卻變得很模糊,他們不僅得不到完整的公民權,也無法取得平等的政府補助——而幾十年過去了,一切終於在上周六(15)出現改變。

post title

在塞內加爾步兵團中,有些人是自願從軍,有些人是受到殖民政府法國的從軍令被迫走上戰場。

Newscom/達志影像

法國總統強調虧欠太多

上周六,28名非裔老兵在法國愛麗舍宮(Élysée Palace)的典禮上獲頒法國公民權。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在典禮上表示法國欠了他們太多「血債」,並說道:「就像你們當年很驕傲地扛起法國國旗,法國現在很驕傲地歡迎你們。」

接下來持續頒發公民權

歐蘭德也承諾接下來會再舉辦更多的頒發公民權典禮,向其他上千名非裔老兵遞上他們錯失已久的公民權。

post title

根據統計,在一戰時期法國有超過 17萬名西非士兵,有 3萬人在戰場上喪命。到二戰時期,有超過 20萬名非洲士兵上戰場,其中有 2萬5,000人身亡。

Photo: Unknown French military photographer

用公民權撫平傷口

一名獲得公民權的士兵圖雷(Mohamed Toure)表示,法國政府的舉動撫平了他們部分的舊傷口,他說:「歐蘭德總統做了他的前總統從沒想像到的事情,這修補了許多東西。」

為了權利長期抗爭

過去有許多人不斷向政府爭取非裔老兵的權利,希望法國政府可以承認他們的地位,而巴黎郊區城鎮邦迪(Bondy)的副市長塞克(Aissatou Seck)也是領導維權活動的主要人士之一。

「漫長奮鬥的結束」

塞克是一名塞內加爾籍老兵的孫女,談到上周六的典禮,她形容這代表著「漫長奮鬥的結束」。

塞克提到,過去這些非裔士兵每年必須固定待在法國 6個月,才能回到非洲母國拜訪親戚,她說:「這就像罪犯一樣,如果你是一般的法國公民,你可以在海外度過 10-11個月都沒有問題......現在,這些取得公民權的人們可以自由地穿梭在法國與他們的非洲家鄉。」

28人、4個非洲國家

獲得公民權的 28人中,有 23人都是來自塞內加爾,如此懸殊的比例是因為當時有三分之一的塞內加爾人都被送上戰場為法國打仗,另外兩位獲得公民權的非裔老兵則來自剛果、兩人來自中非共和國、還有一人來自象牙海岸。

在 2006年上映的電影《光榮歲月》(Indigènes)中,描述了二戰時期非洲士兵的故事,也讓許多法國人因此注意到長期被忽視的非裔老兵。

過去在戰場受不平等對待

這些非裔士兵被法國人戲稱為「步兵團」(Tirailleurs),用以嘲諷他們缺乏專業訓練的情況。在戰爭期間,這些士兵也很容易被法國同袍歧視、遭受不公平的對待。

法國士兵射殺非裔同袍

1944年,數十名西非士兵因為薪資和退休金不平等的問題群起向法國軍隊抗議,卻遭到射殺。歐蘭德也曾在幾年前提到,的確有法國士兵射殺非裔同袍的情況,至今也仍有許多老兵要求正式的道歉。

退休金過去差十倍

而這些住在法國的非裔士兵每個月僅能領到 61歐元(折台幣約 2,000元)的退休金,相較之下,法國士兵一個月則能領到 690歐元(折台幣約 2萬2,000元)的退休金。一直到 2010年,在法國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的推動下,才讓國內 3萬名非裔老兵都能擁有完整的退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