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正義學校」 重生雛妓走上律師之路

by:徽徽
68117

在印度「正義學校」,每個學生背後都有一段被人口販運的悲慘故事,她們年紀輕輕被迫賣淫,若有不從就被打,好不容易逃出魔掌的她們決定來到專門訓練法律人的正義學校,準備用法律知識打擊人口販運,幫助其他受害者脫離苦海。

post title

圖中穿著藍色制服的是印度正義學校第一屆的學生,她們都曾是人口販運的受害者。

Photo: The School for Justice

被丈夫賣到妓院

身為來自印度西部庫塔利鎮(Kultali)的女人,拉塔(Lata)小時候就像村中的其他女孩一樣玩耍上學,然而她 16歲時嫁給了一名男孩,學業也為之中斷。

婚禮結束兩個月後,拉塔被她的丈夫賣到妓院,進入了看不到未來的黑暗期。幸運的是,拉塔從人口販子的手中逃了出來,成了印度「正義學校」(The School for Justice)第一屆的學生,準備重拾課本往律師之路邁進。

踏上法律人之路  

本月月初,印度「正義學校」正式開學,學生清一色都是從人口販子底下脫逃的受害女性,在這裡她們可以學到各式各樣的法律知識,畢業後可以參加國家法律考試,踏上律師、檢察官、法官之路,用知識要人口販子付出代價。

成為一名律師是我的夢想,將那些逼迫孩童賣淫者繩之以法是我的目標。我想要懲罰這樣對我的男人。 印度正義學校第一屆學生  拉塔

逃出生天的少女

和拉塔一樣,阿莎(Asha)也曾落入人口販子之手。當阿莎還是小女孩時就失去了母親,父親再婚後繼母對她拳打腳踢,受不了的阿莎逃家後被人口販子賣到妓院,當時她只有 13歲。逃出生天的阿莎受到了印度正義學校的注意,順利地取得讀書的機會。

在影片中可以看到印度正義學校的學生,她們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一段被人口販運的悲傷往事,對性剝削能感同身受的她們,準備用知識的力量將人口販運分子繩之以法。

改變自己的命運

阿莎和拉塔都是印度正義學校鎖定招募的學生,這和學校的成立目標息息相關。

印度正義學校其實是荷蘭行銷傳播公司JWT和國際解放女孩運動組織(Free A Girl Movement)合作的產物,目的在給予曾遭人口販賣的女性權利,教導和訓練她們成為專業的法律人,進而改變自己的命運。

畢業後參加國考

目前,印度正義學校第一屆有 19個學生,年齡介於 19-26歲,在學期間一律住校,平均每位學生要花上 5-6年才能帶著法律學位畢業,接下來她們會和一般的印度畢業生一樣,參加國家法律考試,踏上律師、檢察官和法官之路,打擊那些曾虐待和剝削過她們的罪犯。

「活過難以想像的生活」

「這些女孩經歷過高度創傷,也活過我們很難想像的生活,」印度正義學校創辦人柯斯騰(Bas Korsten)接著說:「她們下定決心要成為律師,好擁有起訴那些曾經擁有她們的罪犯的權力。」

post title

圖為學生在印度正義學校內學習的情況。在辦學的消息走露後,印度正義學校遭到不少威脅,這也是為什麼創辦人堅決不透露學校地點的原因。

Photo: The School for Justice

乾脆辦一所法律學校

身為荷蘭行銷傳播公司JWT行銷總監的柯斯騰表示,解放女孩運動組織找上他們,希望可以借助JWT在創造議題方面的長才讓大家注意到印度人口販運的嚴重。

JWT團隊除了舉辦相關活動外,決定將這個計畫更進一步延伸,最後乾脆成立一間給人口販運受害者的法律學校。

柯斯騰說:「透過和解放女孩運動組織的緊密合作,我們一起成立了這個教育計畫,尋找學校場地、挑選第一屆的學生,還有打造圍繞學校的活動。」

辦學不是在作秀

對柯斯騰來說,印度正義學校不是在作秀,也不是一場宣傳活動,而是一個有始有終的計畫,事實上,他們打算在不久的將來於巴西開設另一所正義學校。

受到嚴重威脅  不透露學校地點

然而,開設學校給遭到性販運的受害者有風險,尤其當這所學校專門訓練這些受害者利用法律知識打擊人口販運。柯斯騰表示,他們有收到嚴重的威脅,「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不透露學校地點的原因」。

post title

三名印度雛妓穿著鮮豔的服飾在街邊看著慶祝節日的隊伍。在印度女孩拐騙或被賣入妓院時有所聞,人口販運的情況非常嚴重。

路透社

每八分鐘就有一名女孩被綁

根據印度全國犯罪紀錄部門的統計,在印度每八分鐘就有一名女孩被綁架。2013-2014年間,全印度有 6萬7,000名孩童失蹤,47%的未成年人被迫賣淫。而國際終止童妓組織的數據則顯示,2014年印度有將近 120萬孩童被迫賣淫。

然而與這麼龐大的數字相比,因為逼迫孩童賣淫而被繩之以法的案子一年平均不到 50件,許多案子都因為缺乏證據和缺乏專門打性剝削官司的律師而不了了之。

給她們釣竿  幫助其他人站起來

因此,印度現在需要的不只是一個照顧受害者的系統,還要提供她們足夠的資源幫助其他人站起來,而這正是印度正義學校正在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