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被當作「藥材」活在恐懼裡的馬拉威白化症患者

by:泥仔
18388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非洲有 23個國家得到白化症的白子正遭受嚴重的歧視,這裡所說的「歧視」,是指謀殺、殺嬰、活埋等暴力行為,而馬拉威也是其中一個有此情況的國家。

post title

在 2009年的中非城市喀麥隆,一名患有白化症的女子和其他人一同等待當時的教宗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來臨。

路透社

除了醫學以外  還有其他隱憂

得到白化症的白子生來就沒有足夠的黑色素,他們的皮膚、髮色、眼眸不僅會呈淡色,也會讓他們天生視力不佳、對光線敏感、容易出現皮膚疾病等等,而對生在非洲部分國家的白子來說,他們要面對的並不僅是身體上的不便而已。

兩年有百人被攻擊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 AI)的報導,自從 2015年開始,馬拉威至少有 115名白子被攻擊,包括 20人被謀殺。目前已經有 35起案子被起訴,另外 43件案子仍在調查階段。

白子骨頭是「藥材」

會有這樣的情況,是因為有些人迷信白子的骨頭是用黃金的粉塵製成,而且是巫醫製作魔法藥劑不可或缺的材料。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來自坦尚尼亞的魯沓瑪(Emmanuel Festo Rutema)在美國接受治療,左手裝有義肢的他緊緊地抱著手中的玩偶,表示因為有娃娃才讓他每晚能安心入睡。

路透社

「白子可以治百病」  像黃金一樣重要

為政府部門工作的齊米亞(Emily Chiumia)致力於為得到白化症的人發聲,她指出,有些人相信使用白子做出的藥劑能夠帶來好運,甚至能治百病。

本身也是白子的齊米亞回顧過去的經歷,笑說:「當你走在街上,你會聽到人們對你大喊『上百萬、好幾百萬』,好像我們是黃金一樣。」

現在到哪都放不下心

不過談到白子在最近被謀殺的情況,齊米亞的笑容逐漸淡去,她說:「在那之前,人們總會說:『如果你跟有白化症的人睡一晚,你的皮膚就會變成白色的。』但現在一切變得很不一樣。」

「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享受我的生活...我不能在晚上出門散步,就算待在家裡也沒辦法好好睡覺,我怕有人會突然闖入。」

遭遇攻擊  人人自危

《半島電台》也來到馬拉威訪問受害的白子或他們的家人,有的情況是白子出門後再也沒有回來、有人是在家裡睡覺被直接拖出去,這一切導致父母不敢讓是白子的兒女出去上學,老師碰到學生是白子也會提醒他們一定要結伴行動。至於那些從人口販子手中活下來的白子,有的表示要改變現狀,有的則說想到一個離馬拉威越遠的地方越好。

post title

2016年 5月,一名馬拉威女子用頭頂著一袋由世界糧食計劃署發放的米。自從馬拉威在 2012年遭逢經濟危機後,便一直沒有好轉的跡象。

路透社

經濟困境是另一個問題

不過馬拉威大學的助理教授坎米爾佑若(Edge Kanyongolo)認為,一切並不僅是迷信問題,白子被攻擊的情況其實彰顯了更深層的問題:經濟困境。

貧困階級不好過

自從馬拉威在 2012年遭逢經濟危機後,國際貨幣組織(IMF)便對馬拉威進行了嚴厲地經濟改革,造成馬拉威在貨幣貶值近 50%的同時,物價的通膨率又超過 20%,讓馬拉威的貧困階級成為首當其衝的對象。

工作、溫飽是日常課題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報導,在馬拉威,10個勞工裡有 9個每天都不確定能不能保住工作,61%的馬拉威人每天只能花不到 1.25美元(折台幣約 38元),在 1636萬的人口中,有 230萬人表示他們不確定下一頓飯在哪裡。

因為絕望失去理智

坎米爾佑若說:「為了賺錢,人們沒什麼選擇,而且這讓他們變得很絕望,然後變得不理性。他們會開始想,也許自己可以透過取得某種人的肢體部位來賺錢。」

一天賺不到30元  想賺更多錢

坎米爾佑若的說法也和部分受訪的人口販子相呼應,一名日領 70分美元(折台幣約 21元)的漁夫和日領 39分美元(折台幣約 12元)的園丁均提到他們只是想賺更多錢,才會在朋友或同事的引介下投入「販售/運送白子」的事業。

post title

一名來自辛巴威的白子在 2016年6月舉著示威牌「向歧視說不」,希望提升人們對白化症的關注。

路透社

警方不認同經濟說

然而,曼戈切縣(Mangochi)警察局的副局長卡其庫歐(Elijah Kachikuwo)並不贊成這種說法,他說:「並不是貧窮造就了這結果(編註,指白子被攻擊),這個國家又不是第一次面臨貧窮。我們不應該把事情隱藏在貧窮之後......所以這個問題連提都不用提。」

找不到黑市交易

另一方面,儘管有報告顯示白子的骨頭可以在黑市賣到 7萬5,000美元(折台幣約 227萬元),但不論是政府或是聯合國,都未曾在馬拉威找到黑市交易的痕跡。

有聽說  沒實證

聯合國負責獨立調查白子被攻擊的人權專家伊若(Ikponwosa Ero)指出,她其實沒辦法證實這類市場到底存不存在,她說:「『據說』這樣的生意賺進了大筆金錢,我會說『據說』,是因為人們不斷重複這樣的說法。」

消失的買家?

而追蹤不到貿易痕跡也許和警察都只有逮到白子的賣家,卻始終逮不到買家有關。馬拉威的司法與憲法局局長就表示,他們曾經討論過「為什麼抓到的永遠都是賣家,永遠都是那些絕望地想要快速賺錢的人,而不是買家」。

post title

圖為在 2015年9月,數名在美國接受照護的坦尚尼亞籍白化症者。除了馬拉威,坦尚尼亞也有白子遭到攻擊的情況。

路透社

馬拉威白子恐消逝

不論如何,儘管黑市存在與否仍是個問題,但這並不代表對白子的攻擊行動不存在。在 2016年5月的調查中,伊若便警告馬拉威政府若是不趕快採取行動,馬拉威的白子可能會完全消失。

破除迷信  打擊傳統治療師

另一方面,由於馬拉威政府相信對白子的攻擊是基於迷信,因此在最近也立法打擊沒有證照的傳統治療師。

傳統治療師:我們不會殺人

不過馬拉威傳統治療師協會的發言人奇里安尼醫生(Dr Chilani)指出,雖然對許多傳統治療師而言,病痛是因為「被下咒」,但是他堅持「把人殺掉」絕對不包含在他們的醫術裡。

奇里安尼說:「我們幫助人們,我們不會殺掉他們。」


延伸閱讀:《獵巫行動 坦國為白子逮225名巫醫
彌補醫療落差 那些趴趴走的印度「假醫生」
為什麼有人就是不累? 學者:基因問題

參考資料:
01 Malawian Albinos Recount Encounters with Body Part Hunters 
02 Tracking device to curb attacks on people with albinism in Malawi
03 Killed for their bones
04 Malawi: People with albinism 'living in fear'